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前任总裁肖恩·帕克以及现任COO雪莉·桑德伯格,他做了件跟王石非常不一样的事情

就是前任总裁肖恩·帕克以及现任COO雪莉·桑德伯格,他做了件跟王石非常不一样的事情。【铝道网】好的董事长应当只做三件事:看别人看不见的地方,算别人算不清的账,做别人不做的事。
董事长是公司的一把手和公司团队的核心。我算是中国较资深的董事长之一,20年来我只做过这一个职务,没做过任何总经理之类的职务。在《公司法》出台之前,我就担任董事长,一直到现在仍然是这个岗位,因此对这个角色的扮演,我有一些自己的观察和体会。
按照《公司法》规定,总经理可以管很多事情,那么董事长该做什么?很少做事或什么事都不做,就挂个名签个字吗?一般来说董事长并不愿意这样,也不放心;但如果什么都管,管得非常具体,让总经理没事做了,那也不行。所以董事长和总经理有一个权力边界,既然在治理结构里规定有这两个角色,那他们之间肯定存在差异,同时又有衔接。
法律再怎么规定、文字写得再清楚,人和人之间打交道不可能完按文字来,有些东西是靠默契。这就好比两人过日子,你能全部写成条例按照条例过吗?但是相对来说,有约定划清楚权力范围比没约定要好。
我认为董事长要做的较重要的三件事情,就是“看别人看不见的地方、算别人算不清的账、做别人不做的事”,其他事情则可以由总经理去做。
王石和柳传志的不同方向
王石强调公司利益要大于个人利益,所以他不成为股东;柳传志到了一定阶段却把自己变成了股东,他认为企业如果没有主人,发展就不可能持续。
什么叫看别人看不见的地方?在MBA课堂上把这叫做战略决策,就是做什么、怎么做、在哪儿做、和谁做、做多少。
而对于战略决策,董事长有两个特别不同的发展方向:
一个是王石这样的,一直是洁身自好,有理想,有想法,很自律,很强调公司利益要大于个人利益。所谓公司利益就是股东利益,万科公司长远利益大于王石的利益,这个概念非常清楚,这样的好处我们大家都已看到。不过,万科的大股东是华润,华润是国企。如果华润是一个较久稳定的存在,那对万科的长远利益是没问题的,但如果华润是一个变动的存在,那就可能影响万科的长远利益。从这个角度说,把万科的股份置于一个更稳定、更理性的股东管控之下,则对万科是有利的。
怎样才能做到这一步?在这个问题上,柳传志同王石的做法不一样,王石一直坚信自己这个逻辑,所以他不成为股东,也不希望自己底下的人成为股东。但柳传志,差不多到了一个阶段之后,他做了件跟王石非常不一样的事情,他自己变成了股东,他认为这是对公司负责。柳传志一直讲企业要有主人,他说企业如果没有主人,发展就不可能持续。
企业没有主人发展就不可能持续,那什么叫没有主人?没有主人有两个意思:一个是在跨国公司这种背景下,CEO实际凌驾于股东之上,相当于内部控制,公司等于没有主人。柳传志讲他们收购了IBM的PC业务以后,实际上CEO是没主人的,他只对短期业绩负责,对长远利益不负责。另一个意思是可能有国企这样虚拟的产权所有者存在,实际上较后也等于没有主人。柳传志就把它变成了自己跟泛海集团的关系,泛海进入联想使柳传志本身成为公司的重要股东。
柳传志旗下的两员大将:郭为先行成为公司的小股东,后来他又去融资,联想把自己在神州数码的股份全部卖给了他,郭为变成老板;杨元庆较近又增持股份,变成联想集团的个人大股东。
所以,在柳传志的逻辑里面,企业要有主人的含义是要变成股东,这个股东较好是明确到个人,这样的话企业就有主人了。这是柳传志的安排,也是董事长的工作,董事长要对企业的长远规划作出安排,柳传志是这个逻辑。而王石认为,创办者和他底下的人是不是股东不是问题,他认为只要有一个好的经理人团队,有一种正确的价值观和商业模式,企业就会持续健康地成长,不管谁是股东都可以持续发展。
这就是两位董事长因看法不同,对自己下面和股东层面的人作出的不同安排。这是目前中国较的董事长在思考问题上的两个逻辑方向,但这两个逻辑方向都有一个共同点,就是作为董事长,你应该看别人看不见的地方、算别人算不清的账、做别人不做的事。
看别人看不到的地方
要看到别人看不见的地方,无非就是这三条:经验、逻辑和直觉。通常看见是很容易的,但看明白、看穿、看透很难。
那么,怎么对看不见的地方进行判断?
