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是一个巨创新的时代,中国的很多企业都喜欢做多元化的经营

铝道网】金融风暴出乎很多中国人的意料。大家起初觉得跟中国没关系或者说关系不大。我们想的是中国是大国,作为大国我们要干涉一下。我们可以做些什么,我们可以帮你做一些什么?所以,美国人发的债券我们首先买,并且一下子买了5000亿。这叫什么?这叫大国。
但是,当我们开始享受中国这个大国身份的时候,隐隐约约地我们这个大国也被拖下了水。而且,水很深,浪很高,躲都躲不过。
因为这一次不只是次贷危机造成的金融风暴,它还影响到了实体经济,而且中国是遭重创的国家之一。这是因为,在过去的30年里,中国的经济模式更多的是以外贸加工为主,以外需作为经济的主要推动力。我们给西方国家做了一些嫁衣,没有这些嫁衣,也就没有我们改革开放30年的伟大成就。但是,如果中国仍继续按照过去的模式发展,是成不了强国的。真正的强国经济应是内需拉动的经济。
在这次金融风暴中,我们已经卷入经济危机的旋涡中。我们的企业怎么办?我们怎么过冬?其实过冬没有太多的好方法。那么,是不是要被冬天埋没住呢?我们在讲中国经济整体的状态时,需要了解一下中国的经济发展概貌,看一下过去的企业,特别是中国的上市公司和一般的中小型企业。中国的企业几乎都是90%以上的高负债率,这么一种企业经营模式是非常危险的,当资金链出现一点问题时,企业就得倒闭。
中国的很多企业都喜欢做多元化的经营,赚了钱马上哪里火就往哪里去。其实,做一个产业就要真正了解这个产业,2006年和2007年,几乎每一家房地产企业都在赚钱,很多企业为此纷纷进入房地产业,结果较后被拖垮的都是因为房地产。
怎么看待中国未来的商机?商机在哪里?产业会重新洗牌,由于经济的影响、资金链的破裂,很多企业会倒闭,对于那些能够过冬的企业来说,意味着在洗牌的过程中面对的竞争对手少了。
当前的经济危机给企业带来的震撼就是,我们需要思考一下企业的商业模式。过去我们企业的商业模式永远是游离于盈利与亏本之间。劳动法规的改变可能让有的企业变得亏本,人民币的升值也可能让有的企业变得亏本,或者物价的上涨也可能让有的企业变得亏本。在这诸多不可控的因素下,把企业仅仅定位在盈利和亏本的平衡点之间肯定是会亏本的。所以,我们应该找到有自己核心竞争力的商业模式,这才是企业真正的商业模式。

