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龙集团全年产钢2788万吨,不管是西钢集团还是西宁特钢

  传承4号高炉取出的希望之火,燃起马钢新时代发展的梦想之光,2月23日14时18分,二铁总厂1号高炉点火开炉,约17个小时后,于2月24日8时10分顺利出铁。经过为期136天的大修改造,1号高炉实现了“脱胎换骨”、全面升级,将再次扬帆起航,为马钢的结构调整、转型升级贡献更大的力量,谱写新的篇章。  中冶华天领导田野、李惠莹、王建国、陈延贵,马钢集团公司领导丁毅、钱海帆、任天宝,股份公司经营层成员田俊、伏明、黄发元、杜松林为1号高炉点火。马钢相关部门、二级单位领导和参战单位代表共同见证了这一振奋人心的时刻。  1号高炉大修改造工程自2018年10月10日开工以来,在公司正确领导和相关部门关心支持下,通过项目指挥部与总包单位、各建设单位的共同努力,圆满完成各项预定任务。该项目主体由中冶华天总包,水渣工程由马钢设计院总包,设计年产炼钢铁水207万吨。以“先进、实用、可靠、成熟、环保”为原则,采用精料、高风温、高压、高富氧、大喷煤等先进的冶炼工艺及相应的技术装备,总体工艺装备水平达到国内同类型高炉的先进水平。在此次1号高炉大修改造工程中,采用了多种新工法、新工艺、新装备,炉底冷却水管到炉顶钢圈法兰全部改造性更换;高炉净化水冷却系统改为软水冷却系统,延长冷却壁寿命,节能降耗;出铁场平坦化及风口平台改造,改善和美化炉前作业环境;炉顶除上下阀箱、齿轮箱外,其余设备全部更新;增设均排压煤气回收和炉顶除尘设施;新增槽下、炉前、热风液压站,实现全系统液压升级;高炉煤气湿法除尘改造为全干法布袋除尘,新增旋风除尘,并将TRT更新改造为全干式TRT,提高发电量;喷煤新增3号制粉系统,实现4座高炉集中控制与管理,降低原煤运转和煤粉加工成本。  在大家热切的期盼中,在整洁的风口平台上,马钢股份公司总经理钱海帆高声宣布:“二铁总厂1号高炉正式点火开炉!”炉内激情的火焰熊熊升腾,现场掌声如潮。  1号高炉点火开炉后,丁毅、钱海帆等马钢领导和田野等随即赶到中控室,第一时间了解运行情况。改造后的1号高炉中控室宽敞明亮,二十多台电脑一字排开,职工们正紧张地进行着各道工序操作。参加点火仪式的领导与参战人员代表共同观看了1号高炉大修改造工程宣传片,共同回顾这段刻骨铭心的历程。  在随后召开的座谈会中,马钢集团公司总经理、股份公司董事长丁毅表示,1号高炉实施大修改造,对马钢实现创新驱动发展战略、加快企业转型升级步伐、提升马钢高炉装备水平、拓展降本增效空间具有重大意义,将有力缓解当前铁水资源紧张的局面。当前市场形势较为严峻,他希望1号高炉点火开炉后,快速达产、达效,进一步提升经济指标、降低综合能耗;铁前系统要认真总结经验、建立模型,为各高炉大修创造有利条件,续写马钢大高炉稳定顺行的新辉煌,为马钢打造“效益、效率”双引擎奠定坚实基础。  中冶华天董事长田野表示,1号高炉大修改造是我们为马钢打造的重点工程项目,双方紧密配合、共克时艰,保质保量完成了大修改造各项任务。今后我们将持续为马钢做好各项服务,希望双方能够继续深化合作、互利共赢。  23日上午,二铁总厂还举行了1号高炉大修取火种和火种交接仪式。取火种仪式上,二铁总厂领导和职工代表举起右手握拳,重温入党誓词。随后,全体成员在4号高炉炉前集合,采集开炉火种,并按照预定路线进行火种传递,在参加火种传递人员集体宣誓马钢职工誓词声中,将火种送至风口平台。  2月24日8时10分,成功点火开炉约17小时后,1号高炉按计划顺利出铁。

    来源: | 2019-02-23 10:15
