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中杰在回首2011年整个行业的发展时称,为用户提供移动的自诊或在线问诊服务

图片 1

铝道网】日前赶集网身陷团购停止、高管离职、大裁员、面临倒闭等多种传闻,面对这突如其来的倒闭风波,不管是赶集网CEO杨浩涌,还是负责市场的员工,纷纷取消本已定好的外出行程,力“灭火”。杨浩涌在接受北京晨报记者专访时称,“一个做了七年的公司没有这么容易倒!”而对于此次倒闭风波,杨浩涌更倾向认为,这是市场的恶意诽谤。
记者:市场副总裁陈旭到赶集还不到一年,产品负责人霍亮不到三个月就辞职,如何解释如此频繁的高管离职?
杨浩涌:陈旭离职完全是个人原因,他家住在通州,到西二旗上班实在太远了。而霍亮任职只有两个月左右,企业招人本来就不能保证你所招的人永远是对的。公司有10个副总,个别人因为个人原因离职很正常。
记者:团购不做了?
杨浩涌:我们可能会寻找第三方合作做团购。团购竞争太激烈,不赚钱早被业内认同。在去年8月的时候,赶集网的团购业务部门已被改为电子商务部,今年的核心任务就是做短租,预计今年短租的流水能够达到1亿元,我们的盈利模式就是抽取房东收入的10%作为佣金。同样投资下,当然哪个赚钱做哪个。
记者:公司是否有裁员计划?
杨浩涌:一两个部门的调整就被说成是整个公司倒闭。有的部门在进行人员调整,有的部门则还在招人。我们团购部门去年一共才200多人,公司全部人员才2000多人,被说成一天就入职200人,完全是夸大。团购部门部分转入短租,也可能出现小部分流失。
记者:公司是否入不敷出?
杨浩涌:我们今年的市场推广投入依然维持在1亿元,如果不打广告,我们的自有流量也可支撑85%的流量,这说明我们不缺钱。我们划明年上半年盈利。去年姚晨做的广告效果非常好,赶集去年全年的营收有4000万美元,比2010年增长4倍。我们每季度都会开大会,研究如何花钱和赚钱,我们的现金是同行中较好的,不怕晒账户,一个做了七年的公司没有这么容易倒!

铝道网】对于一个2010年7月才进入团购的“晚生秀”,宋中杰给人的感觉与其他国内团购大佬大不相同,他谨慎、温文尔雅,脸上看不到太多的躁气。2011年,当拉手、窝窝团等团购网站奋起“大跃进”的时候,宋中杰和他的嘀嗒团没有为之所动。宋中杰在回首2011年整个行业的发展时称,“疯狂,但更多的是教训”。
2012年初始,24券、团宝网等团购网站均在疯狂扩张中因资金链短缺,作出了较大的调整。拉手、窝窝团也在乞求上市窗口的打开,以此获得可能的较后一条融资通道。
宋中杰坦诚,他和他的团队在坚持中也躁动过。但也可能是在资本上的不占优,反而使得宋中杰和他的嘀嗒团更加幸运,在发展当中,没怎么犯错。
“规模不是被资本吹大的,而是靠精雕细琢的运营积累起来的”,宋中杰认为,团购重商、赢在长跑,要重视效率、出产能,它并不是一个资源堆积型的行业,短期内资本的剧烈涌入不一定对行业是好事。
宋中杰称,在躁动下的扩张往往会忽视了团队自身的管理能力,后方的千仓百孔对企业的危害远甚于纸面上销售额的累加。这就需要对终端销售的管理进行把关,并在扩张的同时重视文化建设。
在嘀嗒团,每个员工都有机会去“嘀嗒学院”学习,这是嘀嗒团为加强团队文化建设所创办的学习中心,宋中杰和其他的嘀嗒团高管会去教授销售、管理、情商类的课程。在这种日常学习与交流下,嘀嗒团2011年的员工流失率仅为8%,这在国内团购行业实属难得。
当然,“精细化的运营也不代表不发展规模”。宋中杰称,嘀嗒团现有员工700多名,与2011年新增600名员工人数相比,2012年的年招聘划没有太大的浮动,将新增至1200名左右,分配至全国34个城市内。而在新增员工不变甚至是略减的情况下,2012年,嘀嗒团将月度净营收增长率控制在10%以上。
这虽然不是一个很大的数字,但宋中杰认为,营收的增长一定要控制在一个管理可控的范围内。宋中杰还强调员工的运营效率。例如单个销售人员的营收贡献值,他还对嘀嗒团各地方站销售设立了较低门槛的要求,每一个销售人员,按照较低完成的销售额、订单量,划分为4级-7级,四个梯度。
一名嘀嗒团的中层员工称,在内部,宋中杰会对销售团队拷问“三个一定”:交易量一定要和毛利率挂钩,交易量也一定要和市场投放挂钩,交易量还一定要看有多少实际用户去买。
目前,嘀嗒团的毛利率在11%-13%,在行业中处于前列,商户重复购买率为50%左右。
宋中杰称,“有的人做团购是想快速上市,而我做团购则是要做成一家百年老店。”
展望团购2012,宋中杰预测,嘀嗒团有望成为今年较早盈利的一家国内团购网站。

