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提到了对您人生当中几次关键的选择,那个时候我在施乐公司做投资经理

铝道网】曾拥有众多大公司工作经历的罗川是因何选择加盟当时还属于初创团队的应用汇的,他又有什么把握认为应用汇是一个靠谱的项目?尽管关于这家刚刚拿到4000万元以上融资,告别“初创公司”头衔的团队,各家媒体已经报道的差不多了,不过回溯罗川的过往经历,还是可以为解决上面的疑问找到新的突破口。
“不敢贸然转变”的大企业们
尽管曾身披两家巨头和一家网络新贵的战袍,如今的罗川却并不看好大公司构筑的“帝国”,而对开放平台和小团队竞争情有独钟。罗川说,开放系统能够整合整个平台完备的生产力和创造力。“苹果对社会较大的一个创造我认为是对屏幕或者是输入方式的改变。这种属于时尚革新的变化都存在一个潮流性的问题。苹果作为单独的一家公司,对潮流的创造力是有限的,但一个群体的创造力则是无穷的。”罗川认为,iPhone的价格创造了“数字鸿沟”,而Android设备商和运营商联手成了填平鸿沟的人。基于这样的原因,开放系统将更具备优势。
然而iOS依然是目前开发者可以选择的平台中较好的一个。对此罗川说,他想到的是三五年或甚至更久以后,世界会变成的样子。不仅用户界面将向语音等更自然的方式过渡,就连应用商店本身的模式也有可能遭到颠覆——正在做应用商店的他对此并不讳言。应用商店现在的模式基本是展示、搜索、推荐等等,但未来应用作者绕过商店直接联系用户是非常有可能的。不过他同时认为,成千上万的开发者和上亿用户之间,想完不借助中介还是很困难的,只要应用商店朝着符合用户需求的方向进化,未来一段时间就不会受到根本性的冲击。将来不仅要面对每个用户进行个性化推荐,甚至有可能每个软件都会推出针对单个用户的定制版。
在有了智能终端以后,运营商的“王国”被推翻了,中移动为了保住传统地位推出的MM结果上并不占优势。一个曾经占领优势市场地位的公司在转型期如何保证自己原来的优势不受影响?罗川用他的见闻回答:“一个大企业较大的困难就是对自己的完全否定。微软的DNA认为软件必须要付钱,而免费商业模式是对付费软件模式的颠覆。微软较终必须认识到一个软件的价值是其服务用户获得的收入,但是高管们是不敢贸然转变的。”
“不敢贸然转变”是大企业们的共同特点,也在情理之中。MSN之前给了本地化团队很大的自主性,但这种自主运营的尝试后来被收回了,变成了全球统一方案;MySpace在中国的核心用户群和美国完全不同,两边团队对于找发展方向有不同意见;移动139社区其实是有可能做大的,但也是因为管理层担忧可能的隐私风险,加之作为一个独立团队而言很多的用户数,在移动体系内部并不算特别突出,所以这个项目也被砍掉了。
三个大企业的“内部创业”和较终被否决,也许是促使罗川下决心建立一个自己可以支配的项目团队的原因之一。
“运营商现在的收入是一年几千个亿,微博类社区可能一年几百个亿,我为了发展一年几百个亿的商业模式,转型丢掉了已经确定下来的一年几千个亿的收入,这对运营商来说是一种满悲观的商业模式。”罗川认为,这也是为什么大公司对发展可能颠覆自己本职行业的商业模式不感兴趣的原因。
所以,新的项目和新的创造力,还是更容易在初创团队身上开花结果。

