价格下跌较为明显,被曝光的李兆会正是海鑫董事长李兆会

太原中院6日公布200名“老赖”名单,前山西首富李兆会名列其中。  李兆会22岁继承山西海鑫百亿家产,年仅26岁就成为山西最年轻首富和第一个百亿富豪。但随着钢铁行业的不景气和个人投资失败,李兆会的海鑫于2015年破产,他本人陷入涉及总计2.16亿元的追偿权纠纷案,被列为失信人,限制出境。    李兆会上了太原两院公布的“老赖”名单  11月6日,山西太原中级人民法院发布敦促被执行人履行法定义务的通告,根据太原市中院、太原市检察院、太原市公安局联合印发的《关于打击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的规定》文件精神,太原市两级法院对长期未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义务的第一批200名被执行人进行通告,要求自通告发布日起,200名被执行人在七日内尽快主动到执行法院履行义务。被执行人在指定期限内拒不履行义务,又不申报财产接受询问的,人民法院将依法采取罚款、拘留等强制措施;被执行人采取隐藏、躲避等规避行为的,人民法院将移交公安机关协助查控;对拒不履行义务且有抗拒妨碍执行行为,情节严重涉嫌犯罪的,人民法院将联合公安、检察机关追究刑事责任。  北青报记者注意到,被曝光的李兆会正是海鑫董事长李兆会,公开的身份证号也与其身份证号码一致。这则将李兆会列为被执行人的消息显示,其立案时间为2016年3月22日,生效文书所确定的义务为,山西晋海线螺贸易有限公司于判决生效十日内偿还原告中信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太原分行借款本金5000万元及其利息,被告李兆会、石红军对上述债务承担连带责任,确认原告中信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太原分行对被告海鑫钢铁集团公司5362万余元的破产债权。李兆会等人被法院认定为有履行能力而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的义务。发布时间为2017年8月31日。    管理混乱、涉嫌造假等原因导致公司倒闭  李兆会,1981年生于山西闻喜,2005年毕业于武汉科技大学企业管理专业。2003年1月,李兆会从父亲李海仓手里接手海鑫钢铁集团,担任集团董事长兼总经理。  市场分析认为,这个山西曾经最大的民营企业,有多个原因导致其倒闭。首先是,李兆会太年轻,接班时就自称压力太大。李兆会曾在接班时说,“公司是我父亲的,不能让它败在我手里。”十年后终于还是败在了他的手里。正如李兆会自己所说:“现在财富对我来说是种压力,我明白海鑫有9000多人等我开饭,我一个决策失误,会砸掉许多人的饭碗。这个压力对我太大了。”  李兆会的父亲李海仓生前良好的人脉关系也在李兆会手里中断了。据在海鑫集团工作多年的人士介绍,集团创始人李海仓精明能干,眼光长远,又善于与各种人交往。李兆会虽有海外留学背景,接班后却没有将之前的良好人脉延续下去。    负债累累是压垮公司的最后一根稻草  其余原因包括管理混乱、远离主业、钢铁行业经济环境的恶化、银行抽贷、涉嫌造假等等,最后一根压垮公司的稻草则是负债累累。对于海鑫钢铁的真实负债,新华社引用公开数据称,海鑫钢铁现有负债及对外担保数字约为104.59亿元,而整个集团的账面资产仅为100.68亿元,这意味着其负债率超过100%。作为资金密集型行业,因2014年初一笔30亿元的逾期贷款未能及时归还,“潘多拉的盒子”就此悄然揭开,海鑫钢铁的6座高炉,终于全部熄火。这个曾经拥有9000多名员工、纳税额占全县60%的“万亩钢厂”,终于陷入停产。

新华社上海11月10日电(记者李荣)由于成交有所缩量,市场心态偏弱,国内现货钢价延续此前的下跌走势。铁矿石市场则是震荡中有所上行。  最近一周,国内现货钢价综合指数报收于159.33点,一周下跌1.71%。近期,相关的期货市场继续大幅下挫,市场心态较为悲观。现货钢市继续下行,且跌幅有所扩大。市场成交氛围冷清,明显缩量,商家操作以降价出货为主。  据分析,在建筑钢市场上,价格下跌较为明显。全国主要市场主流规格螺纹钢品种的均价为每吨4641元,一周下跌81元。从最新的库存数据来看,螺纹钢产量虽有下降,但整体仍处于高位;贸易商库存的降幅收窄,说明需求有走弱的迹象;钢厂库存出现上升,压力正在向钢厂转移。  在板材市场上,价格总体也是下行。热轧板卷价格下跌明显,全国主要市场主流规格热轧产品的市场均价为每吨4070元,一周下跌84元。中厚板价格大幅下跌,全国主要市场主流规格普中板的平均价格为每吨4272元,一周下跌63元。后期消费淡季即将来临,市场心态偏于悲观。  铁矿石市场总体的走势是震荡偏强。据最新报告,在国产矿市场上,国内铁精粉价格稳中见涨,原矿供给略显不足,价格表现坚挺。进口矿价格震荡中有所上行,截至8日,62%品位进口铁矿石价格为每吨76.25美元,周环比上涨1.7美元。全国主要港口铁矿石库存已连续3周出现下降,下游钢企的采购情况相对较好。  相关机构分析认为,目前钢材市场的心态趋于谨慎,价格下降,同时也释放了一定的风险。短期内国内钢价总体处于跌后盘整的态势。

