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化解3000万吨钢铁产能,钢铁企业烧结机、竖炉、石灰窑执行限产50%措施

(图片来源:全景视觉)  经济观察报 记者 董瑞强
一边去产能、一边增产量,去产能背景下,戏剧化的一幕出现在钢铁行业。  国家统计局最新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全国粗钢产量4.5亿吨,钢材产量5.3亿吨,均同比增长6%。而一季度,全国生产粗钢2.12亿吨,同比增长5.4%,平均日产粗钢235.72万吨,为历史同期最高值。  仅6月份,粗钢产量就达8020万吨,同比增长7.5%,日均产钢量高达267.3万吨,这是继4、5月份粗钢产量连创新高后,又一历史高值。  分析师对经济观察报说,今年1-5月全国粗钢平均日产244.9万吨,较去年全年平均日产增加了17万吨。若按5月份的261.7万吨粗钢日产来计算年化的粗钢产量,则今年可达9.55亿吨。  这令业界感到担忧。  中钢协秘书长刘振江说:“粗钢产量的过快增长,无疑会给今年钢市带来较大的下行压力,下半年若仍保持如此高的产量增速,会进一步加大钢市风险。”  为何不降反增?  欧冶云商首席分析师曾节胜对经济观察报说,巨额市场利润是促使钢厂开足马力生产的主要原因,大小钢厂在利润驱使下蠢蠢欲动,甚至部分已被关停的企业也存在复产的可能。  中钢协最新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中钢协会员钢企实现销售收入1.97万亿元,同比增长15.33%;实现利税
2144.93亿元,同比增长103.77%;实现利润1392.73亿元,同比增长151.15%,销售利润率基本达全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的利润水平。  7月25日,中钢协会长于勇在中钢协常务理事扩大会议上说,今年上半年钢铁行业运行稳中向好。会员企业有75家资产负债率同比下降,占统计企业的75%。  经济观察报记者不完全统计,截至目前,33家上市钢企已有超过20家发布2018年上半年业绩预告,总计盈利是2017年同期的近三倍。  其中,值得注意的是,净利润绝对值最大的是鞍钢股份(000898),上半年预计净利润34.92亿元,同比增91.55%;安阳钢铁(600569)净利增幅最大,同比增长高达3142%-3682%。华菱钢铁(000932)同比增幅也达253%-274%。  工信部原材料工业司巡视员骆铁军认为,受高额利润驱动,部分地区、企业产能扩张冲动日渐增大。“有的企业不履行产能置换要求,‘以停代拆’,变相扩大产能。所以下半年严防新增产能已成钢铁去产能面临的首要问题。”  实际上,按照政策要求,不能简单地将去产能等同于去产量,更不能将两者混为一谈。产量的多少主要取决于供需关系和价格变化,产量变化是要适应满足市场需求,由企业根据市场供求变化自主决定,由市场说了算。  冶金工业规划研究院院长李新创向经济观察报介绍,今年一季度钢铁行业产能综合利用率已恢复到80%左右的合理区间,二季度产能利用率为78.5%,同比提高了2.8个百分点。在他看来,产能利用率的合理回归主要得益于钢铁去产能深入推进,优势产能得到了更好地发挥。  据了解,钢铁行业年实际生产量与全部生产线产能之比即为产能利用率,影响产能利用率的最大因素应是市场供需关系。  曾节胜说:“当供给小于需求时,产能利用率升高,甚或超过100%,反之则降低。当供适度大于需时,适度竞争有利于促进技术进步、资源合理配置、社会综合效益提升。若供给严重超过有效需求,即出现产能过剩。”  在2016年之前,钢铁产能严重过剩,而且不减反增,行业陷入“一边去产能、一边增产量”的怪圈,产能利用率不断下滑。中钢协数据显示,近十年以来,中国粗钢产能利用率呈明显下降趋势,2012年后降到合理水平线下;2015年钢铁产能规模近12亿吨,同年国内钢市需求量仅为7亿吨,产能利用率不足67%,全行业陷入亏损境地。  