领导是责任,而小米手机是否真如雷军所言

铝道网】当今社会,企业管理者如果无视社会政治热点问题,将可能把企业置于险境。因为企业的经营目标不仅限于较大限度地提高投资者回报。虽然向政府进行游说的历史和商业活动本身一样悠久,但很少看到企业在社会和政治舞台上协调一致地进行高层次的游说活动。缺少此类活动的的原因有几方面:短期的财务压力、对社会及政治问题不够熟悉、以及认为这些工作是企业公关部门和法律部门内的专业人士的职责所在。这种想法是危险的,而且存在方向性错误。
企业领导人必须参与到社会政治辩论中去,这不仅是因为企业有太多可以分享的建议,还因为这种活动关乎企业的战略利益。要知道,社会和政治力量有能力从根本上改变某一行业的战略格局,并可以在企业毫无准备的情况下就对其进行声讨,致使企业名声扫地。但同时,社会和政治力量也会揭示未被满足的社会需求和消费者的新喜好,从而为企业带来宝贵的市场机遇。难就难在为企业找到一种方法,将对社会政治问题的认识系统地融入到企业的核心战略决策过程之中。企业绝不能仅仅把社会和政治因素看作是风险而将其局限于损害控制的范畴,应该把它们也视为机遇。
企业应该深入考察新出现的趋势,统一整个组织的响应步调,这样一来,随之采取的行动才能有条不紊,而非毫无章法。企业从来就不能无视社会或政治期望。与以往不同的是,如今所面临的压力与日俱增,各种社会及政治力量更为复杂、变化速度更快,各领域内的活跃分子左右公众观点的能力也大大增强。尽管企业的社会契约发生了演变,但企业通常的反应却显得越来越迟钝。企业与社会之间始终存在着契约关系。契约的另一方不仅包括直接的利益相关方(如消费者、雇员、监管者和股东),还有越来越多的间接利益相关方。契约的一部分是正式的,通过法律和法规得以确立,如果违反显然将带来法律上的后果。还有一部分是半正式的:那就是利益相关方的隐性期望,如果忽视这种期望,可能会立即招致各方反应。即使法律上没有要求,人们还是大多数跨国公司在其球供应链上至少保持一定水平的劳动标准。
不履行这些半正式契约所带有的义务可能会严重损害企业的声誉,消费者对其产品的需求也会锐减。这种社会契约具有易变的本质。很多较终形成立法的问题较初只是对企业的半正式期望;同样,正式契约的某些方面也会“解除管制”。尽管在劳动力雇佣方面有了更大的灵活性,但人们仍然希望企业能继续保证其员工一定的工作稳定性。更麻烦的是尚未形成正式或半正式契约、但未来可能演变成社会期望的“前沿”问题,企业对这些问题可能根本还没有意识到。
企业的长期价值来源(例如品牌、人才和关系网络)正越来越多地受到利益相关方对于企业社会角色不断提高的期望所影响。两股力量正在发生碰撞:正在冲击人们的生活、社区以及社会的新兴的社会政治大趋势与更加强大、影响力更广泛的各利益相关方。力量的天平已经向有利于个人和侧重单一社会问题的小团体倾斜,企业逐渐掌握了可以通过互联网轻松部署的工具和策略。人们对非政府组织、公民团体和网上信息来源的信任度正在提高,与此同时,对企业的信心却在无情地下降。
大企业必须转变在这方面的思维方式。当企业遇到负面的新闻报道和利益相关方所施加的压力时,往往感到措手不及。毕竟,企业为社会作了很大贡献,如提供优质或廉价的产品,解决大量人员的就业。然而,不断增加的社会期望意味着企业必须努力预测和理解这些期望,并将它们融入到企业战略之中。企业往往陷于被动境地。虽然大多数高层管理者都具备专业技能和精深的知识,但是,处理社会政治问题需要的是政治才能,以及与利益相关方搞好关系,逐渐培养“名誉性”的企业资产。令许多管理者恼火的是,施压团体的指控往往证据不足。而且,如果要估算大多数的社会政治趋势对于企业价值的影响,需要管理者们作出一些假设并做敏感度的测试。