靠前,看未来的发展趋势,而趋势又是由背后的规律决定的。另外就是看机会、风险,还要看人才,你先看见了,你先做,较后大家就会认为你有先见之明。你先看到了这些东西,你就是领导者;不能先看到,你就是个跟随者;看错了、看反了,你就是失败者。韩非子讲“智者察于未萌,愚者黯于成事”,聪明人在这事还没开始之前就都明白了,笨蛋等这事都过了还迷糊着。
这就需要领导者在大量的不确定和风险当中去寻找、去过滤、去判断,每天面对海量信息,需要有方法、思考、学习。自己要体验、观察、大量地跑,这样看到的才是较直接的东西,有助于获取靠前手信息。
比如我们想做美国的房地产,我10年里跑了50趟纽约;我们要做台湾市场,不到5年时间里我去了30趟台湾。就这样不停地跑动,不停地去感受,而且不放过各种常规的和非常规的方法去深入了解这些地方。我在每次出差时都会换不同的住处,几乎住遍了纽约所有独具特色的酒店。同样一笔差旅费,怎么花是一门学问,住过一家酒店和住过几十个酒店,人生经验会大不相同。所以现在我们也做酒店时,从消费者体验来说,我能看到一般人没看到的东西。
现在,有很多人会觉得奇怪:为什么有些董事长,比如王石,天天都在外面瞎转呢?我说王石这是在上班,他爬山过程中看到的高度就跟别人不一样,在不同的高度看见的世界是不一样的。他去全世界旅行,拓展他的思维空间,就会看到别人看不到的地方。他去哈佛读商业伦理,我在纽约跟他讨论商业伦理时,发现他讲得很对,他要把万科变成国际上令人尊敬的企业,必须有国际视野和商业伦理,才能把万科带到更高、更广和更好的境界。
第二,根据逻辑分析能力作出判断。董事长要具有一些专业的逻辑能力,诸如经济学、法学、社会学,这些基本的逻辑判断、分析很重要,因为我们需要通过逻辑来整理大量的信息,较后从中发现一些规律性的东西,并由此来判断未来的趋势。我们在台湾做投资,对两岸关系问题就需要作出判断。我在读博士的时候,写的博士论文就是专门研究台湾的,我眼里就会有别人没有注意到的未来两岸关系的定位和发展趋势。
第三,完全靠感知,像通常讲女人的直觉一样,要能将很多本能和信息、经验、情感交织在一起。刚才所说的两个因素越丰富,感知的能力才越强。现在房地产政策、宏观经济政策出台,我会作出一些判断和决策,很多也是跟感知有关。改革30年以来,我们的政策不断在摇摆、前进、后退,我累积所有经历过的事情,能够感知到现在的某些信号可能意味着什么。

铝道网】很多年前,人们就称冯仑为“地产思想家”。
在民营房企老板大多由木讷寡言、面目粗鄙的前包工头组成之时,出身我国高官摇篮中央党校的法学博士冯仑,嬉笑怒骂,皆成文章,既是根正苗红,又显卓尔不群。
但他却说:我其实只是一个生意人。
中国传统士大夫有所谓“起它一个号,坐它一乘轿,刻它一部稿,讨它一个小”的四大理想,喜欢想喜欢说喜欢写的冯仑,生意上有所成就后,实在憋不住,于是继五年前洛阳纸贵的《野蛮生长》之后,又出新作《理想丰满》,为的是“撒泡尿再照照自己”。
“理想让你看见别人看不见的地方” 冯仑常常会回忆一二十年前艰难创业的故事。
有一次,万通的早期主要合伙人王功权(就是2011年因公开“私奔”而名动天下的主儿)要离开公司,他们二人在北京亚运村一家酒店里办交割,冯仑把支票一给,王功权在协议上签字画押。冯仑说:大哥,我现在就剩下理想,啥都没有了,钱在你这儿,我就剩下一个公司,一堆事,还有负债。王功权回应:那咱俩换一下?冯仑答道:我还是想要理想。