而如今产量虽持续增长,但产能利用率却实现了合理回归。这说明钢铁去产能以来,市场供需表现较好。  除此之外,也有专家指出,此前“地条钢”产量并未在官方粗钢产量统计之内,“地条钢”被取缔后,其所对应的需求并未消失,合规钢厂通过增产量满足这部分需求。反映在统计数据中,就显得产量多了。专家认为,如果不考虑这个因素,产量也确实太高,不排除下半年行业会出现供大于求的局面。  不过,王国清认为,今年下半年国内经济稳中向好的态势不会变,基建投资虽有所承压但仍有望平稳增长,房地产新开工和施工面积增速韧性仍在,制造业也有望成为钢铁需求的重要增长方向。  曾节胜对经济观察报说,“今年下半年钢市很难像现在这样持续上涨,中间出现回调的概率相当大。宏观环境将更严峻,中美贸易争端影响将体现,房地产投资肯定没有上半年这么好,钢材出口也会降下来。”  去产能下半年大考  近两年,中国钢铁行业已累计化解过剩产能超1.2亿吨,1.4亿吨“地条钢”产能被取缔,实现了从产能严重过剩到供需基本平衡,钢企效益持续好转。今年将继续化解粗钢产能3000万吨,这是“十三五”压减粗钢产能1.5亿吨上限目标的最后20%任务量。  根据工信部近日印发的《坚决打好工业和通信业污染防治攻坚战三年行动计划》,2018年再压减钢铁产能3000万吨左右,力争提前完成“十三五”期间钢铁去产能1.5亿吨的目标。  这意味着今年下半年钢铁行业化解过剩产能工作将迎来一场前所未有的大考。  而钢铁大省河北在此次大考中将扮演着重要角色。根据其规划安排,今年河北全省要压减钢铁产能1200万吨,2019年压减1400万吨,2020年压减1400万吨左右;到2020年底河北钢铁产能要控制在2亿吨以内。据悉,今年上半年河北已压减炼钢产能1053万吨。  李新创对经济观察报说,“在两年内就完成1.2亿吨任务量,已经是很了不起了。今年要去掉3000万吨粗钢产能,要比前两年更难。”  王国清分析称,前期容易去的产能基本已化解,最后这部分化解难度将加大。不过,今年钢铁去产能不会再出现像2017年那样大刀阔斧的动作了,稳固成果、严防新增产能颇为重要。  与此同时,冶金工业经济发展研究中心期货研究中心主任李燕杰对经济观察报表示,今年去产能最大的难题是防止以产能置换名义新增产能。但利润恢复刺激了许多企业再扩大产能的冲动,甚至“地条钢”也可能尝试以各种形式复产。他认为,“产能新建可以,但必须符合相关置换条件”。  不过,做到这一点并不容易。新余钢铁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夏文勇认为,越是在行业效益不错时,就越要注意防范已关停企业再复产,严控产能在置换中放大。比如100吨转炉置换到另一地,十年前和现在建的产能是不一样的,若都这样置换,那产能势必会被放大。“若不解决这个问题,行业就可能走进一个新的轮回。”夏文勇坦言,若行业依旧亏损,还拿什么去搞环保?所以控制产能扩张须严格执行环保、质量、安全、技术等法规标准,彻底关停落后产能。  另外,在中钢协会长于勇看来,下半年保持行业平稳运行是最首要的任务。“要重点巩固去产能成果,坚定不移化解过剩产能,严禁新增产能和防范‘地条钢’死灰复燃,并建立相关长效机制。”  持续加严的环保政策  除钢铁去产能外,环保限产对钢铁供给的抑制作用也在加大,尤其是京津冀及周边“2+26”城市限产政策更为严格,部分钢厂限产高达50%以上。  近日,生态环境部发布了《钢铁企业超低排放改造工作方案(征求意见稿)》,这是提高污染排放标准,实行限期达标的重要措施。  生态环境部环境监察局局长田为勇对经济观察报说,今年初发布的《关于京津冀大气污染传输通道城市执行大气污染物特别排放限值的公告》,要求已有钢铁、火电等行业,从今年10月1日起,执行二氧化硫、氮氧化物、颗粒物和挥发性有机物特别排放限值。“该政策标准必将加严,并将逐步推广到其他城市。”他表示。  