铝道网】创业ID 创业者:张锐 创业时间:2011年 创业地点:北京
商业模式:建立疾病数据库,整合医生资源,为用户提供移动的自诊或在线问诊服务,未来用户可像在淘宝上购物一样得到医疗健康咨询服务。此外,融合LBS,让用户快速找到周边药店、医院等。
当身体出现小小不适时,或许你不用急着赶往医院,只要掏出手机就能根据症状自诊病情,甚至还能在线与知名医生互动。
去年,曾担任网易副总编辑的张锐离职创业,他把创业点选在了老大难问题———医疗服务,他希望用移动互联网的方式来提供医疗健康服务。创业伊始,他就获得了千万级别的风险投资。
网易高管创业有备而来
在创办春雨掌上医生之前,张锐较常被人提起的头衔是网易副总编辑。去年中,这位年近40岁的网易高管辞职创业,进军移动互联网。
“移动互联网可做的东西很多,我们使用的是排除法。”张锐说,社交产品是不做的,手机工具如滤镜等是不做的,游戏是不碰的,这些领域不仅竞争者多,而且出现了拔尖者。在调查和比较了众多细分领域后,他较后把视线锁定在了医疗健康上。他有自己的理由,医疗健康是刚性需求,大量的需求没有被满足,而在美国,移动健康领域已有zoc
doc、drchrono等成功案例。此外,“这是一门做好事的生意,做好事才能挣长钱。”
虽然确定了医疗健康作为创业方向,但是切入点在哪儿?用卡路里测算方式做减肥、私人健身管理、睡眠管理、心理咨询……一大堆细分切入点中,张锐和团队再一次面临选择。
这一次,他的看法仍是拿捏“大势”。
“诸如减肥、心理咨询等的APP的确非常受欢迎,不过商业延展性似乎不够,当用户使用了它们后,还衍生什么商业效用,恐怕很难。”在他看来,国内看病难情况一直严重,如果切入做用户到实地医院、药店的前一站,即求医问药的咨询,为他们提供就医前服务,无异于满足用户的起点式需求。当然,起点式服务也能为以后的衍生商业化做铺垫。去年底,春雨掌上医生上线。
移动式求医问药
春雨掌上医生的核心业务有两块:自诊和问诊。顾名思义,前者是用户在身体不适时,使用掌上医生客户端操作,比如点击模拟人体的不适部位,再点击症状,相关的病症名称、检查治疗方法等信息就会推送出来;后者则是当用户自诊仍不确定自身疾病时,可以通过手机终端向医生免费咨询获得帮助。
“春雨扮演的角色是平台,我们在上游聚集了自诊症状、病情等的数据库,也邀请了医学专家等专业人士在线答疑,下游黏合的是用户。”张锐说,在这其中,春雨要解决两个较关键的问题,一是数据库的建立,二是专家资源。
据他介绍,在疾病数据库上,春雨的数据来源主要有三种:从国内外购买数据库,并且不断补充来自海外权威的药典、医典的记录;采用互联网方式抓取一些疾病数据;自己聘请专家帮助编辑。
“这三种方式的构成比例大致是7:1:1,收录了七八千种疾病数据,应该是目前较的移动病情数据库。”他说。
在问诊上,春雨采用的是聘请专业医生与用户互动方式。

作者:匿名2084次浏览

图片 1

作者:刘艳艳2906次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