|作者:王金龙  2018年,钢铁行业延续了2017年的盈利趋势。根据国家发改委公布的数据显示,2018年,钢铁行业实现利润4704亿元,比上年增长39.3%。  相比之下,西宁特殊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西宁特钢”,600117.SH)则多少有些尴尬,2018年,该公司预计亏损18亿元至24亿元。而截至2月22日,在已公告年度业绩预告的钢铁上市公司中,西宁特钢是少有的预亏企业。  2月21日,西宁特钢方面向《中国经营报》回应表示,业绩亏损主要是基于采购成本升高以及环保升级改造、化解过剩产能即淘汰落后产能多方面原因所致,详细情况以公告为主。  了解到,在亏损的情况下,西宁特钢正计划处置多项资产。公告显示,西宁特钢将转让所持有的下属全资子公司——青海西钢矿冶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矿冶公司”)部分股权,其中51%股权转让给西宁特钢控股股东西钢集团,19.5%股权在青海产权交易市场公开转让。  “逆势”巨亏  西宁特钢没有能够像其他钢铁企业一样在2018年持续盈利,而是预亏损18亿元~24亿元,此业绩或将使得西宁特钢成为33家上市钢企中的“亏损王”。  值得注意的是,虽然西宁特钢预告全年亏损,但是在2018年上半年尚且实现归母净利润1257万元,亏损主要是源于2018年下半年。  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西宁特钢在2018年下半年由盈转亏,且亏损规模迅速扩大?  对此,西宁特钢在回复上交所的问询函中解释称,主要源于钢材价格下降、销售成本上升以及固定资产报废处置导致效益下滑;至于亏损迅速规模扩大的原因,其解释称,2018年下半年以来,钢材销售价格受市场影响逐步回落,特别是2018年11月份螺纹钢价格下跌约1000元/吨。但公司为了保持市场占有率,销售规模较上半年增加1.72万吨,生产、销售稳定,未发生重大变化。  “的确,在2018年11月,因为环保政策的变化,螺纹钢以及整个黑色系价格有所下降,在一定程度上挤占了利润空间,但是钢企亏损者并不多。”钢贸商杨勇(化名)直言,为了保证市场占有率在亏损的情况下扩大销售规模,这不符合常理。  梳理发现,西宁特钢近年来日子并不好过,即便是钢价不断上涨的2017年,扣非净利润仍处于亏损状态。  实际上,自2012年以来,西宁特钢扣非净利润已连续6年亏损。伴随钢价回暖,西宁特钢业绩仍未迎来较大起色,截至2018年三季度末,西宁特钢扣非净利润亏损近6亿元,毛利率下滑至7.22%,为近几年来最低水平。  从历年财务数据分析来看,西宁特钢已经连续6年扣非净利润为亏损。从2012年~2017年,其扣非净利润分别为-421.86万元、-4249.8万元、-5660.42万元、-16.18亿元、-3.59亿元、-6.84亿元,整体呈扩大趋势。  “扣非净利润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公司主业发展情况,显然西宁特钢在钢铁行业的路是越走越窄了。”据杨勇表示,西宁特钢曾经除了是中国西部地区最大的资源型特殊钢生产基地,亦是国家军工产品配套企业。曾经荣获中国首次载人交会对接任务天宫一号、神州九号和长征二号F研制配套物资供应商、中国航天突出贡献供应商、0910工程突出贡献奖、冶金产品实物质量金杯奖等190多个省部级以上荣誉称号。但是现在似乎没落了。  “售后回租”融资  由于西宁特钢发布的2018年年度业绩预告巨亏,债券信用评级机构联合信用评级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联合评级”)将西宁钢铁的长期信用等级,及“11西钢债”“12西钢债”的债项信用等级列入信用评级观察名单。  “事实上,不管是西钢集团还是西宁特钢,近年来财务压力一直都很大。”青海省国资委一位政府人士向坦言,“西钢集团如果不做调整,未来会更加艰难。”  梳理西宁特钢公开财务数据发现,近年来该公司的负债居高不下,2016及2017年,西宁特钢资产负债率分别达86.73%、84.74%;西钢集团亦如此,截至2018年3月底,资产负债率为86.58%。  在此之前,西宁特钢曾广开“钱路”。2014年1月4日,西宁特钢曾与皖江金融租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皖江租赁”)签订编号为【WJ2014010480201】的租赁合同,合作方式为售后租回,即前者将正在使用中的生产设备在不进行实物交割的情况下,以5亿元的价格转让给后者,然后在5年内分20期向后者偿付租金,每期租金为2941.08万元。