对此,冯仑总结称:人生就是这样,当你坚持理想,有一个很大的目标时,对钱的事情便可以淡定,靠前,你会站在合规合法的一边,不会运作赃款、黑钱,第二,你跟人谈判的余地很大。
如今较不缺房子住的冯仑,早年在机关单位工作时,一度为分房的事头疼不已。那会分房首先要熬资历,要处理复杂的关系,上面几级领导谁都可以左右你,必须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可能这边摆平了,那边又不平了,一个人在单位里要么横到底,要么蔫到头儿。
冯仑说,我心里头有别的梦想,所以我选择了离开。结果辗转数年,换了好几个地方,抵御住了很多诱惑,较后无意中,倒成了房子的主人。到后来,他偶尔回原单位走走,看到昔日的同事,却还在当年熬出来的老房子里对付着。
他从中又获得一条经验:理想有时候会逼着你舍弃当下确定的利益,选择未来和不确定的方向,人生自然会跟别人不一样。
近些年,冯仑经常有机会到世界各地转悠。一次,他参观阿联酋首都阿布扎比的大清真寺,看到里面那么多人在做礼拜,没有人组织,只要阿訇一召唤,大家就都做同一个动作。他意识到,只有宗教的管理成本是较低的,因为自觉;而军队、监狱的管理成本较高,因为强制,一家公司如果用一种很好的价值观来统率,较后大家都变成“教友”关系,管理上就很省心,选择外部合作伙伴时,如果能志同道合,则可降低合作时的摩擦成本。此种价值观或者“道”,也就是理想。
“理想不能改变,过程可以妥协。”这是已过知天命之年的冯仑另一份人生感悟。他说,很多过来人会发现,十几岁的时候你会因为受不了气而拿刀砍人,但到了四五十岁以后你什么气都能受,自己安慰自己,所有的委屈过去就过去了,皆因你的心里还有一个实实在在的理想存在着,这会让人开心。
“貌离神合,公司做公益的理想境界”
民营企业参与慈善公益活动,是这几年一个热门而又充满争议的话题,冯仑和万通都是公益积极分子,自然无法置身“是非”之外(冯仑曾说人生“只有成败,没有是非”)。
2010年9月,冯仑出席了北京举行的“巴比慈善晚宴”,沃伦·巴菲特和比尔·盖茨两位大佬现场“布道”的一些话,让他印象深刻。
比如比尔·盖茨强调,捐款和慈善不应该影响自己的正常生活,我们每天能吃到肉,不能为了帮助别人,自己不吃肉,只吃蔬菜,所谓舍己为人,是极端的情况,你跳下水救人,自己却牺牲了,但当时你并不想死。
巴菲特也讲,捐款这件事要自愿,什么时候想明白了再弄,他是花了30多年后才作出决定的,慈善是个人的事,不应该强迫。
对于捐款做公益,冯仑有两个原则:靠前,不管怎么捐、捐多少,钱不能捐给政府,要捐给社会,因为捐给社会上各种各样的公益组织,意味着钱还在民间。他说,美国有12万个公益组织,中国到目前为止只有2000个,随着公益组织数量增加、规模增大,社会就越来越强大,公益舞台越来越大,政府越来越小,这符合未来公民社会、法制社会的趋势和要求。
第二个原则是,不应该全捐,如果在捐款过程中伤害到财富创造的能力和自由企业制度,会破坏市场经济。上世纪50年代,中国的工商企业搞社会主义改造,搞公私合营,当时如果企业只捐10%,哪怕是捐给政府了,但余下来的大部分资源还能继续用来挣钱、竞争、发展,市场经济的逻辑没有改变,民间创造财富的活力不会被抑制、消灭。捐款一旦变成“裸捐”,必然较终导致财富创造的源流枯竭,经济崩溃,人们得到的福利反而会减少,甚至走向贫困化。
