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VQQ、腾讯视频等将通过未来电视的机顶盒终端进入百姓家,当时的梦想是进巴黎高等艺术学院

铝道网】上世纪八十年代末,张天晓远赴法国深造。当时的出国潮中,很少有人跑到法国去读动漫专业。当时在戈博兰影视学院,张天晓不光是靠前个中国过去的,而且是靠前个外国人。不过当初去法国,张天晓其实是为了告别动画而去的。
22岁时就做了上海电视台动画的副厂长,张天晓承担太多的责任和压力。中国动画在那个时候受到很多海外加工片的影响,较主要是美国在中国的南方开办了大量的动画加工公司,上海的大批人才都跑到深圳去了。在这样的情况下,个人做动画相当困难。张天晓从小师从陈逸飞学画,成为艺术家一直是他的梦想,当时的梦想是进巴黎高等艺术学院。但是因为不是中央美院毕业的,所以要找一个动画学校做跳板。当时进戈博兰影视学院时他根本不知道这是球动画排行靠前的学校。
所以张天晓到法国后,头四个月开了三次画展,一直是为纯艺术在做准备,这样持续了六个月之后,他发觉内心里还是割舍不下动画。于是张天晓拿出他在上海电视台所做的一些作品和老师进行了交流,他在动画方面的天赋被老师们肯定。
从戈博兰毕业之后,张天晓进了艾迪斯公司工作。在这家当时欧洲较优质的动画公司,他不仅接触到了动漫产业较优质的制作团队和营销手法,也看到了中国市场的巨大潜力。1998年,张天晓回国创立今日动画影视文化公司,从代工到原创,从《马丁的早晨》到《中华小子》,张天晓和他的团队在国内外获奖无数。
在当初回国之前,张天晓看到国内也有了很多动画公司,动漫产业园也开始起来了。但他一直有个疑问:这个产业真的有那么大吗?直到他看到一组2010年中国动漫产业整体产值是470亿元的数据,而当时美国仅2004年的动漫产值已经达到5000亿美元了,日本2009年则有2000亿美元,而2007年迪斯尼一家公司就有365亿美元产值。观察这些数据,他认为中国动漫产业的空间非常大。
对于文化产业来说,如何在艺术与商业之间取得平衡是企业发展不可回避的重要问题,动漫产业同样如此。急于求成的心态和艺术与商业之间的脱轨使得国内的动漫产业始终难以形成气候。
作为今日动画的董事长,张天晓知道必须在保证作品艺术质量的同时兼顾企业的经营。当别人还在传统的制作模式中挣扎求存的时候,他却早已开始引入国外的预售模式,用样片来寻找合适的投资人。这样既能找到志同道合的合作伙伴,也能用较小的现金流投入来取得较大的产出价值。
但抛开必要的运营,他觉得他在内心里首先还是个艺术家,虽然现在公司的业绩在中国众多企业中不算大,但他对成功的衡量体系也自成一格。他认为评价他的作品的长远影响和内在价值,就像中国很多作家,比如巴金,一本书能够影响几代人,哪怕今天拿来算版税,也是没法算的,文化的乘数效应很高。《中华小子》2007年在法国拿下全法国少儿节目的收视冠军,它所带来的文化影响力和附加的产值,同样是不能用钱所能够衡量的。
在张天晓心中,不管把文化包装成什么样的商品,能够打动人的,始终还是较核心的东西,这也是他作为一个文化人所毕生追求的。

铝道网】继成功布局个人电脑、移动终端后,腾讯日前将触角伸向了客厅里的电视。昨日,CNTV旗下的未来电视与腾讯宣布合作,未来电视将把腾讯的互联网增值业务引入互联网电视平台。双方透露,TVQQ、腾讯视频等将通过未来电视的机顶盒终端进入百姓家。腾讯董事局主席兼CEO马化腾表示,中国互联网的下一个爆发点在客厅。
据了解,在美国,电视机用户正成为继互联网用户之后,各大企业纷纷抢夺的焦点阵地,苹果TV和谷歌TV在2011年开始异军突起,Youtube、Hulu等网络视频厂商也开始将目光瞄准电视机屏幕。
对此,成功抢占了个人电脑和手机等移动终端的马化腾表示,中国作为一个电视存量较大的市场,接下来两三年将进入电视更新换代的时期,智能电视和互联网电视成为主流。互联网电视将成为PC互联网、移动互联网之后的第三大网络新兴产业。

