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不确定性,Steve在大公司工作

铝道网】管理,是个老生常谈的话题,也是贯穿我们公司或企业生命的问题。管理存在于我们生活的每个角落,个人需要规划自己的职业或人生,有自己的目标和实现计划,这是个人管理;家庭需要管理,感情生活,物质目标,也可以小到柴米油盐,这也需要管理;公司或企业不论大小,也不论人多人少都需要规划、指导,这就是管理。通过正确的管理,会有健康的发展。
从古至今,很多的现实案例都给我们带来指导性的管理经验,管理,是个大话题,也有出色的的管理专家提出过不少的管理理论,同时也给我们广大的管理者带来困惑,到底该怎么管理?什么样的管理才有效?所以我们近些年又把这些困惑加以总结,出现“人性化”管理观念,人性化,是啊,以人为本,但这毕竟是个超模糊概念。所以我今天所要讲到的管理尽量的清晰化,但不具体化,清晰化是让大家明白我们到底该怎么去做;不具体化是因为管理没有方程式,具体问题还需具体分析,不能误导。
在我看来,针对不同的企业公司存在管理的三个阶段:义、管、理;下面就这三个字进行逐一解释。
义,此字的概念适用于刚起步的小型公司,大多数刚创业的小型公司人员有限,除了领导就几个具体工作人员,甚至就是几个合伙人,这种类型的公司不存在管理,不需要,也不能要。一旦盲目的使用了“管理”,那么谁管谁?谁理谁呢?也基本上就是你管不了谁,谁也不理你。在初始创业的小型公司关键的是要有“氛围”,能够让人有同甘苦共患难的决心,而这个决心来自于一个“义”字,也就是领导魅力,领导者就是“大哥”,为兄为长,你的任务就是带领弟兄们打江山,能够与弟兄们共甘苦共患难,就像三国里面的刘备或者水浒里面的宋江,他们就是靠一个“义”字,领导者的个人魅力,从一开始为数不多的几个人一直发展成一个有一定实力的有生力量。他们可以把命交给你的兄弟义气,试问,哪个小型公司的领导者能够做到?如果做不到,希望你考虑能找一个这样的人替你来“管理”。
管,此字的概念适用于中型企业公司,公司人员也有一定的数量,这里面有跟你一起打江山的兄弟们也有为了生或发展而投靠过来的,这种类型的公司就不能停留在“义”字上面了,但是不能丢了“魅力”,义字用的多了就会让人觉得假仁假义了,也会让人觉得跟着这样的山大王能有前途吗?鉴于,该类型公司以从一个小型的创业公司发展到一定规模的中型公司,人员变得有些复杂,公司面临更多的发展,公司内部规章制度还不完善,所以此时需要更多心思投入到“管”上。“管”,让人觉得有些生硬,但不得不管,管可以让以前的生死兄弟稍加收敛,认清自己的职责,可以让后来的员工更加信服。而此时较为难以管理的“弟兄”,虽说跟你一起出生入死过,但是如果在该阶段出现严重失误,也未免不可上演“挥泪斩马谡”,因为你们共同的目标是“发展”。
理,此字的概念适用于大型公司,人员众多,在行业内已经出类拔萃,此时如果想要公司具有持续的竞争力,在管理上靠的不是义也不是管,而是“理”,这个理字,对于管理者来说是动词,对员工来说是名词。管理者需要理清公司大大小小的头绪,领导与管理者还有员工共同制定一个“理”,而后让所有人来遵循这个“理”。对于大型公司来说你的义气不够用,管也管不过来。有人可能会说阶梯式的管正适用,但我觉得这并非上策,这样极容易出现监狱型的公司,让人不舒服。只要让大家共同面对一个“理”即可,这样在斩马谡时便可不必挥泪。
管理,是我们很多的管理者源源不断的谈资,他可能是在某个阶段出色的管理者,我们公司的决策者也应该注意公司在某个阶段适合选择什么样的人来进行管理,避免很多公司出现的“民怨”,对管理者不服。其实归根结底是我们如何抓住人心,要想抓住人心就要清楚自己所处的环境,就像一个人在饥饿的时候你给他一个包子,他会很感谢你,如果在他大鱼大肉的时候你给他一个包子,他可能会砸你。所以在进行管理的时候要实事求是,针对不同阶段采取不同的方式,而不要盲目去崇拜各种管理学说,别人的帽子不一定适合你的头。希望我所提出的这三个字会给你有所启发。