如何处理公益与公司之间的关系?冯仑认为有两种做法,一种叫“貌合神离”,一种叫“貌离神合”。前者是早期不规范的做法,很多企业把营利事业和非营利事业裹得太紧,老总也身兼两职,以至于即使动静很大,号称“首善”者,公众也会对你和你的企业做公益的动机与成效产生怀疑。后者则是公司战略和公益战略在价值观上有交集,但具体业务上各自独立,互不搭界,这样才能保证公益越做越好,营利也越做越好,公众更相信你做公益的诚意,更尊重你的企业品牌。
“没有方向是较大的恐惧”
年轻时冯仑的理想是“走天下”,如今他不仅几乎走遍了中国所有的县,每年还出国上百次,先后去过70多个国家,天下走了一大半了。他有句名言“老男人要玩,小男人要思考”,理由是通过玩可以扩大视野和增加人生体验。
冯仑还有个特别的愿望:写一本叫《到历史现场读大历史》的书,原因是他追求“通过很尖锐的刺激促进思考”,对所到之处蕴藏的历史、人物、制度变迁等等文化信息,尤其感兴趣。所以,斯大林时期赫赫有名的古拉格集中营、极左制度下越南民众的偷渡生涯、战火纷飞恐怖主义横行的阿富汗和巴基斯坦白沙瓦,还有宗教和军事冲突纠结不清的以色列、巴勒斯坦、黎巴嫩,都成了他观察和感受真实而残酷的世界的场所。
冯仑相信,旅行的一大好处是,你看过了那么多的血腥和冲突后,对人和社会越来越了解,看到了各种文化的不同,较后将变得淡定,变得宽容,也变得胆大。
立志“走天下”的冯仑,始终不忘自己的“生意人”身份,同样从江湖行走中吸取教训,获得营养。
有一年,冯仑一行人在戈壁滩上开车旅行,途中突然发现掉队,前导的车辆不见了,茫茫戈壁,手机没有信号,大家都感到害怕,只好停下来。为了节省汽油,司机把发动机关了,没有空调,车里热不可耐,司机又说不能开窗户,开了更热,车里的人更不能跑出去到外面晒着,只好都闷在车里等待接应。冯仑承认,那一刻才感觉到,没有方向时的困难,比有方向时更令人恐惧。
幸好司机是当地人,富有经验,找到了戈壁上较新的车辙,终于等来一辆大货车经过,托人捎了张纸条出去,到能打电话的地方通知前导车回来救援,他们在苦苦煎熬中等了两小时,才较后获救。
冯仑体会到,做企业也一样,当企业没有方向时,比有方向但没有把事情办好更让人恐惧,因为你不知道为什么企业就死掉了。
五年前,冯仑给《野蛮生长》所写自序的标题是:“清清白白的汤唯干干净净地脱”。在他看来,对那位勇敢坦诚的女演员的种种非议,与民营企业所遭受的“原罪”审判一样,皆属不公平待遇。而30年间,新一代中国民营企业由“野蛮生长”到“理想丰满”,自我完善固然重要,但它赖以生存与发展的外部政策与体制环境也必不可少,甚至是决定性的归根到底,这才是冯仑奔走呼号、孜孜以求的“高”处和“远”处,也是民营企业未来应致力的重要方向。
长久以来,段子迭出、亦庄亦谐的冯仑在企业圈内扮演的角色,已类似赵本山之于央视春晚,冯小刚之于电影贺岁档,大家对其出场亮相,总是充满期待,不乏遐想。2012年之初,本山大叔与小刚兄弟忽然双双失约,幸好我们还有老冯,还有他面对骨感现实的丰满理想。
马连鹏对本文亦有贡献。

铝道网】俗话说,“一个好汉三个帮”,脸谱网从哈佛大学的学生宿舍起步,成长壮大为拥有8亿用户的球较大社交网站,除了扎克伯格的个人天才,也离不开他的诸多助手。而在其中贡献较大的两位,就是前任总裁肖恩·帕克以及现任COO雪莉·桑德伯格。
脸谱网前总裁肖恩·帕克:叛逆鬼才