租赁期满后,前者有权以1000元名义价格将出租设备的所有权收购。  另外,按照租赁合同约定,西宁特钢每年还需支付500万元财务顾问费,5年合计费用为2500万元,且为起租日起一次性支付。  这意味着,西宁特钢向皖江租赁融资5亿元,事实上只获得了4.75亿元,且在5年里支付利息等财务费用达1.13亿元。  西宁特钢通过“售后回租”的方式获得资金,并非单单只与皖江租赁这一个企业交易。在2017年7月25日、12月31日,西宁特钢还曾先后与中航国际租赁有限公司、河北金融租金有限公司分别签订了2亿元的金融租赁合同,合作方式均是将现有的设备在不进行实物交割的情况下转让给租赁公司,再以付息以及手续费的形式进行回租。  对此,有商业银行业人士向表示,钢铁企业发展需要大量资金支持,一般会寻求银行合作,只有在银行不愿意贷款的情况下才找金融租赁公司,因为商业银行的贷款利率较低,1至5年(含5年)贷款年利率约为4.75%,5年以上贷款利率约为4.9%,而如果按照上述融资租赁获资金4.75亿元,5年付息等费用1.13亿元计算,其年利率已经超过7%。  内部“消化”腾挪资产  在业绩巨亏,信用评级被下调的背景下,西宁特钢正通过处置资产改变困局。  2019年2月21日,西宁特钢公告表示,向西钢集团转让所持有的下属全资子公司——矿冶公司51%股权,另外,在青海省产权交易市场公开挂牌转让所持有的矿冶公司19.5%股权,本次合计转让所持有的矿冶公司股权为70.5%,其中转让给西钢集团51%股权事宜构成关联交易。  对于上述子公司股权转让原因,西宁特钢解释称,为有效改善公司经营局面,本着“精干主业”的发展原则,拟适度调整产业结构,以便进一步集中财力、物力、人力做精做强特钢主业。  据公告显示,经瑞华会计师事务所审计并出具的审计报告显示,截至
2018 年 12 月 31 日,矿冶公司资产总额为 336080.45
万元,负债总额为233063.37 万元,净资产 103017.08
万元。营业收入0万元,利润总额0万元。  即便营业收入与净利润均为0元,经双方协商,最终确定的股权转让价款为6.16亿元。这对西宁特钢来说是有利于提升业绩,但对于西钢集团却未必是好事。  公开资料显示,截至2017年12月31日,西钢集团资产总额为298.3亿元,净资产为40.33亿元,2017年度营业收入84.74亿元,净利润亏损约7亿元。  另外,在2018年12月11日,西宁特钢公告称,为提升管理效率、理顺公司架构、整合内部资源,西宁特钢拟将资源分厂、球团、套筒窑全部资产,一炼钢作业区部分资产及相关债权、债务、人员以资产组形式划转至全资子公司——青海西钢再生资源综合利用开发有限公司。  梳理公开资料获悉,除了上述资产被内部“消化”之外,在2018年下半年西宁特钢亦有多项资产被处置。该公司先后将精品大棒材产线、精品小棒材产线、冷拔等资产及相关债权、债务、人员以资产组形式划转至全资子公司青海西钢新材料有限公司;将城北西钢福利厂、部分固定资产转让给西钢集团。  西宁特钢方面公告显示,转让这些资产的理由也是为了集中人力、物力、财力做强、做精钢铁主业,促进公司轻资产化运作,优化公司资产负债结构,提升公司整体盈利水平。  但从目前的业绩表现来看,2018年下半年,西宁特钢集中处置资产并没有扭转其巨亏的局面,倒是资产被处置了不少。  一位私募人士告诉,西宁特钢还曾计划引入战略投资者进行混改,但最终搁浅。不多,对于这一说法,西宁特钢方面没有向作出回应。  “从西宁特钢处置资产的接盘者来看,其绝大部分是‘左手倒右手’,在西钢集团内部进行腾挪,其虽然公告称是为了发展主业而采取的内部调整,但也有可能是为了腾出一个干净的‘壳’,有利于引入战略投资者。”上述私募人士向分析认为,在2018年西钢集团就曾有意引入方大集团进行混改,但是由于西钢集团与方大集团未能达成共识,混改计划终止。

