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轧工序提前对各岗位操作人员进行操作培训,国际废钢价格下跌对中国短期内出口钢材压力有限

近期,徐州市环保局相关单位正对徐州市所有焦企复产现场进行核查,总计核查8家焦企,对这些焦企的日装煤量、日出焦量、是否对违规产能进行封堵、复产手续是否齐全、环保设施是否齐全等重要的部分进行一一检查。经检查发现部分问题,目前焦企多数推空焦炉,重新进行整合,待复查验收后重启复产。  ▍一、目前焦企存在主要问题及当前生产情况  由下表可以看出目前徐州焦企尚存在部分问题,如没有按要求封堵相关违规产能、部分设备还在建设中,相关复产手续也存在一些问题,据悉目前政府已经明令要求,违规产能不得恢复生产,相关焦企必须尽快完成相关环保整改并在政府网站公示以及政府签字方可恢复合规产能生产。  表一、徐州地区焦企情况表  ▍二、徐州地区焦企未来规划  根据《徐州市焦化行业布局优化转型升级实施方案》可知,未来徐州地区将原地不动保留4家焦企:JT,TA,GM,YZ;拟搬迁重组4家焦企:WT,ZT,DX,LS。据悉,这些规划预计要在两年后实现,因此目前情况下,只要这些焦企完成整改,合法合规,政府同意,预计很快会恢复正常生产。    总结:距离8月初徐州焦企全面恢复生产只不过短短半月,徐州相关环保检查再次开始,再次说明政府环保决心之大,截止目前,徐州焦企除极少数出焦外,其他全部推空整改。徐州地区冶金焦目前处于高价无量的局面,在国内其他地区焦价不断冲高的态势之下,徐州焦企再次错失最佳盈利机会。

近日,本钢集团完成了“一带一路”重点管线工程———中俄东线(黑河—长岭段)天然气管道工程的管线钢供货任务。此次供货4000吨厚度为21.4毫米的X80管线钢,产品质量和性能指标完全满足用户需求。这是本钢首次为中石油大批量生产大壁厚、高级别管线钢。  中俄东线天然气管道工程是中石油响应“一带一路”倡议、构建我国四大能源运输通道的重大工程,也是目前我国口径最大、压力最大的长距离天然气输送管道项目。今年6月份,中石油对中俄东线(黑河—长岭段)工程用料———厚度21.4毫米的螺旋焊管X80M进行招标,本钢国贸公司精心准备,在与国内其他钢铁企业的竞争中脱颖而出,中标供货量4000吨。  为确保管线钢产品质量合格,本钢对生产工序的每一个细节都严格把关。炼钢工序铸坯夹杂物合格率达100%,为板卷具有良好的低温韧性打下了基础;热轧工序提前对各岗位操作人员进行操作培训;同时,对设备系统进行全过程、全流程的闭环管控,完整、真实、及时、可靠地保持设备各项控制功能的完好性,满足X80M管线钢“高受控、高精度、零缺陷”的要求。另外,为保证卷形质量,板材热连轧厂还针对设备操作、称重、打包,制订了详细的操作办法,提高了非强力卷取机的使用效率,提高了生产效率,保证了合同订单的执行。