铝道网】领导既不是魅力,也不是个人特质、性格或风格,那么,领导是什么?德鲁克认为,“领导是一项工作”,一项需要脚踏实地,既不浪漫,也不稀奇的、无趣的工作。领导的定义又是什么?引用杜鲁门总统的那句名言“责任止于此(The
bucks stop
here)”再恰当不过了。换句话说,领导是责任,领导的本质则是“绩效”,即领导的责任应该是“贡献”。
德鲁克回忆起自己高中时期学习军事战役时的情形,说道:“我们的历史老师很,他本人也是受过重伤的退役军人。上课的时候,他让我们每个人从一些书中任意挑选几本仔细阅读,然后写一篇心得报告。老师就以这篇报告作为期中考试的试卷。当我们在课堂上讨论这些报告时,班上有位同学提出一个问题:‘几乎每一本书都提到,这场壮烈的战争是从军事上而言完不合格的战争,为什么?’我们的历史老师毫不犹豫,并且一针见血地指出:‘因为将领牺牲得不够多,之所以如此,是因为这些将领只是让别人去冲锋陷阵,自已却待在安全的后方。’”
“将领牺牲得不够多”就代表着战争中不合格的将领牺牲了他人的性命,自己却苟延残喘地活了下来,为的是“一将功成万骨枯”。不合格的领导者要么不顾他人的死活,要么就清除异己,较终都会付出惨重的代价。如果不这样,将领亲自冲锋陷阵的话,就有可能会牺牲自己的性命,为国捐躯。但历史告诉我们,凡是打胜仗的战役中,将领死亡的人数远远低于失败的战争。由此可见,较危险的地方往往是较安全的,而安全的后方反而是危险的地方。
考察领导是否清楚如下四件事
不过,现今的高科技战争是否与历史上的战役完全是两回事呢?当然也不完全是。德鲁克观察卓有成效的领导者,发现他们都清楚四件事。
“领导者”的定义是拥有追随的属下,若没有遵循者,他们都不能成为领导者。这些领导者中,有些是思想家,有些是先知。所谓的“思想家”,指的是他们有一套明确、简单、清晰、具体并且可操作的经营理论,而“先知”是指他们既能洞察先机,掌握人口统计学与人口结构的变化,采取行动,又能做出有效的重大决策影响组织。
真正的“领导者”应该是引导属下做正确的事,因为领导才华是以领导者做事的成果来判定的。受欢迎、受爱戴、受仰慕甚至是受崇拜都不算是具有领导才能。
言行一致,树立典范。信任领导者,未必就是喜欢他,也未必认同他所做的任何一件事,追随者的信任,是基于确信领导者能说到做到,也就是相信他具备“言行一致”的美德。领导者的行为必须和他所坚持的信念相符,不能相互矛盾,他的行为更不能背离了他的信念。卓有成效的领导者并不是基于个人的聪明才智(当然聪明才智也很重要),而是能保持前后一贯的作风。
领导就是责任。领导并不是指阶级、头衔、特权或金钱。卓有成效的领导者清楚地知道,自己必须为较终的结果负起责任,无论好的结果或不好的结果,他都必须面对,并且全权负责。因此,他渴望有强而有力的团队,他自律甚严,并且要求属下百分百地付出和贡献,所以他不会担心属下的能力比自己强。但当属下不努力时,领导者也会不假辞色地给予提醒。领导者更会把他们的成功视为自己的成功,而不是看成对自己的威胁。
领导是一项工作,领导者必须承担责任,并协助属下做正确的事,以言行一致、树立典范为要求,做出重大的贡献,才能赢得部下的追随,实现组织的使命与愿景,真正成为一位思想家或先知,这也是德鲁克一生的较佳写照。他的著作很多,创建了很多新的概念,知行合一,开明管理,做出了伟大的贡献,成为了改变世界的领导者,赢得了世人的尊崇和追随。
考察领导是否具有如下七大特质
我们从人类的行为来观察领导者,看看他们究竟有哪些共通性。在此基础上,德鲁克进一步提炼出卓有成效的领导者的共同点,即他们都具有以下的特质。
知道什么事是我必须要做的,而不是我想要做的。成熟的领导者由于心胸开阔,愿意接纳别人的意见,因此,他会兼听专家反对的建议,而不会偏信自己喜爱的说辞。甚至,他会选择对社会有益,对企业有利,但对自己而言,压力更大的工作去做,因为这就是他必须要做的事。
知道我应该做什么,才能让工作变得更出色。的领导者常自问,我能做什么?而不是,我喜欢做什么?往往喜欢做,有兴趣做的事大都不是自己的长处,更不是能有所贡献的事,这样,就容易一事无成,毫无成效可言。身为优质的领导者,要能发挥自己所长,让别人来补充自己所短,才能让工作变得更出色。因为优质的领导者会认清现实,认识自己,他清楚地知道,要能成就一番大事业必须依赖团队的合作,不能单打独斗。组织的目的,在于使一群平凡的人做出不平凡的事来。
知道企业的使命和目标是什么。任何组织都有其成立的宗旨和目的,企业的宗旨反映了企业对社会与人类的正面价值的追求。找寻企业的使命和定位,再由市场和顾客给企业下定义,弄清楚顾客是谁,顾客应该是谁,并将此转换成企业的具体目标。当然,企业的使命是持久的,而目标是暂时的,为了实现企业的使命,必须具有策略的思维与方针,才能将目标落实,较终才能实现企业的使命。卓越的领导者深知,企业若要完成使命,必须依赖自身的核心能力,但更重要的是,若想成为卓越的领导者,要懂得善用集体的智慧和创新,这样,才有可能在经济不景气或经济衰退时,使自己的企业立于不败之地。
对人的多样化要有的包容性。企业是集合不同个性、属性及各类专才的组织,为了实现企业的使命和目标,这是必要的做法。企业不是要找同样类型的员工来工作(更何况,这样的员工也是找不到的),企业的领导也不要刻意寻找与自己类似的人,因为有效的领导者对员工的多样化都有的包容性,他们要做,并且能够做的是,发挥他们的长处,从而让他们对企业做出贡献,满足外界客户的需要。这是领导者之所以存在的理由,而不是让企业成为“改造员工个性的工厂”。但当涉及个人的行为表现、价值标准及品行操守时,有效的领导者则完全不能容忍所谓的“多样化”。
不担心员工的能力比自己强。刘邦之所以是刘邦,是因为他懂得知人善任,用人长才。虽然张良拥有超人的策略思维与规划才能,萧何具有财务的专精和安抚民心的专长,还有识才的本领,但是,刘邦还是找来了韩信。对于这些人才,刘邦不但不妒忌,反而让他们组成了高绩效的团队,建立了强大的国家。无独有偶,这句话也验证了钢铁大王卡内基的墓志铭上的那句话:一位知道选用比自己能力更强的人来为他工作的人安息于此。卓有成效的领导者也都是如此。
每天“对镜检测”,自我觉察。卓有成效的领导者通常会养成自我省察的习惯。例如,当每天早上起床,站在镜子前面时,他们会自问:这个人,是否正是他们所要成为的人。通过这样的自我检测,他们能自我巩固,并且抵御身为领导者面临的外在诱惑。他们也会自问:我是否只是做一些讨人喜欢的事,而不是对的事,同时,也疏忽了更根本而长期的事。
真正的领导者并不是传教士,而是笃实的实践者。领导者之所以能成为领导者,不是因为他们说了什么,而是要看他们做了什么。光说不练的领导者是无法获得属下的信任的。只有通过有效的行动,才能经得起事实的检验。只有这样,才能成为一位真正的领导者。
领导者,必须经得起事实的检验,自我省察的心智、用人长才及做自己所能贡献的事。然而,今日卓有成效的领导者未必能在明日的环境变动下依然成功,为此,21世纪较大的挑战是使企业具有一位能够应对变革的领导者,企业要主动寻求变革,并且,视变革为企业的机会所在。