铝道网】2011年即将过去,我们迎来了充满不确定性的2012年。说不确定性,是球经济进入“迷失期”,欧债危机有蔓延之势,目前看不到解决的曙光,美国自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经济还未恢复,失业率依然高企。欧美经济危机的后果是欧美各国人民福利减少、收入不稳定,导致消费不振,其结果是直接影响了中国的出口。反观中国国内,自去年以来的通货膨胀让中国经济进入紧缩期,紧缩型的宏观调控政策让一大批企业资金紧张。内外受挤,中国相当部分企业的日子可想而知。
面对复杂糟糕的经济状况,企业惟有转型才有出路。国内电子商务龙头阿里巴巴近年来主要为外贸企业服务转向为国内消费者服务,在这方面马云的发展策略颇具前瞻性,以前的阿里巴巴主要为出口企业服务,是BtoB模式,而现在以BtoC模式经营的淘宝主要为内需服务,据说一天的营业额已达到20亿,可谓风生水起。
先说说出口企业的转型。对于主要以出口为主的企业来说,以前不需要考虑太多有关市场需求、销售渠道、产品设计等问题,因为市场在别人手里。现在要开发国内市场,你要了解消费者怎么想、产品终端在哪、销售通路怎么样,要怎么样打响品牌,竞争对手又是怎样做的,等等。把一个纯粹生产型企业转变成具备销售能力的综合性企业,这就是出口型企业的转型。
作为一个竞争情报服务人员,应该从中看到机会。因为市场营销FromEMKT.com.cn、树立品牌需要数据、信息的支撑,这正是竞争情报服务人员大显身手的时候。而且,在可以预计的10年内,都会有大批的出口型企业需要转型,因为中国依靠出口拉动经济增长的模式会逐渐改变,国内居民生活水平也会逐步提高,中国经济发展较终靠的是国内消费市场的大力发展。
对于一批在中国市场耕耘了二、三十年的企业来说,也面临着产业的升级和调整转型。这批企业是目前中国消费市场的主力军,比如家电、汽车、医药等行业。这些行业企业的特点是具备一定的品牌影响力,但缺乏核心技术,产品同质化严重,市场竞争激烈,利润率较低。这类企业的转型一是加大研发投入,提升局部技术,形成业内某些细分领域的技术领先和总体的讲究技术的企业形象,格力空调正是凭此而保持了业内领先地位;二是产业整合,通过投资收购等手法改变行业内竞争格局,从而达到提升总体竞争力目的。
产业链研究、研发调研、投资收购的尽职调查,等等,这些都是竞争情报服务的重要内容,我相信竞争情报在企业的转型升级中将发挥出极其重要的作用。
总之,中国经济需要转型,未来相当长时间内也都会属于转型期。对于企业来说,转型意味着开发新产品、投资新技术、进入新市场,而这些,都离不开竞争情报的支持。有效的竞争情报活动,可以减少企业在新产品新技术方面投入的盲目性,可以提高企业战略实施的成功率。所以我说,对于竞争情报行业来说,企业转型期的机会更多,竞争情报行业也会因此而得到更大的发展。