导读:美土纠纷引发的贸易关税使土耳其汇率大幅下跌,土耳其作为废钢进口大国,其废钢进口价格也随汇率贬值而下跌,并引发国际废钢价格下降,而进口废钢资源主要来源于欧盟、美国,废钢资源也会随之向其他国家或地区流动,进而导致国际炼钢成本下降,国际钢材价格下跌,对中国钢材出口造成压力。理论上如此,但结合数据我们得出结论并不符合,国际废钢价格下跌对中国短期内出口钢材压力有限,未来影响还要看国际形势变化。  1.
土耳其进口废钢资源国及进出口量  土耳其废钢资源主要来源于美国和欧洲的英国、荷兰、比利时、俄罗斯等,其中2017年从美国进口的废钢在其前八位中占比24%、英国为20%、俄罗斯占比15%,其他如下图。美国对土耳其进口的钢铝商品加征一倍关税,是土耳其汇率大跌的最重要一击,后期从美国进口废钢资源或有改变。  作为全球最大的废钢进口国,土耳其近年废钢进口量持续增加,其粗钢产量显著增长,位列全球第八大粗钢生产国,是全球前十粗钢生产国中增长最快的国家。根据土耳其统计局(TUIK)公布的数据,2017年土耳其钢铁企业从全球供应商处总计进口废钢2098万吨,相比2016年的1770万吨增长了18%,以满足粗钢生产的高速增长。  2017年,美国是土耳其最大的废钢进口来源国,进口量达到380万吨,同比增长16%。欧盟一些国家也是土耳其废钢进口的主要来源国,其中,从英国进口的废钢量为318万吨,比2016年增长23%,从荷兰的进口量为273万吨,同比增长14%。土耳其还从比利时进口200万吨废钢,同比基本持平。土耳其从俄罗斯进口的废钢量在235万吨,虽然同比下降7%,但总量仍保持较高水平,而从乌克兰进口的废钢保持在26.85万吨的低水平。另外,土耳其还从立陶宛进口91.85万吨废钢,从法国进口74.32万吨。    2.
国际废钢价格下跌或引发炼钢成本下降  从主要进出口国家的1、2号混合重废价格变化来看,国际废钢进出口价格下跌,土耳其的进口废钢价格领先下跌,而英国废钢的出口价格跌幅最大,目前只有262美元/吨,而东南亚废钢进口价格还暂未受较大影响。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国际废钢资源将持续流向价格较高的东南亚等国家或地区,国际废钢价差将会抹平(此处需加上国际运费,指废钢价格相对平衡)。  废钢价格的下跌将会对炼钢成本产生影响,可能引发钢材进出口价格下降。国际主要炼钢同样使用高炉-转炉和电弧炉两种方式,而国际上电弧炉使用比例较高,平均电炉钢占比30%左右,其中,土耳其2017年电炉钢占比达67.78%,而中国主要以长流程炼钢为主,电炉钢占比仅约为9.5%。废钢价格对电炉钢成本影响较大,如果国际废钢价格大幅下跌,那么主要电弧炉炼钢国家钢材成本优势就会逐步显现。    3.
土耳其及国际钢材价格变动对我国的影响  国际钢材进出口主要是棒线材和板材,其中以螺纹钢和热扎板卷为代表,从土耳其汇率大跌到国际废钢大跌,再到炼钢成本和钢材价格变化,可以简要分析其对中国钢材进出口的影响。从国际螺纹钢价格变化来看,土耳其出口价格和欧盟进口价格同时下跌,中东进口螺纹钢价格先跌又有反弹,而东南亚进口价格仍维持不变,中国出口价格却稳中有升。一方面是欧洲螺纹价格下跌由于距离亚洲市场较远,影响暂未体现;另一方面,中国国内螺纹价格涨幅较大,对外出口资源有限,所以出口价格随国内价格小幅上涨。  国际热卷价格和螺纹价格变化相似,土耳其出口价格先小幅下跌,随后有所反弹,欧盟进口价格小幅下跌,而亚洲市场变化不大,东南亚进口价格平稳,印度进口价格小幅下跌,中国出口价格也随国内市场走弱有震荡微跌。   比较中土两国钢材出口市场可以发现,土耳其与中国出口钢材市场有重合部分,但重合部分不大。土耳其钢材主要出口于欧洲和中东市场,而中国主要出口东南亚和韩国市场,其次是中东、欧盟市场,主要重合市场为欧盟、中东和东南亚市场,土耳其钢材在东南亚市场占比较小,影响较大的则为中东和欧盟市场。而如果随着国际废钢价格的持续下跌,中东、欧盟等炼钢成本将进一步下降,届时对中国钢材出口到中东和欧盟的影响将进一步增大。    从进出口钢材品种分布来看,土耳其主要出口钢材品种为长材,占比在55%以上,其次是板材,而中国钢材出口主要以板材和棒线材为主,板材占比为44%,棒线材占比38%,棒线材主要出口市场在东南亚,与土耳其出口钢材不相冲突,所以中国钢材出口受土耳其钢材出口价下跌影响不大。    综上,土耳其受汇率暴跌影响进口废钢价格下跌,废钢资源的国际范围内流动对国际废钢价格造成不利影响,在一定程度上缩减了部分国家的炼钢成本,对国际钢材进出口价格形成压力。而从我国钢材进出口的品种和市场范围来看,其影响短期内对我国钢材出口压力有限,但随着国际经济环境的变化,如果废钢价格继续大跌,不排除会对中国出口的板材品种造成压力,同时中国也将增加进口废钢,降低炼钢成本,整体来说对国内钢企影响有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