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的老板真正遇到了人才,却被投资人赶走

铝道网】“遇到几个创业者,在股权结构上,一开始就让投资人占了控股权,丧失了事业的控制权,公司做起来后,却被投资人赶走。创业,本来就是为了做自己命运的主宰,却把控制权拱手送人,不makesense。即使你不得不融资,也必须像京东刘强东那样,股份让多少都可以,但一定要保留投票权。”
新东方创始人之一、真格基金创始人徐小平在微博谈及创业股权问题如是说。

铝道网】“老兵不死,只是逐渐凋零”,美国二战名将麦克阿瑟在去职时,留下了这句名言。上周,IT界老兵、联想集团董事长柳传志宣布辞去公司董事长一职。这位67岁的老兵,将自己复出三年和创办联想二十多年当中的各种情愫,在半个小时的交班仪式里喷薄而出。退隐后的他将专心于联想集团母公司联想控股的各项投资业务。在卸任仪式上,柳传志思绪万千。
哽咽
11月2日晚上7点,在北京紫竹院桥西的香格里拉酒店一楼宴会厅,柳传志带着杨元庆等一众联想集团高管进入会场。在播放了一段由联想老员工录制的煽情VCR之后,柳传志走上台打开演讲稿。不过,就像以往柳氏讲演一贯的风格,柳传志更多的是即兴发挥。
柳一开始打了个比方,说有的人在嫁女儿的时候哭得稀里哗啦,自己在嫁女儿的时候没那样,反而高兴,因为女婿很能干,女儿也很愿意,脸上也放出光彩。柳传志以嫁女儿来比喻自己交班时候的心情,台下的杨元庆则微笑会意。
令人意外的是,柳传志在顺势谈到杨元庆、刘军(联想集团高级副总裁,负责联想集团移动互联业务)等一批得力干将的时候,一度哽咽,几欲落泪,感慨道,企业培养一员大将,真的不知道要经历多少磨难。
在老联想人的印象中,平日里虽然温情,但是在外人面前一向刚毅的柳传志很少在公开场合如此感情流露。为数不多的类似情况,一次是出现在早年就企业发展方向上,与联想元老倪光南分道扬镳;还有一次就是被海军医院的医生告知,自己手下的联想高管个个都落下一身毛病,柳传志回公司后立即召集开会,“眼眶里转着眼泪”告诫众人要注意身体。
欣喜
虽然柳传志的哽咽是说到了自己带年轻人时候的艰辛,情到浓处,但是其中也肯定包含着自己对联想集团以及这帮弟子的不舍。毕竟,从1984年以40岁的年纪在北京中关村一间20平米的平房里创办联想,经过27年把联想集团带到球第二大PC厂商的位置,期间的辛酸可想而知。但在那天交班的时候,从进场到离席,柳传志一直红光满面,除了发言期间的哽咽插曲之外,脸上更多的是欣喜。
事实上,以临危复出之后三年间联想集团的业绩来讲,柳传志算得上是功成身退。因为企业创始人中途复出拯救公司,有成功的,像苹果的乔布斯、戴尔电脑的戴尔等,但更多的是失败,比如Gateway的瓦特、雅虎的杨致远还有四川长虹(600839,股吧)的倪润峰等等。而柳传志交出的成绩单,让人不得不信服“老将出马,一个顶俩”。在2009年2月份柳传志宣布复出时,联想集团巨亏9700万美元,按照董事会当时的看法,联想集团已站在了悬崖边上,退无可退。
柳传志在美国开完董事会领命飞回国内,立即大刀阔斧地着手联想集团组织架构的重组,让包括陈绍鹏、刘军、王晓岩在内的,于2005年随着联想收购IBM旗下PC业务之后逐渐淡出的一干老联想重回公司权力核心,并且用自己的“班子理论”重新捏合联想集团的中外高管,重拾公司执行力。就在短短的半年之内,柳传志便使得联想集团扭亏为盈,并且在此后实现连续8个季度的业绩增长,保持盈利至今。
希冀
虽然柳传志在复出后之于联想集团的作用有目共睹,但是每当谈及,柳传志总是更愿意抬出杨元庆。“应该说复出了以后,能够有这么好的业绩,也是联想集团在杨元庆管理层的领导下,对行业有深刻的了解。只不过以前没有机会充分发挥。不是我一时怎么样,是我们大家多年的共同积淀。”如此铺陈可谓用心良苦。
为了再一次顺利地将联想集团的权杖交到杨元庆手中,柳传志还做了多重伏笔,从促成杨元庆借贷巨资购买联想集团8%的股份,到数次出面宣布联想集团收购IBM旗下PC业务成功,再到调离联想集团高级副总裁陈绍鹏,较后选择在联想集团公布一份靓丽财报数据的时候将杨元庆再次推向前台。而就在上周三的交班仪式上,柳传志送给杨元庆一座木雕,是一只雄鹰展翅腾飞状,柳传志在底座上提笔写上,“希望联想集团在杨元庆的领导下越飞越高,飞到全世界都看得到的地方。”末了,柳传志又补一句,“联想现在确实是越过了一座又一座的山峰,但是现在我们回过头来看,原来我们越过的都是丘陵,在我们的前面才是真正的山峰。元庆一定能够带领大家越过。”殷殷希冀之情溢于言表。
憧憬
把联想集团交给杨元庆后,柳传志也许还是闲不下来,暂时还不能憧憬自己的退休生活。柳传志之前曾私下透露,自己平常的放松活动就是去打打高尔夫,但即使在高尔夫球场上也改不了“江湖仇杀”争强好胜的脾气,总是要跟四通的老板段永基等老伙比一比球技,输了就闷头再练,赢了就满世界宣传。而在交班那天,柳传志给自己在联想集团的生涯打了分,给自己打了98.95分,给杨元庆则送上99.99分。执拗的柳传志说过,“联想就是我的命”,也许剩下的1.05分,老头会在联想控股上找回来。
现在的柳传志经常奔波于全国各地,为联想控股挑选考察投资项目。根据上月底联想控股发行29亿元企业债时向监管部门提交的文件显示,联想控股目前投资的企业已经多达50家,囊括了银行、保险、证券、基金、信托等金融机构,以及旅游、通信、农业、房地产等行业领域。柳传志表示要在三到五年内把联想控股带到香港上市。联想控股正在向国内优质控股财团开拔,所以对于柳传志来说,虽然退居二线,但依然难说再见。