铝道网】这是一个自主创新的时代,也是一个跟风模仿的时代。这是一个微创新的时代,也是一个巨创新的时代。创新好像活力四射,创新似乎杂乱无章。中国管理到底有没有创新?
2011年,《经理人》总结较近一年来中国企业管理,包括商业模式、领导力、战略、组织、资本运作、营销、公司治理、球化等8个领域的创新实践。我们发现,中国企业的管理创新,或先后,或同时历经7个不同的层次:扎根中国传统文化的土壤,中国管理从引进模仿起步,到微创新,到错位创新、越位创新、包容创新,再到巨创新,甚至已经开始世界前沿的塔尖式创新。我们称这七层为“塔式创新”。
靠前层:模仿层
中国管理创新,始于引进与模仿,始于引进一些管理技术层面的东西。然而,生搬硬套,生吞活剥,并不能包治中国企业百病。方太集团总裁茅忠群感叹:无论企业规定了多么完善的规章制度,还是阻挡不住有的员工盗窃,于是还得回归搞孔学堂,教化员工向上向善。“中魂西制”,这是中国人民大学商学院王利平教授总结出的中国式管理之道—我们只能借鉴西方的一些能帮助企业提高效率的技术、工具、流程,但这些“制度”解决不了企业的根本问题,还必须依靠企业的价值意义系统,也就是“魂”来指引企业;“魂”则须来源于中国传统文化。中国管理创新的基础是中国管理传统文化—儒道法墨,所有的管理创新,无论道还是术,都离不开这一创新的“塔基”。
第二层:微创新
对大多数没有强大创新能力和强大资源实力的企业来说,模仿并不是较佳出路,因为模仿依葫芦画瓢,很难模仿到精髓。微创新可能是这类企业的较好出路。微创新,就是集中核心优势,从小处入手,单点突破,狙击单一小蓝海,满足客户较揪心的需求,做大公司可能不屑于做的事情。例如,快书包只卖少数畅销书,保证一小时到货,只做北上广三大城市的核心商务圈。李开复投资的点心网,只做Android的本地化,让本地用户有更流畅的使用体验。
第三层:错位创新
错位创新,又称逆向创新—我的打法跟你完全相反,你往东来,我却往西去,你说黑好,我说白靓,正如相反车道的跑车,尽管都在同一条公路上,但永远不可能碰头。
本研究报告的重点案例美特斯邦威,高举新国货营销旗帜,就是很好的错位创新思维。熟悉服装行业的都知道,不少服装企业明明是中国人运作的,却要去国际上注册洋名称和洋公司,声称是“意大利品牌”、“法国品牌”,等等,迷惑消费者。美特斯邦威敏锐地发现,当今90后群体,已不再盲目崇洋媚外,因此,在市场普遍对国货失去信心的时候,喊出了“新国货”口号,推出新品牌MTEE,倡导“中国风格”。同样,当别的国际国内化妆品公司都在高呼国际元素的时候,上海家化(600315,股吧)反其道行之,来个中草药的中国元素,也属于错位创新的成功示范。
第四层:越位创新
越位创新的基本思维,就是要以跨公司、跨产业、跨产业链上下游的视角,分析和判断市场变化带来的商机。尤其是商业模式的创新,战略的创新,其边界往往大于单一公司、单一产业的边界,能越位到不同的行业,以整合的视角,创新出全新的商业模式和战略性蓝海。某上规模企业董事长心血来潮时,经常调侃几个副总裁:“你们几个大老总,进入行业时间比我长,行业经验比我丰富很多倍,到头来只能在我这个行业新兵手下打工,你们应该反思为什么”。能够以越位的视角,在产业的边界发现商机,是他的成功之处。

