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利润却同比增长了248%至34.3亿元,还有大批施工工地停工……  钢铁等行业限产

本报记者董鹏成都报道  事实证明,此前终止“钢铁换金融”的重组计划十分明智。不然,华菱钢铁(000932.SZ)全年利润也不一定能达到19亿元。  8月25日,华菱钢铁发布中报。1-6月,公司营收同比增长24%,但是利润却同比增长了248%至34.3亿元。折算后,二季度利润高达19.05亿元,较一季度再增3.75亿元,单季利润水平创历史新高。  华菱钢铁的利润变化,与年内行业利润演变趋势保持了一致。二季度,焦炭、铁矿石维持稳定,但是钢价维持涨势,进而带动吨钢利润走高。  另一方面,下游造船、机械行业景气度骤增,如上半年国内挖掘机销量便出现了同比60%的增长,这直接带动了板材企业的需求。其间,华菱钢铁向三一重工(600031.SH)月销量相应提升至2.5万吨以上。  需要指出的是,华菱钢铁的增长只是一个样本,多数钢铁股中报均保持大幅增长,只是因产品结构、成本和区域市场的不同,会存在一些细微差异。  板材高利润兑现  国内大型钢企,多为地方国资委控股,当面临经营亏损、债务压力增加时,便想通过置入金融等相对稳定的经营性资产,实现“造血”保壳,这在前两年颇为常见。  华菱钢铁也不例外,彼时公司便曾计划用财富证券,置换出亏损的钢铁业务。  戏剧性的是,随后计划置入的金融资产亏损,而钢铁板块却趁着供给侧改革的东风,利润大增,公司顺理成章改为“坚守”主业。否则,华菱钢铁将与“再创半年度历史最好业绩”失之交臂。  中报数据显示,1-6月,公司实现营收434.81亿元,同比增长24.14%,扣非后净利润34.3亿元,同比增长259.6%。  收入与利润增长的“差值”,来源于毛利率的提升,当期公司钢铁业务综合毛利率同比提升7.06个百分点。  中泰证券钢铁团队测算结果显示,报告期内,华菱钢铁吨钢售价为4885元,同比上升258元,而吨钢成本则下降了112元,这使得公司二季度吨钢毛利润提升了370元。  值得一提的是,华菱钢铁二季度单季度盈利达到19.05亿元,较一季度环比继续维持增长,这与行业利润演变趋势保持了一致。  另据提供的数据显示,通过对成本、利润模型测算,包括螺纹、方坯在内的主要品种一季度吨钢利润均值为557元,二季度大幅增长至768元。  “虽然二季度钢价涨幅有限,但是铁矿石、焦炭价格相对稳定,进而带动了二季度炼钢利润进一步提升。”王国清27日介绍称。  剔除行业因素外,华菱钢铁的产品结构也为公司增长带来了助力。  本报《钢企板材利润大增低估值与不确定性并存》7月初曾报道指出,下游机械行业的回暖带动板材景气度回升,板材业务收入占比高的公司,上半年业绩弹性更大。  华菱钢铁便是其中典型,上半年板材收入占比接近52%。  反应到财报中便是,公司板材产品毛利率达到18.59%,较上年提升8.92个百分点,利润率、提升幅度均明显高于长材和无缝钢管等其他品种。  对此华菱钢铁亦指出,“积极把握下游造船、工程机械及油气等行业的良好发展势头……提升板材和钢管销量。其中,在世界最大工程机械公司卡特彼勒月销量稳定在1.5万吨以上,在三一重工月销量提升至2.5万吨以上。”  高增长持续性待解  对于行业人士而言,华菱钢铁今年的增长已经属于“明牌”。  Wind数据8月27日一致性预测结果显示,华菱钢铁2018年全年净利润为63.14亿元。换言之,下半年需要再实现28.75亿元利润,Q3、Q4单季度利润均值为14.38亿元,对应PE不过4.8倍。  虽然7月至今,原料端的焦炭价格有所上升,但是目前板材利润水平仍然保持相对稳定状态。  “以中厚板为例,二季度吨钢利润为982元,三季度至今均值小幅下降至894元。”王国清介绍称,同时考虑到企业库存周期,已经原料进厂、生产的滞后效应,三季度仍然可以使用部分前期低价原料。  至少,从7月至今的成本、价格运行关系来看,吨钢生产利润整体仍然处于环比增长趋势,只是幅度较二季度时有所收窄。  王国清指出,国内钢价已经连涨4个月,存在回落风险,但是基本面过于强势,“取暖季和蓝天保卫战带来的限产,使得市场预期向好的同时,对供给也产生了实际抑制作用。供需形势比较乐观的背景下,预计下半年仍将高位运行。”  行业景气度的延续,无疑为华菱钢铁下半年盈利提供了保证。更何况,进入9月份后,市场将再次进入“金九银十”的消费旺季。上述背景下,全年实现卖方预计的63亿元利润规模,可能性极大。  或许是看中这点,虽然二股东湖南国企创新私募投资基金的“获利盘”开始减持,但是并未影响机构、散户的介入。  Wind数据显示,二季度基金持股从3881万股,大幅增加至1.24亿股。  同时,数位牛散跻身华菱钢铁十大流通股股东名单中,自然人李东璘更是以2476万股位居第三大流通股股东。  值得关注的是,华菱钢铁今年的爆发并非都是好事。进入2019年后,公司势必会面临今年利润基数过高的问题,届时行业如何变化、公司如何继续维持增长?  这对于注重预期的二级市场而言,尤为重要。未来,这些问题都将留给身兼董事长、总经理两职的曹志强来解决。  曾主导公司2017年扭亏的原董事长曹慧泉,现已改任湖南省国防科技工业局局长,主抓经营的原总经理颜建新也已离职,并改投民企方大集团九钢公司任总经理。

导语:近日,河北省政府网站发布《京津冀及周边地区2018-2019年秋冬季大气污染综合治理攻坚行动方案》,石家庄市在实施范围之内!    秋冬季的”最严停工令”来了!可以预见,不久之后,石家庄又将有大批工厂减产、停产,还有大批施工工地停工……  钢铁等行业限产!  对钢铁、焦化、铸造行业实施部分错峰生产,建材行业实施全面错峰生产。石家庄采暖季钢铁产能限产50%;加大钢铁、焦化、建材等行业产能淘汰和压减力度。    全面启动炭化室高度在4.3米及以下、运行寿命超过10年的焦炉淘汰工作,并按照2020年底前炼焦产能与钢铁产能比达到0.4左右的目标,制定”以钢定焦”方案,加大独立焦化企业淘汰力度。    有效推进清洁取暖  2018年10月底前,我省将替代164万户,重点加快北京市以南、石家庄市以北散煤替代工作,力争2019年10月底前基本建成京津保廊石平原地区“无散煤区”。    ”散乱污”企业关停!  对”散乱污”企业集群实行整体整治。2018年9月底前,要求完成新一轮”散乱污”企业排查工作,按照”先停后治”的原则,实施分类处置。    对关停取缔类的,切实做到”两断三清”(切断工业用水、用电,清除原料、产品、生产设备);  对整合搬迁类的,依法进行环境影响评价;  对升级改造类的,对标先进企业实施深度治理,由相关部门会审签字后方可投入运行。    加快推进排污许可管理  2018年12月底前,要求完成陶瓷、耐火材料、再生金属工业排污许可证核发工作,将错峰生产方案载入排污许可证。    开展锅炉综合整治  2018年12月底前,我省要基本淘汰每小时35蒸吨以下燃煤锅炉。  2018年10月底前,基本完成积极推进每小时65蒸吨及以上燃煤锅炉和城市建成区生物质锅炉超低排放改造,达到燃煤电厂超低排放水平。    加快推进燃气锅炉低氮改造,改造后氮氧化物排放浓度不高于80毫克/立方米,鼓励按照30毫克/立方米进行改造。  2018年10月底前,河北省完成353台、8028蒸吨。  