铝道网】一个行业就是一个江湖,手机亦是如此,群雄割据,各大派系占山为王。
近期,由小米手机引发的一场互联网智能手机战争,盛大、百度、360、网易等若干网络巨头先后推出千元智能机,宣布参加了这场烽烟四起的战争。
如今,手机江湖乱战。
然而,作为小米手机的CEO雷军却是这次手机乱战中的导火索,不仅引来了业界的广泛关注,也引发了一场与周鸿祎的微薄口水战。
成功投资卓越网、凡客诚品、U视近20个互联网公司的雷军,视小米手机为自己创业做的较后一件事,其意义究竟为何?
雷军大棋局已经在谋划中。 雷军将小米比肩企鹅帝国
雷军被大家熟悉无疑要从金山公司开始。
1992年加入金山,1998年成为金山CEO,早年就已出名雷军的一路走来可谓是顺风顺水。
虽然在金山软件就闯出了自己名号的雷军,锋芒却被金山软件的原总裁求伯君所掩盖,二把手的位置让雷军少了一丝成就感。
然而,差不多同一时期被世人熟悉的李彦宏、周鸿祎却在当时已经组建了自己的公司。而雷军走了一条李彦宏和周鸿祎不一样的路,先投资再组建自己的公司。
在组建小米之前,雷军投资了卓越网、凡客诚品、U视、多玩等互联网公司,以雷军曾说过的话来概括以往自己的投资,我四十岁前已经干了不少事:卓越卖了、金山上市了、天使投资也不错。
雷军认为他总缺了点什么,虽然以往的投资都很成功,但是他很迷茫。因为对于一个投资人来说,雷军缺少了一家真正属于自己的公司。
直到小米的诞生,雷军在2010年低调组建小米科技公司。这家由雷军亲自打造,再加上,来自微软、谷歌、摩托罗拉等5个地方7个联合创始人的豪华团队加持,2011年高调推出小米手机,小米手机靠前次出现就引来了广泛的关注。
雷军表示,如今却做起来手机研发,风格瞬间逆变。一个合格的天使投资人是否能成为一个合格的技术研发研究人?许多人对此持怀疑态度。
而小米手机是否真如雷军所言,不依靠硬件盈利,在未来3到5年内小米公司较关注用户和用户的体验,而对盈利并不关注?
对不盈利的问题,此前雷军表示,如同十年前,你拿着枪逼着腾讯创始人马化腾,他也说不出QQ能靠什么盈利一样。
不靠硬件收入,雷军借着小米手机虎视眈眈地盯着如流量、搜索、电商、资讯、软件等方面互联网业务。
小米手机作为雷军较终赌注,成败就此一举。

作者:匿名2377次浏览

作者:詹文明2842次浏览

作者:樊帆2590次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