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宁特钢要实现一年扭亏、两年脱困、三年腾飞,中金协怎样引领钢铁电商发展

  曾经产能严重过剩的钢铁行业,其业绩其实比想象中更好。  截至3月16日,已有9家钢铁上市公司披露了2018年年报,营收与净利润实现双增长的已有8家。17家钢铁行业上市公司披露了2018年业绩预告,业绩预喜的公司已有16家。  其中,民营钢铁巨头沙钢股份2018年实现营收147.12亿元,同比增长18.51%;净利润11.77亿元,同比增长67%。  方大特钢2018年实现营收172.86亿元,同比增长23.96%;实现净利润29.27亿元,同比增长15.26%。  三钢闽光2018年实现营收362.48亿元,同比增长14.4%;实现净利润65.06亿元,同比增长20.03%。  油管行业制造商常宝股份2018年实现营收53.81亿元,同比增长53.98%;净利润4.85亿元,同比增长更是达到237.30%。  此外,大冶特钢、金洲管道、永兴特钢、久立特材等钢铁上市公司2018年全年业绩也保持了较好增长。净利出现下滑的企业很少,凌钢股份2018年实现营收207.77亿元,同比增长15.5%;但净利润11.97亿元,同比小幅下滑0.78%。  在17家钢铁上市公司披露的2018年业绩预告中,业绩预喜的有16家。其中,酒钢宏兴、重庆钢铁、新钢股份、河钢股份等预计2018年全年净利润同比翻番;华菱钢铁、新兴铸管、柳钢股份等有望同比增长达到50%以上。  一些钢铁行业巨头宝钢股份、鞍钢股份、马钢股份、安阳钢铁、包钢股份等2018年全年业绩均有望继续实现稳定增长。  央企钢铁巨头鞍钢股份业绩预告显示,预计2018年利润总额100亿元,同比增长58.40%;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78亿元,同比增长17.51%。“钢铁航母”宝钢股份业绩预增公告显示,预计2018年度实现净利润将同比增加8%到12%。红星发现,宝钢股份上年同期净利润为191.7亿元,这意味着宝钢股份2018年度净利润将突破200亿元,创下历史新高。  近几年钢铁行业去产能成效显著,相关上市公司盈利能力普遍增强。从各家钢铁上市公司的年报也发现,盈利状况改善主要受益于国家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打击地条钢、环保督查等。同时,大基建、房地产、制造业持续景气,为钢铁行业提供了良好的市场需求环境。  从已披露2018年年报或业绩快报、业绩预告的26家公司统计发现,2018年实现净利润上限在914.76亿元,下限在837.25亿元。即使从盈利下限对比,就已经超过2017年全部钢铁行业上市公司净利润788.55亿元。这显示,2018年钢铁上市公司实现净利润将超过2017年,有望再创历史新高。

  当钢铁电商经历了被狂热追捧、大把大把“烧钱”的时代,其功能和作用现已不再令业界迷醉,所带来的更非一次“颠覆式革命”。  中国金属材料流通协会(下称“中金协”)副会长兼秘书长陈雷鸣说:“这两年,钢铁电商有了一个根本性的变化。尤其2017年是逐步回归理性的发展期。2018年,钢铁电商企业出现了非常明显的分化和淘汰。而2019年,钢铁电商将走进发展的新时代。”  他告诉经济观察报,在经历了“热电商、冷思考”之后,大家变得理性多了,起码不那么疯狂了,能更加理性看待电商的作用,没有那么多资金介入了。而且对其界定也没有过去那么狭隘,变的很宽泛,这也是其发展过程中的一种新业态。  在他眼里,钢铁电商只是基于“钢铁+互联网”的一个工具,不能过分夸大功能而忽略其植根产业链和服务产业链的根本。就如同高速公路,并不适合每家都去建,完全可借助其它公路达到目的。  而就在四五年前,当整个钢铁行业身处严冬、找不到方向,没有出路的时候,几乎所有钢厂都认为只有电商能一下子把行业带出困境。于是,电商成为了一棵救命稻草,功能被无形夸大。2014、2015年,钢铁电商迎来集中爆发期。  1992年成立至今,中金协已历时27年。作为现任中金协副会长兼秘书长的陈雷鸣,自2006年步入钢铁行业以来,已有13年时间。近日,经济观察报对他进行了一次专访,以他的视角来观察当今中国钢铁电商的发展。  |访谈|  经济观察报:去年钢铁电商经历了什么?  陈雷鸣:2018年,是钢铁电商非常明显的分化淘汰期。