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亚迪销售人员大幅度膨胀,中国门窗企业的发展也面临压力

铝道网】在当下的门窗行业中,大大小小的门窗厂家数不胜数,企业发展程度参差不齐。随着形势的发展,必然有部分企业无法继续适应市场,遭到淘汰,而维持下来的企业,他们之间的竞争程度可想而知。
那么,中国门窗企业该怎样布局自己的市场渠道与生产工厂,去开拓属于自己更大的发展空间呢?
把自己的企业做大做强,固然是每个企业老总的心愿,但是,如何把企业做大做强,则是一道没有固定答案的课题,各人观点不一。日前,通过与嘉华建材有限公司陈金吉董事长的交流了解到,陈董十分强调企业工厂建设的重要性,且提出了自己一些观点。同时,还归纳了企业做强做大的几个共同原因。
事实上,对于门窗企业来说,要想在竞争中立于不败之地,必须走品牌之路。但是,在近两年的门窗行业发展中,越来越多的企业除了关注企业自身的软件建设外,还倾向于硬件建设——工厂建设。很多企业也认为,工厂建设对于门窗企业今后的持续发展必不可少,特别是对于那些已经做出口或即将做出口的企业来说,工厂建设之路必须要走。
当前,人们进入了一个新的知识经济时代,在这样一个快速变化的时代,社会知识和智力资本的需求化比任何一个时代都更为强烈,而市场之间的竞争也更为激烈,中国加入WTO之后,跨国公司也加紧了对中国市场和产业的渗透。这种国内竞争的国际化,使得产业的发展形势更为严峻。在这样一种大环境下,中国门窗企业的发展也面临压力。
以前“先招商,后奠基”的路子已行不通,现在奉行的是“打好根基,再谈招商”。没有实力与内涵的“作秀”,只能一时吸引众人眼光,不能经受时间考验。因此,对于企业来说,必须要先稳定后方力量——加强生产基地建设,创建良好的硬件条件,稳固的后线才是打胜仗之关键。

铝道网】塔塔集团(Tata Group)董事长拉坦•塔塔(Ratan
Tata)曾经表示:“如果你选择不参与,你就会错过相当规模的业务。”
人们已经撰写了很多文章讨论在印度开展业务的好处:低投入成本,丰富的劳动力,巨大的消费人群。但是,对另一个话题的讨论却比较少:通过扭曲规则、打通环节、突破道德界限,在印度的公司得以茁壮成长。腐败问题正在威胁印度政府的稳定,从体育、电信等行业曝光的丑闻涉及的总金额高达数十亿美元。在这样的背景下,跨国公司的管理者更要面对一个重要的问题:在印度取得商业成功是否必须付出道德成本?
继1991年财政改革后,印度的经济增长强势地迈入第三个10年。年增长率接近两位数,中产阶级在未来20年将翻8倍,移动用户多达8亿,这些经济亮点以及其他的印度因素改变了球商业格局。巨大的机会让世界各地的跨国企业竞相赶赴这片次大陆,以分享印度这个新兴的大蛋糕。联合国贸易与发展会议较近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印度已经取代美国成为跨国公司第二重要的外国直接投资目的地。
变通法则
然而,对很多跨国公司来说,想在印度市场小小地分一杯羹是很困难的。高盛印度(Goldman
Sachs
India)承认,迄今为止其印度业务的增长仍然缓慢,因为公司只与有较高道德标准的客户合作,以保护自己的声誉。世界第五大风力发电机制造商德国Enercon公司被迫放弃其5.66亿美元的合资项目,因为它受到当局恐吓,而且面对“政府唆使的盗窃行为”无法行使法律追索权。就连拉坦•塔塔也承认,他之所以没有成立一家国内航空公司,就是因为政府官员期望得到贿赂。
可以理解,进入印度的外国公司倍感挫折。2010年印度工商会联合会开展了一项广泛的调查,发现只有12%的外国公司对印度总体的法律框架和监管机制评价为“好”。此外,在实地操作便捷性问题上,只有14%的外国公司认为情况可以接受,而93%的外国公司认为办事程序上的延误是一个严重的问题。
捷特航空公司(Jet Airways)、麦肯锡公司(Mc Kinsey&
Company)等大公司的高管在讨论中表示,很明显在印度的成功需要一种独特的方法。各行业的管理者都认为,印度竞争力的核心在于变通方法这一概念,印度较大的房地产集团前首席执行官对它的定义是“找到通向你的奶酪的道路”。英国智库列格坦研究所(Legatum
Institute)的调查显示,81%接受调查的印度商人表示,变通方法是他们成功的关键。印度经济增长故事的基石恰恰在于这种运用一切必要手段进行的创新,就好比水总是寻找阻力较小的路径。
从容应对繁杂的官僚程序、落后的基础设施和混乱无序的环境需要独特的才能,而这种才能有时要求人们忽略西方的道德规范。在印度市场上,道德上值得商榷的情况随处可见,小到平常琐事大到惊天要案。当然,在民事层面从事日常业务时,桌子对面官僚的政府人员“照章收费”:付了钱就给你签名办事。然而,随着交易价值的上升,培养“互惠互利”的政治关系或许变得更重要。2011年早些时候,印度较高法院公布的谈话录音详细说明了印度国会议员、著名的权力经纪人阿马尔•辛格(Amar
Singh)是如何帮助一家大型大宗商品公司BajajHindusthanSugar修改政策,让这家公司获得授权以及解决法律违规行为。在录音中,辛格向他的客户说:“没有人能够像我这样帮你办事。只要我当权,无论你想要什么,我都能给你。”
变通方法在现代印度商界随处可见,而在发达的西方国家经济体却较为少见,这本身就很能说明问题。这种对比会让普通的读者想起吉卜林的名言:“东方是东方,西方是西方,两者永不交会。”这又呼应了一系列刻板印象:认为新兴的东方是不道德的,西方是道德的,发展中的市场和发达的市场之间存在一个三角洲,新兴市场要成为金融精英必须打破一个必要的屏障。
然而,现实可能远非如此。 文化背景及道德平衡
许多跨国公司的管理者可能会问,印度是否正在转向更“西方”的商业道德,还是已经达到静止状态?虽然大多数人都假定是前者,但是,认识印度文化的独特之处、理解其中的背景至关重要。
从历史上看,印度社会高度重视对集体的忠诚,例如某人所处的等级、村庄或家庭等。这使得印度形成了一种重视恩惠、友谊和宗族的文化,而这种文化与西方的利益冲突和纯粹任人唯贤观念是矛盾的。在一次调查中,印度政府官员明确表示,他们在做聘用决定时更看重的是忠诚度而不是能力,这反映了印度的社会风气。
此外,印度的文学史也大肆宣扬为了崇高的目标,可以使用不光彩的手段。较能代表印度文化和哲学精髓的三部作品有助于解释当前的商业格局:史诗《罗摩衍那》、《摩诃婆罗多》(Mahabarata)和经济学论文《政事论》(Arthshastra)。
在《罗摩衍那》和《摩诃婆罗多》两部著作中,为了达到目的,就连神都会采取欺骗手法和弄虚作假。在《摩诃婆罗多》中,奎师那神(Lord
Krishna)多次使用“卑劣”的方法打败对方军队,甚至鼓励主人翁Arjuna攻击并杀死了一个手无寸铁的对手。
此外,《政事论》经常被著名的政治家和商人公开引用以阐述其战略思想的基础。《政事论》的写作目的是向国王敬献治国之策、经济政策和军事战略。《政事论》主张,为了大众的利益,可以使用欺骗,有时甚至可以使用残暴手段。按照马克斯•韦伯(Max
Weber)的说法,和《政事论》相比,马基亚维利(Machiavelli)严酷的著作《君主论》简直是小巫见大巫。《政事论》讨论的话题包括“什么时候一个国家应该违反条约、侵略他国”、“什么时候杀害国内的对手是明智的”。
印度文化源远流长了3000多年,通过西方的道德视角看待印度文化似乎不妥。这两种文明有不同的起源,因此,可能有不同的道德平衡。