铝道网】日前,苹果新款iPad上市后,美国科技网站Gizmodo搞了个恶作剧:他们拿着上一代的iPad2,谎称那是新款iPad,让商业博客Gawker的职员谈谈使用感受,结果他们都分辨不出所使用的是iPad2,而非新款iPad。其中一位赞叹到:“它看起来很漂亮,很轻。”其他人也相继发表评论,他们的评价就像乔布斯去世前经常说的那样:那部iPad很轻,方便拿着,看起来很漂亮,分辨率令人惊奇,等等。这件事和每当苹果新品上市时,其专卖店前排成的长队一样,似乎再次验证了苹果品牌的魔力。苹果公司首任CEO麦克尔·斯科特评价苹果的一句话挺有意思,“你不能跟神话斗争。一旦它在互联网上流传开来,就没法改变”。
曾有无数公司向苹果的神话发起挑战,较着名的是微软的Zune音乐播放器挑战iPod,当时微软自信自己产品技术性能不错,也有充裕的市场推广资金,但数年后还是铩羽而归。
乔布斯曾这样评价微软Zune失利的原因:“随着年龄的增长,我越发领悟‘动机’的重要性。Zune是一个败笔,因为微软的人并不像我们这样喜爱音乐与艺术。我们赢了,是因为我们发自内心地喜爱音乐。我们生产iPod是为了自己,当你真正为自己、朋友或家人做事时,你也就不会轻易放弃。但你如果不喜欢这件事,那么你就不会多走一步,也不会情愿在周末加班,只会耽于现状。”
乔布斯对苹果产品成功原因的分析,听起来没有什么独特之处。但实际上,苹果的独特价值蕴藏于他精益求精的态度和对消费者潜在需求的深度把握上。乔布斯说他从不做市场调研,不招聘市场顾问,他说:“你没法走到大街上去问别人,说,下一件伟大的产品会是什么?”他认同美国汽车业鼻祖亨利·福特的名言,福特曾说:“如果我当年去问顾客他们想要什么,他们肯定会告诉我,‘一匹更快的马’”。
但从经营和管理学的角度来看,乔布斯的理念有些“反智”,难以归纳总结,难以传承。乔布斯去世后,苹果公司很容易回到中规中矩的以满足消费者当前需求为目标的轨道上,而以往乔布斯追求的是超越这种需求。
现在苹果公司面临着“降维效应”的强烈诱导。所谓“降维”的概念来自科幻小说《三体》,这里被延伸为具有高质量标准与创新研发能力的企业为适应低市场环境需求而自降一格。当消费者神话某个公司的产品与技术后,这个公司就失去了自我升级,甚至降低了原来保持高水准的动力。
“降维效应”的发生还有一个外部市场环境因素,当一家领先的企业在一群提供低档产品与服务的竞争对手中鹤立鸡群时,这家企业就有“降维”的潜在动力。
目前“降维效应”尚未在苹果公司身上体现,但消费者把上一代iPad当作新品,则是这种效应在消费端出现的某种信号。
而“降维效应”较现实的例子是近期国际品牌麦当劳的一家分店销售过期食品被查出,“橘生淮南则为橘,橘生淮北则为枳”让人感慨。耐人寻味的是,有媒体称,丑闻曝出后,许多麦当劳店仍然生意火爆。
消费者的宽容固然让企业心头生喜,但从长期来说,企业不能不小心“降维效应”对自己品牌与创新力的损耗。

作者:匿名2429次浏览

作者:匿名2058次浏览

作者:姜洪军2187次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