第一,该定位的定好位了,各自专注在某一两个特色板块,提供优势服务;第二,好的越来越好,不好的渐渐退出,甚至销声匿迹了;第三,有的已变成贸易商,或转型其它。也就是说,去年钢铁电商一方面是在分化,另一方面在淘汰,加速洗牌。  钢铁电商应该是能整合上游资源和下游需求的,但现在功能出现分化,有的以信息服务为主,有的以互联网金融为主,有的甚至除了钢铁外还波及到生活资料。但由于各个钢铁电商企业背景不一,体量、布局及模式有所不同,各自打法和套路也不一样,不能一概而论。  有种说法是,钢厂不赚钱时会依托电商,赚钱时就冷了电商。这有一定道理。因为钢厂大赚,就不会过分依赖钢铁电商渠道做销售。其次,很多电商平台往下游产业链的延伸服务功能达不到钢厂要求,再加上很多钢厂也在做平台。这自然会对中间环节电商平台造成影响。  去年,钢铁电商企业还是比较平和的。因为平台早已建好,该盈利的盈利了,该淘汰的淘汰了,该转型的转型了。大家没那么急功近利了。经过几年发展,大家包括钢厂对电商的看法也更加理性。  不过仍有个偏见:原来钢铁电商号称300多家(实际上真正具备电商要素功能的也有一百多家),去年淘汰了不少,很多人认为钢铁电商不行了。其实并非如此,而是平台进入了理性发展期。整体来看,政策利好仍在释放,钢铁行业发展形势还是不错的,电商也必然成为其中的受益者。  经济观察报:预计2019年钢铁电商会怎样发展?  陈雷鸣:2019,钢铁电商将走进一个发展的新时代。我称之为“新电商、新融合、新赋能”时代。  前几年,电商平台进行了功能开发和建设,走过了平台打造期。现在已经步入产业互联网时代,正在深度融进钢铁产业链的上中下游。这是很明显的一个特征。况且,在经历了这一轮分化淘汰后,能活下来的基本都找到了位置。下一步更重要的是如何更好融进实体经济,真正成为产业链的一部分,赋能钢铁产业实现高质量发展。  钢铁现代产业链的构建,只有融进去,成为其中一环,才能更好生存下去,而非以往纯贸易商式的简单买卖。所以钢铁电商与产业互联网的深度融合就至关重要。  2019年,行业正在走进新融合时代。电商在整个钢铁产业链中的用途越来越广泛和深入。而且大家不再关注平台的打造以及到底是谁家的了,而是将其看成了一种工具。  电商就如同一把“宝剑”,武林高手用得好,就会如虎添翼。从传统钢贸到新型电商,就是一个由“木棍”变“宝剑”的过程。未来,钢铁电商在助力产业实现高质量发展的过程中,作用会越来越大。  经济观察报:未来将如何洗牌?  陈雷鸣:未来存活下来的综合性第三方钢铁电商企业可能仅是个位数,但不排除地方区域性平台和垂直电商平台,它们有一定生存空间。尽管如此,数量肯定不会多,不排除它们与大型平台合作,也有可能进行整合和兼并,整个行业变的更加集中。  不过,目前这种区域性钢铁电商平台不太多,也不太好发展。这部分主要是指第三方的区域性平台。  中国钢铁电商做的比较好的应该是欧冶云商,在其大的布局完成后,前景看好。尤其是在钢厂主导下,凭借多种优势整合下游,会更有利。但贸易商的电商平台要整合就难很多,因为本身资金、能力有限,往上缺乏资源、往下抓不住需求,银行又不给贷款,或贷的很少。  未来两年,钢铁电商还不能完成洗牌。相互整合会比较艰难,或者说不会那么快,起码两年内在全国形成三足鼎立的局面还不太容易。  因为整合小的钢铁电商也需要一个过程,单纯靠市场机制退出会更缓慢。一方面,小的区域性钢铁电商平台可能会继续靠自身实力,照样存活下去;另一方面,大的电商平台服务功能延伸也是一个问题,这取决于其发展实力,比如资金、技术和服务等能否覆盖到这些地方。  应该说,未来三到五年有可能完成洗牌。  从长远来看,整个行业还是要沿着高质量发展之路向前走的。钢铁产量肯定会有所控制,也就不需要那么多的电商平台,不仅如此,贸易商也会逐步减少。这对钢铁电商将会是一个严峻的考验。未来大家都不再谈论钢铁电商了,它就成功了。当然要走到这一步,还需要几年时间。  经济观察报:中金协怎样引领钢铁电商发展?  陈雷鸣:2015年7月,我们与五矿、天物大宗、欧冶云商等十几家钢企、电商平台召开筹备会,大家一致认为成立钢铁电商专委会的路子是对的,同年12月在北京正式挂牌。  首先,中金协钢铁电商专委会要走在前面,第一,聚焦如何服务整个产业链,引领行业深度整合、融合发展。  第二,我们联合多家钢铁电商成立了区块链联盟。2017年,我们就启动了这方面研究工作。目前,正在打造一个“互联网+区块链+大数据+钢铁产业”模式。  这是钢铁电商和实体经济未来的一个非常好的结合点。我们应用区块链技术,利用互联网功能,为钢铁产业实体经济在风险防控、信用建设、大数据研究等方面,提供助力。同时,我们通过大数据研究来进一步指导行业发展。  下一步,我们要把钢铁区块链这个平台建设好,加快对其主要功能的研究,这是我们一个比较大的动作。2019年会在这方面进一步发力。对整个行业发展来说,应该是意义很大。