11月10日,中钢协副会长屈秀丽在2018年(第七届)中国钢铁技术高端论坛上表示,2018年我国钢铁行业运行质量明显提高,钢铁生产保持持续增长,产需衔接较好,钢价小幅波动,钢铁企业效益改善。冶金工业规划研究院院长李新创表示,我国钢铁行业已经进入减量创新发展的新阶段,要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建立防范过剩的长效机制。  钢铁行业运行质量明显提高  屈秀丽表示,2018年钢铁行业资产负债率下降,偿债能力明显提高。1-9月钢铁行业负债率为66.11%,同比下降3.91%;流动比率为79.59%,同比上涨9.83%;速动比率为57.43%,同比上涨8.26%;应收账款同比增加0.7%,应付账款同比下降3.81%。  今年虽然钢材出口数量下降,但出口价格和出口金额保持增长;进口价格也有所提高,但升幅低于出口。1-9月,我国出口钢材平均价格由每吨693美元提高到870美元,同比增幅25.7%;出口金额同比增长12.2%。进口钢材平均价格由每吨1116美元提高到1259美元,同比增长12.8%;进口金额同比增长12.3%。  同时,我国钢铁行业坚持绿色发展,大力节能减排。1-9月,我国钢铁行业吨钢综合能耗为558千克标煤/吨,同比下降2.77%;吨钢耗新水为2.79立方米/吨,同比下降5.52%。化学需氧量排放6708吨,同比下降18.87%;二氧化碳排放24.62万吨,同比下降12.57%。钢渣利用率同比增长0.92%,高炉煤气利用率同比增长0.27%。  屈秀丽表示,钢铁运行质量提高主要原因是:一是全球经济复苏,钢材需求增长。1-9月,全球粗钢产量13.47亿吨,同比增长4.7%。二是我国经济稳中向好,需求相对平稳,1-10月,我国进出口总值同比增长11.3%,进口和出口增速均有提高。三是继续削减过剩产能,防止地条钢复燃。全国共取缔地条钢企业747家,涉及产能1.4亿吨。四是污染防治攻坚战,抑制产能释放。五是钢铁企业眼睛向内,不断提质增效。  对于后市,屈秀丽表示,预计钢材需求不会有大的变化,仍会相对稳定,但品种上仍会是长材市场好于板材。钢价将继续呈小幅波动走势,不会大涨大跌。四季度钢铁企业效益环比会下降,全年保持增长。  防范过剩长效机制亟需建立  李新创表示,从行业层面看,前三季度钢铁行业运行平稳。前三季度,中国共生产生铁、粗钢和钢材分别为5.79亿吨、6.99亿吨和8.21亿吨,同比分别增长1.19%、6.07%和7.21%,供需基本平衡,钢材价格处在合理区间。“尽管行业呈现回暖趋势,但应保持清醒头脑,行业仍然存在很多问题和挑战,例如环保、产能扩张冲动、负债率偏高、贸易环境、宏观经济下行风险等等。中国钢铁行业已经进入减量创新发展的新阶段,要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创新驱动,推动行业向高质量发展转变。”  中钢协也表示,利润驱动下的产能扩张冲动,违规上电炉以及“地条钢”妄图死灰复燃仍然存在。今年以来截至10月下旬,协会共收到了举报线索86条。这一方面说明违规产能还不同程度的存在,另一方面说明严禁新增产能和防范“地条钢”死灰复燃不能放松,要长期坚持下去。  此外,钢铁行业资产负债率仍然偏高。三季度末,钢铁行业资产负债率仍然高出全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平均资产负债率十多个百分点,去杠杆是今后防风险的关键所在。同时,钢铁行业融资成本仍然偏高,前三季度会员钢铁企业财务费用同比上涨了12.5%。  李新创表示,必须建立防范过剩的长效机制。这次行业复苏和以前还不一样,以前历次复苏,多是主要由于拉动固定投资、消费增长的周期性需求提升,带动钢铁复苏,这次是主要由于压减产能、环保倒逼的结构性供给升级,如果不利用当前良好势头进行钢铁行业结构调整,及时巩固取得的成果,那么钢铁行业很可能将像以往一样再次陷入困局,不但之前下大力气去产能的成绩前功尽弃,未来再调整的难度也将更大、甚至遥遥无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