铝道网2008年,股神巴菲特的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通过“美中能源控股”斥资18亿港元,以8港元认购2.25亿股比亚迪增发的H股新股,相当于总股本的9.89%。受到股神的青睐,自然招来市场的热捧。于是比亚迪股票一路高涨,成为股民手中的香饽饽。
但天有不测之风云,2000年开始比亚迪股票就变得一蹶不振。2011年9月26日,比亚迪H股盘中跌破11港元,从2008年入股算来年化收益率仅有11%。2011年中报披露,比亚迪前六个月实现收入约215亿元人民币,同比下降11.4%;净利润2.75亿元人民币,同比下降88.63%;净资产收益率亦从13.82%巨降至1.43%。
2011年关于比亚迪的负面消息不断传来:为完成销售目标,比亚迪公司强压经销商库存,招来大批经销商的抵制。比亚迪销售人员大幅度膨胀,销售费用急剧膨胀,导致公司无力承受,开始大幅度财源。
比亚迪业绩大滑坡首先是受到汽车业务拖累。比亚迪80万辆的销售目标修正至60万辆却仍然没有完成。2011年上半年,汽车销量和销售额分别下降23.37%和26.51%。新能源汽车只闻雷声,不见雨点。投入巨资却难见效益。耗费巨资进入的新领域(IT代工,光伏产业)受世界宏观经济的影响倍受打击。比亚迪在内外交困的形势之下,在压缩部门;重新整合;采取了事业部独立经营,自负盈亏的经营策略力图摆脱困境,结局如何当拭目而待。
从比亚迪2011年大溃败中可以给我们一下启示:
1.规模的扩张就意味着企业价值的同步增长吗?
国内的企业家们都有一个老大的情结。在某一个行业销量做大,就能成为行业的老大。因此追求企业高速的增长是企业每天恒定的目标。“成为世界五百强企业”,“成为行业销量靠前的企业”成为众多企业奋斗的目标。似乎将企业打造成一艘航空母舰就永不沉没。但事实上每年都有巨型企业在经济的浪潮中沉没,福特企业的破产案惊动全世界。
比亚迪在2010年提出所谓的“三大产业群”;即汽车事业部,IT代工部,和新能源事业部。汽车事业部提出“四网千店百万台”,IT代工部门则声称要和富士康争夺代工市场,新能源事业部则强调太阳能利润率比贩毒还高。
但2011年却是汽车事业部销量下滑,代工部惨淡经营,新能源事业部遭受重创;比亚迪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危机之中。

作者:匿名1733次浏览

作者:匿名3140次浏览

作者:陈志平5844次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