铝道网】2011的秋天对于中国制造企业来讲,格外寒冷,鞋佬“跳楼”、“跑路”的各类消息,像风一样,穿梭在神州大地。表面看,鞋佬“跳楼”、“跑路”都是“用工荒”、钱荒、原材料涨价、利润低惹的祸,但探究下去,都是“人”出了问题,可以说,缺乏高素质人才一直是中国传统制造企业的短板所在。
诚然,每一个老板都懂得人才在企业的重要性,有的在苦苦寻觅,有的用重金聘请,但是,有的老板真正遇到了人才,也不知道珍惜,轻易地与人才擦肩而过。这种现象让我们想起了一个成语故事——《叶公好龙》。
有个叫叶子高的人,自称叶公,总向人吹嘘自己是如何如何喜欢龙。他在衣带钩上画着龙,在酒具上刻着龙,他的房屋卧室凡是雕刻花纹的地方也都雕刻着龙。天上的真龙知道叶子高是如此喜欢龙,很是感动。一天,真龙降落到叶子高的家里,它把头伸进窗户里探望,把尾巴拖在厅堂上。叶公见了,吓得脸都变了颜色,惊恐万状,回头就跑。天龙感到莫名其妙,很是失望。其实那叶公并非真的喜欢龙,只不过是形式上、口头上喜欢罢了。
这是子张讽刺鲁哀公所谓的“爱才”所讲的故事。“叶公好龙,好其是而非者。”清·梁启超在《敬告国人之误解宪政者》上早有解释,企业老板别学鲁哀公。
目前中国个别老板犹如鲁哀公和那位叶公,天天把爱人才、用人才、惜人才放到口上。但真正遇到了人才,就把人才当蠢才、奴才用,根本谈不上以人为本。一位鞋企老板告诉笔者谭儒,自己虽然文化低,但对人才极为敏感,善于识才,可就是无法驾驭人才。所以他一方面对高素质人才的需求如饥似渴,一方面又不能放手让人才干事,事必躬亲,自己过得很累。
笔者谭儒在东莞、温州、晋江、成都采访时发现,一些传统制造业老板虽然也讲人才是靠前生产力,但看他的经营就知道,他只重视引进先进技术来扩大产品生产,一心关注成本、利润等现实问题,并不愿真正地使用人才。在传统制造业,真正的人才并不多见,你夺我抢的人才往往局限于营销、设计和管理,那些像三国中军师一样的策划人才一般不会被重视的。为什么?因为能多出几双鞋,设计几个样式老板能看得见,所谓的高瞻远瞩的战略摸不着看不见,老板感觉很“虚”,便置之不理,这也是目前传统制造业缺少崭新的发展理念的原因。可以想象,企业没有“军师”,即便有了专利成果、运营体系,也会缺少发展理念这个核心元素。缺失发展的核心元素,传统制造业怎么能快速实现转型升级呢?
在“低成本扩张”时代远去的今天,人才是传统制造业确立企业竞争优势、躲避危机的关键因素,所以,中国制造企业要转型升级,必须要有人才。在此,笔者谭儒祝愿中国企业家别学叶公,真正做到识才、爱才、用才、惜才。

作者:匿名1962次浏览

作者:祝剑禾1811次浏览

作者:匿名2577次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