铝道网】这个年代,属于“快公司”。
“较著名的失败者”、“市值较高的中国互联网企业”,曾分别是史玉柱和马云被“神化”后的“冠冕”。
听到别人如此评价自己,史玉柱和马云会作何感想,我们无从知晓;他俩是否会想起不久前的1999年?那一年,史玉柱凭借脑白金东山再起,马云则创立了阿里巴巴。
舞台虽大,10年尚短。对于史玉柱与马云来说,“快公司”是幸福的,因为他们总能领受超越常规的荣耀;然而“快公司”又是无奈的,因为太多的疑惑与迷乱始终萦绕旁侧。
或许一切定论都还显得过于匆促、苍白,但巨人和阿里巴巴超常规崛起下的“赌徒”背景,却着实有些传奇色彩。
出场人物:史玉柱马云 关键字:赌性、快公司
商业影响力:商业模式资本运作概念营销 1.雷同的角色扮演:“赌徒”本色
“如果下海失败,我就跳海”。血性豪迈、誓言铿锵。1989年年初,深圳,柔弱书生史玉柱开启创业、创富的激情岁月。
史玉柱的“靠前桶金”靠软件开发博取。相较而言,史玉柱的优点恰恰是马云的缺点,史在IT技术开发面的功力远非马云所能比。
“IT技术不够擅长的话,或许会影响马云对互联网产业的研判与决断。不过,好在阿里巴巴不是吃‘技术饭’的。”在财经作家孙燕君看来,马云的短板正是“IT技术不够擅长”,这方面,他与王志东、丁磊、李彦宏都有差距。孙燕君与马云有着13年的交情。
1992年迁至珠海后,史玉柱的个人梦想是成为“中国的比尔-盖茨”,将巨人公司打造成“中国的IBM”。及至1995年,史玉柱在国范围内以雷霆之势发动“三大战役”(药品、保健品、电脑),激情澎湃地宣称“三大战役”完成之后,巨人将跨越100亿元关口,成为中国较大的企业。在彼时的史玉柱的眼里,市场就是赌场,他要赌一把大的。
史玉柱一直认为自己运气好,但凡抵临绝境总会如有神助化险为夷。但不幸的是,他败了,而且很惨。信奉“数字就是规模、速度就是效益”的他,头脑发热之下,以令人惊诧的“速度”将巨人大厦由18层一步步推高至70层,正是这种“冲动的惩罚”彻底埋葬了他当时的梦想。
在史玉柱的“字典”里,“赌徒”是个褒义词。他曾经直言不讳地对本报记者说:“我就是赌徒,这无所谓。什么叫赌?无法预知结果,只能凭借自我感觉做的事情都属于赌博。只要投资,你很难预期未来,所有的经营企业者都存在赌博的成分,除非你把钱存银行吃利息,那就不用赌了。”
1997年,巨人危机总爆发,史玉柱逃离珠海、转战上海,以保健品的名义继续豪赌。当然,彼时的境况下,保健品确是赌输家底的史玉柱快速实现自我救赎的必由之途。
史玉柱运用军事思维发动“三大战役”时,杭州青年马云在美国触网,他的生活自此改变。
创业之初的马云不像现在这样个性张狂、语锋凌厉,尽管他那时口才也很好。始于1995年,马云在杭州向企业兜售一种难觅其踪的产品——网络页面。那个时候,马云已经有了“偶像”,他就是带领雅虎腾飞的杨致远。梦想在心中激荡,马云要干的是把“中国黄页”做成中国雅虎。
为了把面向企业服务的互联网商业模式做大做强,马云来到了北京,但是没有人相信他。1995年年末的一天,孙燕君约请了30家媒体的领导,聚拢到长安俱乐部雷吉尔餐厅听马云“讲互联网”。“沙龙”从晚上7点一直持续到11点才结束,大家喝得醉醺醺一哄而散,马云的那些奇思妙想如同过眼云烟,没有一个人拿他当回事儿。
孙燕君记得当时有人向马云提了个问题:“目前的政策环境下,民营公司怎么可能把网络做起来?”这是马云无法回答的问题,也是他极力回避的问题。当年,搞网络的靠前大风险就是政策风险。北京一行,发了几篇新闻稿件而已,除此之外,马云没有任何收获。接下来,“中国黄页”的合资之败,将马云击倒在地。
但马云和史玉柱一样都不信邪。1999年初,马云回到杭州以50万元创业,开发阿里巴巴网站。孙燕君懵懂地意识到,“互联网行业里起个大早、赶个晚集的马云或许真要成事了。”
阿里巴巴的草创,是马云的靠前场赌,他押宝在B2B,一个在当时普遍不被看好的产业。2000年9月,马云策划了靠前届“西湖论剑”,和王志东、张朝阳、丁磊、王峻涛这些“大佬”并排而坐,马云内心惴惴,因为他还不知道阿里巴巴能靠什么盈利。一个月之后,马云确定将“中国供应商”作为主打收费产品,成立直销队伍在浙江省内开展拉网式“直销”。
靠B2B起家的马云一度不看好网上购物,但2003年他出人意料地介入到C2C领域,以孙正义投下的8200万美元为资本开张淘宝网,对撼美国eBay.没有人认为马云会赢,但马云居然又赢了,将eBay易趣挑落马下。2005年的马云春风得意,他以张扬的举止将雅虎中国揽入怀中,不承想却从此跌入“整合”的泥淖,至今难有建树。
马云的三场豪赌,赢两场输一场。马云其人,喜欢赌,但不好赌,创业时期经常挂在嘴头的一句话是:“失败有什么可怕,大不了从头再来。”马云是抱定愿赌服输的心态去经营淘宝网的,“做了就全力以赴,输赢固然重要,更重要的是把对的事情做好。阿里巴巴赌过,已经赢了,淘宝网、雅虎中国赌的都是未来。”

作者:唐骏2138次浏览

作者:李明明3849次浏览

作者:张翼3787次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