对脸谱网的发展历程来说,“硅谷鬼才”帕克的重要性怎么说都不为过。可以说,没有帕克,就不会有脸谱网的一统天下。他给初出茅庐的扎克伯格制定了努力方向,为脸谱网指明了发展战略。
和扎克伯格的阳光形象不同,帕克是个巨大争议的人物。他个人才华横溢,创业嗅觉绝佳,倾倒硅谷各界;但又生活声色犬马,性格喜怒多变,较后黯然离去。可以说,他是个开国辟疆的猛将,却绝非守业治国的好手。
和扎克伯格一样,帕克也是个电脑天才,才华相比毫不逊色。1979年,帕克出生于美国弗吉尼亚州的一个科学家家庭。帕克在16岁那年就一举成名,他故意入侵财富500强公司网站寻找系统漏洞,并非企图谋利,而是想证明自己的黑客才华。由于不知情的父亲拿走电脑导致IP地址泄露,帕克被联邦调查局抓了正着。
因为未成年,帕克并没有被判入狱,但这事确实影响了他的学业。勉强高中毕业后,帕克再也不愿意去上大学,而是开始了自己的创业之旅。1999年,20岁的帕克从东海岸只身跑到加州旧金山,和肖恩·范宁共同创办了音乐下载网站Napster。Napster成立靠前年就吸引了几千万用户,帕克一举成为了全球黑客的偶像。免费分享和下载音乐或许符合黑客精神,但却引发了唱片公司的愤慨与诉讼。而帕克却对法律风险毫无感觉,在多次发表不当言论后,他被合伙人一脚踢出了公司。
随后帕克又创办了第二家公司Plaxo,颇具创意地重新整合了通讯录服务。但帕克很快就管不住自己,他经常毫无缘故地消失多日,也经常将答应的事情忘得一干二净。创业伙伴和投资者忍无可忍,较后只能逼帕克走人。
2004年,帕克偶然发现刚刚起步的脸谱网,嗅觉敏锐的他立即判断出其中的巨大潜力,主动联系当时还在哈佛上学的扎克伯格,两人在纽约见面之后相见恨晚。当扎克伯格搬到硅谷后,又再次偶遇闲逛的帕克;扎克伯格随即邀请帕克加入脸谱网,出任了网站靠前任总裁。
帕克对脸谱网的社交前景充满信心,在网站早期发挥了难以估量的作用:是他以半威胁的态度逼迫犹豫的扎克伯格放弃学业,全职投入网站的迅猛增长;是他制定了有利融资结构,与风投基金寸土必争,确保扎克伯格在多次融资之后依旧牢牢掌控公司。
但在为脸谱网做出巨大贡献后,帕克依旧管不住自己的行为。他又经常无故消失,几乎不接电话,这让脸谱网的员工和投资者非常反感。2005年,帕克因为家中发现毒品再次被捕,在员工和投资者的压力下,帕克只能选择辞职。
虽然只在脸谱网工作了一年时间,但帕克实际上并未离开这家网站。他依旧持有脸谱网的大量股份,他和扎克伯格保持着极好私交,经常就网站发展提供自己的建议。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帕克是扎克伯格幕后的顾问。
离开脸谱网之后,帕克并没有消沉太久。他后来投资源自欧洲的音乐服务公司Spotify,推动Spotify借助脸谱网平台扩张市场。而他所持的脸谱网股权,如今也价值数十亿美元。
关于帕克的较新消息是,几个月前的一个晚上,他和扎克伯格在硅谷一个酒吧喝得大醉。因为Spotify登陆脸谱网的细节问题,或许是酒后失控,帕克和扎克伯格大吵大闹,较后不欢而散。
签单的时候,帕克潇洒多划了两个零,给出了5000美元的天价小费,几乎是女招待两个月的收入。这就是帕克,一个从不掩饰自我的性情中人。无论他在不在硅谷,这里总是流传着他的传说。

作者:匿名2847次浏览

作者:谭洪安2281次浏览

作者:郑峻2959次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