铝道网乔布斯天使投资人李宗南
4月7日消息,苹果公司创始人乔布斯已走完传奇一生,围绕乔布斯的故事仍在继续。据乔布斯天使投资人李宗南透露,1979年自己任施乐公司创投经理期间遇乔布斯,百万美元投资数年后获得高达40倍回报。
李宗南清楚记得,1979年4月1日乔布斯来到施乐公司,一方面希望获得融资,另一方面是希望获得技术,帮助苹果公司走向成功。当时,施乐公司拥有众多技术,但仅仅停留在实验室阶段。
李宗南说,自己当时建议公司投资100万美元给乔布斯,既是投资乔布斯本人,也可试验出施乐公司众多发明在社会上的效果。作为较早的创投人,施乐公司的目标并非仅仅是获得利益,还在于创造价值,因为一旦创造价值,自然而然就会回收资金成本。
在向乔布斯投资百万美元后,李宗南及施乐公司还参与到苹果公司运营,帮助苹果公司开辟市场,找资金,建立团队。在数年后,苹果公司上市,当初施乐公司100万美元换来了高达40倍的回报。这笔钱在当初很可观。
如今在iPhone、iPad等热门产品推动下,股价扶摇直上,从100美元左右一路飙升至600美元以上。苹果市值高达5900亿美元,超过谷歌和微软之和。作为苹果较早的一批投资人,李宗南及施乐公司当初的退出显得并不划算。
不过,李宗南表示,对于当初的抛售没有半点遗憾,因为职责是投资,投到有多少回收的时候就打住。以后把回收的钱可以做新的投资。“你如果说当初40倍还把持,说不定这个公司后来跨了,变成血本无归。”
李宗南说,投资人永远在适当时把钱回收,然后再去考虑其他因素。“如果说每个人运气都那么好,一个乔布斯,一个苹果一辈子什么都不用做?但是我们目的不在赌一个一辈子不做,我们赌很多做成功的我们可以投第二笔钱。”
以下是专访乔布斯天使投资人李宗南实录:
腾讯科技:各位腾讯网友大家好,今天我们很高兴采访到北京大学软件与微电子学院教授李宗南先生。大家可能对他北京大学教授身份不太了解,但是大家都知道乔布斯,您是他较早投资人,您能否谈一谈乔布斯这么一个伟大天才,当时怎么去找到您?会有这样接下来故事?
李宗南:说到天才,我个人认为,天下没有天才,天下人都是普通人,但是有些普通人做一些不平反的事。他当时到我办公室是1979.4.1,他来让我投资,那个时候我在施乐公司做投资经理。是硅谷里面较中心的地方,里面人才聚集,我们建立了一个实验室,他们听别人说我们公司里面实验室里面有很多很高深的技术,在那个时候外面看不到的东西。他来找我们,一方面希望我们投资给他,但是更重要他想进到我们实验室去看看。
他来了以后我们坐下来聊天,进来靠前个问题你有什么想法?他就说我想改变世界?这个话从一般人讲有点疯狂的想法,但是我们做创投人认为越是有疯狂想法,这可能点子越大。我们自然而然问到下面一个问题,你要怎么改变世界?于是乎他讲了他当初在大学没念完就退学故事,大二的时候学校里面读的东西太枯燥,出去看看有什么东西可以做。于是,他就背了一个背包,到亚洲来,靠前站到印度,找印度大师想了解人生意义在哪里?
他把这个故事带到后来回到美国以后,就想说在亚洲看到很多东方人,工作很勤苦,种田、拨草,如果他们有很好的工具,可以让他们效率提高。所以,他回到美国以后,用同样的这种思想,其实美国人工作也很辛苦,每天在那打字,要把信息打进机器里面,每天很辛苦。
如果我们把较好的工具给他们,帮助他们工作,每个人都可以事情做的更轻松愉快。我们在美国什么东西较有效的工具?就是电脑,但是那个时候电脑在1979年代的时候,电脑在空调房,很大。
我怎么把这么大电脑慢慢把它缩小,价格越来越低,让世界人都能够用得起电脑。所以,这个是他想法,我们那个时候公司里面,所有今天我们看到电脑里面新的技术,都在我们实验室有。打点的技术我们发明,鼠标是我们发明,区域网我们发明,电脑里面软件也是我们发明,我们发明很多东西,不知道干什么用?拿来当做玩游戏这种。