中国冶金报中国钢铁新闻网记者 张垚 李倩
报道3月7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参加青海代表团审议,认真听取了代表发言,并就代表提出的建议进行了解答和指导,对全国人大代表,西宁特殊钢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张永利提出的“支持特钢发展”的建议给予了肯定,同时肯定了西宁特钢的布局、战略地位、区域地位,以及西宁特钢“愈压愈刚、愈困愈勇”的企业精神,高度认可了西宁特钢依靠自身努力进行转型升级的做法,建议其创新机制,积极推进债转股。李克强指出,特钢是实现高质量发展的前提和保障,国家要从政策上给特钢企业以支持,鼓励其发展……3月8日,张永利在接受《中国冶金报》记者采访时,复述了总理对特钢行业的支持。▲图为张永利代表(姚翰昇摄影)//特钢的市场价格与其价值并不相称//对于当前特钢行业的现状,张永利指出:特钢作为钢铁产业中的优势产品,目前我国的产量不高,每年都要从国外进口大量的特钢产品。2017年我国特钢产量为3300万吨,占钢产量的4%;2018年产量为4000万吨,占钢产量的4.3%左右。反观发达国家,特钢产量占总产量的20%以上,如日本高达25%。普钢产能过剩,特钢产能尚未过剩。当前,钢铁去产能虽然覆盖整个钢铁行业,但实际上,普钢产能过剩,而特钢无论是从产量,还是从质量上来看,都与当前发展需求有一定差距。特钢的市场价格尚未体现其市场价值。特钢对炼钢工艺以及其他生产环节均有较高的要求,因此,特钢成本远高于普钢成本,但特钢的市场价格尚未体现其市场价值。目前我国制造业还不是很发达,无法产生更多对特钢等高端材料的需求,因此特钢的市场价值尚未得到充分体现。在这种情况下,很多特钢企业为了生存,开始“特转普”,即大量生产特钢产品中的“大众产品”。张永利认为,这不是特钢行业应该出现的局面。//呼吁大力支持我国特钢行业发展//“实现制造业高质量发展,材料是保障。从钢铁行业来看,高质量发展就是改变传统的竞争模式,就要干一些别人干不了的事,生产一些满足中国制造业发展需求的高质量钢材,如特钢。”张永利指出。“在钢铁行业去产能过程中,特钢领域未被分割出来。因此,特钢企业在贷款政策等方面受到一定限制,享受到的优惠也有限。”张永利的话语中透露出些许无奈和不甘心。张永利表示,目前特钢企业吨钢财务费用较高,是因为“特钢被制造出来,更多的是为了满足国家高端制造的需要,较少的是因其商品属性而使企业盈利”。因此,张永利呼吁,国家层面和各级政府应大力支持我国特钢行业发展,例如银行降低贷款利率、政府适当增加财政补贴、纠正社会认知(把特钢从过剩产能的“大盘”中剥除)、减少特钢企业的税费、降低特钢企业债转股的难度等。//扭亏脱困,力争实现三年腾飞//张永利介绍,近年来,西宁特钢投资120亿元,大力推进淘汰落后产能、全面转型升级、环保设备改造等工作,为我国航空航天领域提供了高精尖的材料,成为了兵器集团的优秀供应商,形成了独具特色的发展模式,实现了“脱胎换骨”。“由于转型升级推进得比较晚、投资非常大,又普遍存在‘短贷长投’(将从银行借来的流动资金借款当作固定资产使用)的情况,近年来,西宁特钢和国内很多特钢企业发展都很困难。”张永利指出,为打赢扭亏脱困“翻身仗”,西宁特钢采取了很多措施:一是全面坚持党的领导,重塑西宁特钢新气象、新面貌;二是全面压缩机构和人员编制,推进精干高效运行;三是全面改革薪酬体系,适应市场机制,激发员工活力;四是全面改革市场开发与营销体制,提升市场开拓能力;五是全面推进高位生产组织,凸显规模效益,优化品种结构;六是全面推进股权运作和资源整合,改善资产结构;七是全面拓宽融资渠道,降低融资成本;八是全面推进管理升级;九是聚焦主线挖潜增效;十是全面加强安全环保工作,致力生态绿色发展。目前,西宁特钢相关子公司的债转股工作已经实施。“下一步,西宁特钢要实现一年扭亏、两年脱困、三年腾飞。”张永利这样描述西宁特钢的“三部曲”战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