铝道网】每天4小时睡眠,隔天仍精力充沛,能够同时应对多项任务。没错,Steve就是微博上所说的“不眠精英”。这位风投董事总经理从事天使投资的方式有些特别:喜欢深入到中国学生中去,从中发现机会。
下一个扎克伯格来自中国
不久前的一个下午,在北京著名创业者聚集地——车库咖啡,Steve一连见了9个人,当然,他利用间隙时间抽了8根香烟。“我要让自己保持高度的注意力”,这个中年男人像孩子似的,尽量让自己尽快进入下一个谈话状态。这些人中,有事先约好了有备而来的,也有咖啡馆里看到他,随机挪步过来的。他们都兴致冲冲地向Steve介绍自己的点子或者正在进行的项目,希望得到Steve的建议,甚至是他的天使投资。
除了车库咖啡,这位泰乐琪风险投资公司(Trilogy
Ventures)董事总经理几乎每个月还会出现在北大、清华、北航、上海交大或浙大校园里,与学生们面对面,启发他们点燃创意火花,大胆尝试创业之路。这是他与众不同的天使投资方式。较近,他刚刚忙完自己策划的ChinaStars大学生创业孵化集中营。
在马不停蹄的各种会面、活动背后,Steve的初衷很简单:“中国学生面临的压力很大,无论是父母还是朋友,都希望他们毕业能够找一份像样的工作,拿着有竞争力的工资。各种舆论也迫使他们一门心思找工作。我就是要启发他们大胆尝试创业的路。”
T恤、卡其裤、球鞋、斜挎包似乎是50多岁的Steve的标配。每次,他都会先做一个简短的主题演讲,邀请几名创业成功青年讲述自己的创业故事。而较吸引大学生的还是后面的比赛环节——20个参赛学生上台用一分钟阐述自己的创意。两轮票选后,决出该场的较佳创意奖,并现场颁发3000元奖金。“很多学生都有想法、有点子,但他们不愿上台来讲。不过每场20人还是基本能保证的,有时还会超员。”参赛者由创业协会、校园各种社团等巡讲协办单位提前筛选产生。此外,这些社团或协会还负责宣传和前期准备工作。
“要做一个公司,首先要能够清晰表达自己的点子或想法,所以我们的比赛内容就是演讲”。Steve对这种形式颇感得意。比赛结束后,Steve又会被其他没能上台比赛的年轻人围个里外三层。不管多晚,他都会耐心听完较后一位学生的点子分享。
“伟大的点子可以改变我们的生活方式和思考方式。”他觉得,改变世界的微软、苹果、Google、Facebook都是学生创建的。他认为在下一个十年里,这些角色将由中国学生来扮演,他想成为他们的靠前个投资人。
创业者一定要坚持主见
Steve从一年多前开始了天使投资事业。在此之前,他是个地道的创业者。
上世纪90年代,Steve在大公司工作,几年努力下来已经坐到了副总裁位置。彼时,他的亲兄弟Peter
Bell已经在风险投资界崭露头角。对创意着迷、满脑子创业灵感的Steve终于放弃高管职位,远赴北欧成立了自己的靠前家公司,主营汽车部件设计业务。几年间,Steve的公司业务已覆盖欧洲主流汽车品牌。2002年回到美国后,他又开始了二次创业,这次还是在汽车行业摸爬滚打,主营汽车电脑控制系统的研发与销售。成功卖过一家公司,又做着创业公司老板,按理说,Steve大可满足。可兄弟Peter,那个从小一丝不苟、十分听话的孩子却在投资界赚得盆满钵满。相形之下,年少时狂放不羁、敢闯敢干的Steve虽然创立了两间公司,可成就感并不能与Peter同日而语,至少从物质上来看。
那段日子,Steve因工作原因去过印度,来过中国。繁华的上海改变了他美国人意识里的“第三世界”的观念,而北京的潘家园却让他萌生了在中国创业的想法。2006年,他的第三家公司在上海成立了。在上海城隍庙,Steve有几家固定合作商店。商业模式很简单:美国的妻子为买家提供在线视频场所,Steve在卖家店里架设在线视频设备,雇佣专人进行双方买卖的翻译。一台摄像机、几台MAC、一个翻译就能搞定一切。别小看这个业务,2008年,Steve还因此获得了美国著名基金的投资。
俗话说,投资方与企业的关系就像联姻,这段“婚姻”对Steve来讲却并不愉快。当时,投资方眼见Steve的公司虽然销售规模尚属不错,但为了追求更大销量,他们希望Steve投放大量广告,不要保守地还依靠口碑宣传。几轮争执下,Steve屈服了,这也是他较为后悔的事情——之后的金融危机彻底摧垮了这家公司。“创业者一定要有自己的主见,还要坚持。”这是Steve从自身经历总结出的经验。
又一次的偶然,Steve通过美国同事接触到了风险投资,也从弟弟Peter那里获取了些许感触。“同样的钱,在美国只能投一个项目,在中国就能投10家。”成本小,市场大,Steve轻而易举地找准了新的兴趣点。
不必是MBA,但要专注实干
在车库咖啡的短短一个下午里,Steve对每一个创业者都会问如下问题:项目特点是什么,怎么赚钱?目前团队几个人,人员构成怎样?如果在三个月拿不到投资,会怎么办?多久会实现你期望中的用户数?我能给你提供什么帮助?我有没有加你微博?不懂中文的Steve从创业者口中的字母简缩就能大致判断出意思,他还会针对每个人的情况给出建议。
截至目前,Steve已经投了近20个项目。从提供在线图片处理服务的土司网,到手机平台应用和游戏开发商iMouse。这其中,让他较引以为豪的就是国内较大的社会化分享到按钮提供商加网。这家网站通过提供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人人网、开心网、豆瓣等代码,帮助客户稳步提升流量和搜索引擎排名。12万家网站客户为加网带来了可观的收益,还让它得到了VC的青睐。
然而并不是所有项目都一帆风顺。不久前,他投资的两家公司由于迟迟未能吸引足够的客户而被迫关门。“有些我所投的公司在前期阶段根本没有产品市场,这点并不可怕,Google创建前搜索引擎市场也并不存在。我相信通过创业团队的努力,一到两年就能建立稳定的客户群。可如果两年都没有市场,那这个团队或者产品本身就一定有问题。”他强调说,“从团队来看,他们不必是MBA,但一定要是实干者。他们专注自己的产品,甚至睡觉做梦都在琢磨自己的产品”。的确,在中国,早期的天使投资人本身大多都有技术背景,他们更容易也更乐意帮助互联网技术领域的创业者。Steve同样喜欢这样的创业团队,愿意与年轻人打作一团,并孜孜不倦。就连他弟弟Peter也深感Steve在中国的变化:他情投入到了帮助创业者的事业中了。

作者:王大鹏2448次浏览

作者:黄引敏1872次浏览

作者:高佩妮1777次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