  据《中国冶金报》报道,2018年年底正式拉开破产重整帷幕的黑龙江最大钢企西钢集团去年产钢289万吨,销售收入102亿元、利润5.77亿元,实现建厂以来新突破。  上述数据由建龙西钢总经理刘凤和在1月29日的2019年工作动员暨2018年度总结表彰大会上指出。刘凤和还提到,2019年,建龙西钢将全面导入建龙集团公司管理模式,加强经营能力建设,2年内达到区域同类型钢铁企业一流水平,3年内达到集团内部钢铁企业先进水平;力争实现产钢400万吨、销售收入137亿元、税金4.3亿元、利润11.2亿元;投资25.8亿元权利实施130万吨焦炉、双高线复建工程、炼铁炼钢超低排放节能环保改造工程等项目;力争2019年8月具备年产钢420万吨以上的生产能力,2019年底实现铁、钢、材产能配套。  西钢集团始建于1966年,2005年末改制为民营企业,旗下有阿城钢铁有限公司、灯塔矿业有限公司、翠宏山铁多金属矿等子公司,2012年末时具备年产粗钢700万吨的生产能力,为黑龙江最大钢铁联合企业。  这家钢企在2014年即被曝出负债近200亿元。2018年5月,广西物资经济开发有限公司以西林钢铁资产不足以清偿全部债务,且明显缺乏清偿能力为由,向黑龙江省伊春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对公司进行重整。2018年10月,西钢集团破产重整事件开始发酵,随后传出民营企业京建龙重工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建龙集团”)经过报名遴选,成为公司重整的战略投资方。  2018年12月24日,伊春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建龙集团对西林钢铁等40家公司的破产重整草案正式通过,至此,西钢集团破产重整正式拉开帷幕。建龙将出资70多亿元用于偿付债务,钢集团职工债权和税款债权本金部分获得100%清偿。将保留西林钢铁、阿城钢铁、兴安金属、五星矿业公司,注销其余36家关联企业。对于注销企业的员工,建龙集团将全面接收。  建龙钢铁在官网上表示,拟在2年内陆续投入34亿元,用于西钢集团的安全环保治理和工艺改造升级。上述技改项目完成后,西林集团将达到年产能580万吨,成为年销售收入250亿,年纳税总额10亿以上,直接和间接拉动当地就业3万人以上的大型企业集团。届时,建龙集团的钢铁总产能将达到3200万吨,跻身国内钢铁行业前5强。  实际上,早在2017年9月底,建龙集团即与西钢集团旗下阿城钢铁达成合作意向,以租赁的方式启动阿城钢铁停产3年后的复产。  值得一提的是,钢铁民企建龙集团被称为钢铁界的“并购王”。此前的2015年,建龙集团接手破产重整的山西海鑫钢铁(现更名为山西建龙)。2017年9月,建龙又介入重整北满特钢、齐齐哈尔北兴特殊钢有限责任公司、齐齐哈尔北方锻钢制造有限责任公司三家公司。建立集团钢铁版块目前共有唐山建龙、承德建龙、黑龙江建龙、吉林钢铁、抚顺新钢铁、唐山新宝泰、山西建龙、建龙北满、黑龙江建龙冶金机械等公司。  建龙集团成立于1998年,是一家集资源、钢铁、船舶、机电等的大型企业集团。官网介绍,集团目前拥有1800万吨矿石(铁、铜、钼、钒、磷矿等)的开采和选矿能力、2940万吨粗钢冶炼和轧材能力、200万载重吨造船能力、1500万千瓦防爆电机和风力电机制造能力,以及1.5万吨五氧化二钒的冶炼能力、360万吨焦炭生产能力等。  2017年,建龙集团完成钢产量2026万吨,铁精粉432万吨,交船5艘;完成主营业务收入843亿元;实现利润总额47.01亿元,上缴税金32.02亿元。截至2018年6月,建龙集团总资产规模达到1083.15亿元。  建龙集团在钢铁方面的目标是,在2020年前通过兼并重组,将钢铁产能增加至5000万吨。  建龙集团董事长张志祥此前对媒体即表示,钢铁行业最大的问题是过于分散。张志祥指出,“如果分散的钢铁企业联合起来,很多问题便可以协商解决:市场行为可以更加理性,市场分工也会更加明确;对上游原料企业,就会有更大的议价空间,更加有主动性;对金融机构和下游,也会有更大的议价空间。”  张志祥此番在前述总结表彰大会上也表示,2018年,建龙集团全年产钢2788万吨,钢铁产业规模已跃居全球钢铁企业第9位,国内钢铁企业第5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