提前实施轻型汽车国六排放标准  方案指出,自2019年1月1日起,河北省将提前实施轻型汽车国六排放标准。    2018年12月底前,我省将淘汰国三及以下排放标准营运中重型柴油货车0.56万辆。  自2018年10月起,生态环境部向社会每月公布各城市降尘监测结果,各省(市)每月公布区县降尘监测结果。  9月起开展秋收阶段秸秆禁烧专项巡查  据悉,河北省重点推进石化、焦化、制药、橡胶、塑料、工业涂装、包装印刷等行业VOCs综合治理,自2018年9月起,将开展秋收阶段秸秆禁烧专项巡查。    坚持疏堵结合,因地制宜大力推进秸秆机械化还田和秸秆饲料化、基料化、能源化等综合利用。  施工工地停工!  采暖季期间(2018年11月15日-2019年3月15日),要加大施工工地管控力度,根据环境空气质量改善需求,制定土石方作业、房屋拆迁施工等停产停工方案,并向社会公开,接受社会监督。    8月21日上午,河北省政府新闻办召开新闻发布会,就省委、省政府近日印发的《关于全面加强生态环境保护坚决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的实施意见》进行解读。  《实施意见》以生态环境质量改善为核心,以大气、水和土壤污染防治为重点,坚持问题导向,强化责任落实,完善工作机制,突出治本攻坚,对中央《意见》的措施任务,进行了适度加严、细化、量化、实化,并大胆创新,提出了多项全国领先的改革性措施。    在大气环境方面,《实施意见》建立完善了空气质量目标体系,提出到2020年,全省空气质量平均优良天数比率达到63%以上;PM2.5年均浓度目标再次提高,到2020年全省设区城市PM2.5平均浓度达到57微克/立方米。在水环境质量方面,提出到2020年全省地表水Ⅰ-Ⅲ类水体比例达到48.7%以上,劣Ⅴ类水体比例控制在25.7%以内;近岸海域水质优良(一、二类)比例达到87.5%。在主要污染物减排方面,提出到2020年,二氧化硫、氮氧化物排放量比2015年减少28%,高于国家13个百分点;化学需氧量排放量减少19%,高于国家9个百分点;氨氮排放量减少20%,高于国家10个百分点。在土壤环境质量方面,提出到2020年,受污染耕地安全利用率达到91%左右。  媒体评论:  工地扬尘污染对PM2.5的“指标增长”不容小觑,降低工地扬尘是空气环境治理的重要措施。采暖季“停工令”作为一项严厉的环保措施,必将对空气质量改善起到积极作用。但也有人担心,一些企业会采取“数字游戏”或“障眼法”来应付检查,表面停产,暗地里仍开工。  因此,最严“停工令”关键在执行,应调动起相关企业的积极性,使其充分认识到停工对环境的利好,以及不停工将要面临的处罚,监管部门也要加强精准监管与打击,畅通举报渠道,对违规者依法惩治。

日前,河北省委、省政府近日印发《河北省钢铁行业去产能工作方案(2018—2020年)》提出,经过3年努力,河北省钢铁产业发展实现“两减、两降、四提高”。  “两减”:钢铁产能减少,到2020年底,全省钢铁产能控制在2亿吨以内,其中2018年压减退出钢铁产能1200万吨;钢铁企业减少,到2020年,钢铁冶炼厂点减至70个左右,企业减至60家左右,其中2018年钢铁“僵尸企业”产能全部出清。  “两降”:排放下降,到2020年,钢铁企业基本完成超低排放改造,行业节能减排水平全国领先,冶炼固体废弃物利用和处置率达到100%;能耗下降,吨钢综合能耗保持在570千克标准煤以下,单位工业增加值能耗持续优于全国平均水平。  “四提高”:产业集中度明显提高,到2020年,前15家企业产能规模由2017年占全省的58.5%提高到90%以上;装备水平大幅提高,除特钢和符合《铸造用生铁企业认定规范条件》的铸造高炉外,钢铁行业转炉全部提高到100吨及以上、高炉全部提高到1000立方米及以上;中高端产品比重提高,钢铁中厚板、专用板占板材比重由2017年的48.5%提高到60%以上,普通低合金钢、合金钢比重由2017年的17.7%提高到20%以上;质量效益显著提高,高强、耐腐、耐候、长寿命等优质钢材品种和高附加值钢铁新材料比重增加,企业效益持续高于全国平均水平,产业综合竞争力全面提升。  根据方案,到2020年,河北省要完成十项重点任务,促进钢铁产业结构调整、转型升级和高质量发展。  落实压减任务。各有关市政府要按照与省政府签订的去产能目标责任书中确定的“十三五”压减任务、2018年压减任务,对照工作台账,实行清单管理,逐企业逐设备扎实推进,确保按时全部完成。  巩固压减成果。严格落实“四个决不允许”要求,严防制售“地条钢”等违法违规行为,坚决杜绝弄虚作假、死灰复燃、等量置换(国家规定的短流程电炉炼钢除外)、违规新上等问题,确保产能真去真退、应退尽退。对封停的高炉、转炉设备全部安装监控装置,实行省、市、县三级远程监控,坚决杜绝违规复产。  出清“僵尸企业”。抓住处置“僵尸企业”这个“牛鼻子”,本着“多兼并重组、少破产清算”原则,推动钢铁“僵尸企业”产能年内全部出清。  加快减量置换项目建设。严格按不低于1∶1.25落实产能减量置换方案,并向社会公示。加快推进重大结构调整项目建成投产,退出0.25减量部分产能。  引导整合重组。鼓励有条件的企业发挥产品、技术、资金、资源、区位等优势,通过参股控股、承债收购等多种方式实施跨区域、跨行业、跨所有制兼并重组。到2020年底,全省钢铁冶炼企业减少到60家左右,前15家企业产能规模达到全省的90%以上,其他企业产能规模降到10%以内。  优化产业布局。推动环首都和生态敏感地区钢铁产能有序退出,在保定市钢铁冶炼能力已完成退出的基础上,2018年廊坊市再整体退出1家钢铁企业,2019年底前张家口市、廊坊市各剩余的1家钢铁企业产能全部退出,到2020年底承德市、秦皇岛市按照2016年与省政府签订的目标责任书要求原则上退出50%左右的钢铁产能。  加快改造升级。以产能减量置换促进钢铁产业转型升级,推动炼钢、炼铁主体装备大型化及生产过程连续化、自动化、智能化。对全省100吨以下转炉和1000立方米以下高炉(特钢和符合《铸造用生铁企业认定规范条件》的铸造高炉除外)实施减量置换改造升级,2020年底前全部完成,完不成的就地关停退出,全省钢铁行业主体装备达到国内领先水平。  推动城市钢厂搬迁。对处在设区市主城区或县城及周边的钢铁企业,没有搬迁意愿或不具备搬迁价值和条件的,要逐步关停或转型转产;具备搬迁价值和条件的,以减量调整为前提,推动其向沿海临港或资源富集地区整体搬迁或退城进园。  鼓励转型发展。支持引导企业延伸产业链条,加快发展装备制造、金属制品、钢材加工配送和建筑用钢结构等用钢产业,积极发展冶金辅料、节能减排工程及第三方管理、工程技术服务等配套产业,重点发展生产性服务业,剥离钢铁企业物流业务,整合现有运输、仓储等钢铁物流资源,组建一批大型专业化钢铁物流企业。  推动域外转移。加强国际产能合作,支持企业积极参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重大工程建设,以东南亚、中亚、非洲、拉美、中东欧等国家为重点,有针对性地开展项目洽谈和对接;鼓励企业大力开拓多元化国际市场,在境外靠近资源和市场的地区投资建设钢铁企业,或参股、并购国外钢铁企业;加大境外黑色金属勘探开发,建设铁矿深加工项目,建立境外市场营销网络,拓展境外市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