铝道网】一、没吃过苦的人生不完美
主持人:今天我们的嘉宾是来自信中利国际控股有限公司的创始人兼董事长汪潮涌先生。汪总在15岁的时候,就作为文革之后,恢复高考的靠前批大学生考上了华中科大,19岁成为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MBA班较年轻的学员,1985年他怀揣30美元开始了赴美求学之路,此后十年华尔街的投资生涯,让他从一名从普通的职员变成了投资界的高管,到1999年他再次华丽转身回国创业,开创了自己的投资公司。这样一连串的经历看似每一步,汪总都能顺势而为,踏准时代的节拍,那么今天我们就有请汪总跟我们分享他顺势而为的商业人生。欢迎您汪总,在我们节目开始之前,我们的观众也是久等您了,希望跟您有一个面对面的交流,我们准备了一些观众的提问,跟您先来进行一个小的互动。
观众:你的人生座右铭是什么? 汪潮涌:在路上,朝着自己的目标不断的奋进。
观众:请问您较擅长做的家务是什么? 汪潮涌:擅长做饭。
观众:如果有一个魔法瓶给您任何能力,您需要得到什么样的能力?
汪潮涌:穿透时空的能力
观众:如果人生让您从新选择的话,您较希望让什么重现?
汪潮涌:都会是重复过去的几个重大的选择吧。
观众:印象较深刻的旅行是哪一次?
汪潮涌:是带着我的美洲杯——中国之队的船队,到地中海去参加比赛。
观众:请问您喜欢跟什么样的人一起工作?
汪潮涌:同事是不可能选择的。较后,你要选择去如何和他们相处的处世之道。
观众:对于您个人来说,您比较不喜欢您身上哪一个特点呢?
汪潮涌:我做事有一些拖拉。 观众:我想知道您平时比较喜欢什么运动?
汪潮涌:基本上像游泳啊、网球啊、爬山啊、高尔夫啊、航海啊都可以,都愿意参与,但是都不精。
主持人:其实在刚才问答当中,您提到了对您人生当中几次关键的选择,都还是比较满意的。所以接下来,我们也想跟您探讨这样关键的几次抉择,因为我们总说人生的路很长,其实关键的选择就那么几步。我们先从较早的时候开始说哈,您刚才也提到了,从小在农村干农活,那个时候小的时候,是不是生活也是很艰辛的?
汪潮涌:是的,对于我们这代人来讲,较重要人生的靠前步,就是当年文革以后恢复高考,可以通过高考来改变自己的一个命运。教育改变自己的命运。第二点就是,后来在选择自己的专业,选择自己的事业道路上,这是一个很重要的选择,那么后来创业也是一个很重要的选择,所以我觉得人生就是一连串的重要的关头的重要的抉择串起来的。小时候,我在大别山。因为当时父母亲文革的时候住牛棚,送到老家的亲戚家当养子。在大别山的一个很偏远的乡村里边,不通电,不通公路,不通自来水的这么一个小山村里面,长到12岁。直到文革结束以后回到父母身边,然后就开始了求学生涯,其实我跟我自己的亲生父母,这辈子并没有花很多时间在一起。
主持人:所以其实,好多人看你的人生之路都挺顺的。每一次选择都特别成功,但其实是因为如果说人生的苦难是一定量的话,你是因为把那些苦都在小的时候受的吗?
汪潮涌:我觉得是,因为小时候我把我所有的苦都吃完了,你想想那个时候,就像这种冬天的时候,八九岁的时候就开始,因为养父母家里没有劳力没有孩子他们也身体不好,要去出工。冬天做的较多的是修水库,挖土。土都冻上了,然后我们没有手套,没有足够厚的衣服,手上脚上都生了冻疮。甚至都流脓,连鞋子都穿不上。那么吃的饭是那种送到工地上那种结着冰碴子的饭,然后配上咸菜。而这一出去就是好几个礼拜,晚上住在工地旁边的那种农户里面,拿稻草铺的那种大通铺。这种苦,给垫下了一个基础。所以后来到美国去留学,有时候暑期因为学费不够要去打工,其他同学觉得很苦,我觉得这个跟小时候干的农活相比是微不足道的事情,而且在美国还可以吃得好,每天牛奶面包的。对吧,有什么苦而言,所以后来做投资我也是觉得为什么可以承担风险?敢承担风险,因为我觉得这个项目失败了,或者说我们公司倒闭了,那么回到较坏的状况,也比我小时候童年在农村吃的苦要强得多。
主持人:就是您会有一种心理的底线,那又能怎么样?又能比原来更遭吗?
汪潮涌:对,是这样。

作者:匿名3229次浏览

作者:雷建平4060次浏览

作者:匿名3682次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