据了解,京津冀及周边地区国土面积仅占全国的7.2%,但却生产了全国43%的钢铁、45%的焦炭,资源环境承载力接近上限,且该区域钢企环保参差不齐,低效产能仍占相当比重。在业内专家看来,今年化解3000万吨钢铁产能,京津冀及周边地区是重中之重。  李新创说,更为重要的是,下半年差别化环保政策将进一步深化,将倒逼环保水平落后的钢铁企业退出市场。  “下半年环保将继续发力,对钢铁产量释放形成一定抑制。”王国清对经济观察报表示,下半年唐山、武安等重点产钢区环保限产持续强化,7月20日起唐山市开启为期43天的减排限产,武安钢企高炉限产量三季度将上升到25-35%。全国蓝天保卫战、采暖季限产等政策将进一步成为钢市供给的重要制约因素。  她预计下半年钢铁累计产量将明显低于上半年。同时她认为,基于今年钢企生产经营的高盈利持续刺激,在冶炼原料调整、技术改进以及电炉钢产量提升下,下半年钢铁累计供给量仍将超越2017年同期水平。  “下半年行业运行虽面临一些压力,但整体供需较稳定,且有阶段性改善空间。7月起钢材社会库存由升转降,下半年库存压力不大。”王国清分析称,预计下半年钢市将呈高位震荡、谨慎乐观态势,钢价在4300-4600元/吨间运行。今年全年钢价重心将进一步上移,整体涨幅在10%左右。

根据生态环境部和气象部门预测,经唐山市环保指挥中心会商研判,8月1日至5日期间唐山市将出现中度污染过程为做好此次污染天气过程应对工作,经唐山市政府同意,决定自8月1日0时至5日24时期间,在确保安全生产、应急抢险的前提下,执行以下应急减排措施,8月6日0时以后执行本地三项气态污染物攻坚行动方案,现将有关事项通知如下:  1、钢铁行业,8月1日6时至8月5日24时期间,钢铁企业烧结机、竖炉、石灰窑执行限产50%措施;每日18时至次日8时期间,烧结机在限产50%的基础上压20%风门生产,钢铁企业烧结机和竖炉配套的脱硝设施已投入运行,且S02不超过35mg/m,NO2不超过50mg/m,颗粒物不超过10mg/m的免于停限产。  2、焦化行业,在确保焦炉烟气温度达到脱硝设施最佳运行效果和氨水催化剂最低用量前提下,自行调整至最长结焦时间,通宝焦化、榕丰焦化、蓝海焦化三家企业延长结焦时间至48小时。  3、电力企业,在确保锅炉低氮燃烧和脱硝设施最佳运行效率且氨水催化剂最低用量的前提下,自行调整至最低生产负荷;但要确保颗粒物达标排放,其余污染物再减至超低排放限值80%以下。  4、铸造行业、独立石灰窑企业停产  5、建材行业。水泥、砖瓦窑、玻璃棉、岩棉、石膏板、矿渣微粉生产企业停产,路北区、高新区、开平区境内的燃气窑炉陶瓷企业停产  6、涉V0Cs行业,除焦化和化纤企业涉V0Cs工序(V0Cs治理设施正常运行)以外,其他涉V0Cs企业和排放工序停产。  7、其他行业企业或企业集群。橡胶、轧钢、钢锹、锻造、散热器、塑料、铁矿选矿、采砂、耐火材料、营养钵等行业企业或企业集群停产

山西省查处违法排污百日行动有力有序推进,截止7月15日,山西省累计查处重点排污企业2124家,其中工业废气污染1299家、工业废水污染176家、工业固废污染464家,重复举报185家。按照边查边改原则,已完成整改1107家,整改完成率52%。  依据《环境保护法》及相关配套办法,山西省累计查处四类典型案件552件,其中按日计罚13件,查封扣押267件,限产停产200件,行政拘留62件拘留75人、刑事拘留10件拘留22人。依法关停取缔183家,下达行政处罚9333.0962万元。  截止7月15日,临汾、运城、朔州、晋城、长治市未查办按日计罚案件;整改完成率较低的市为阳泉市31.03%、朔州市29.91%、忻州市29.77%、大同市26.15%。  7月25日,山西省环境保护厅公布了违法排污百日行动查处的5起典型案例:  1晋城某某钢铁有限公司不正常使用污染防治设施违法排污案  近期,晋城市环保局根据举报线索对晋城某某钢铁有限公司进行了现场检查,发现该企业三期680m3高炉炉顶因均压放气阀突发故障,导致烟气未经设施处理直接排放红烟和黑烟。依据《环境保护主管部门实施限制生产、停产整治办法》第六条第五款、第六款的规定,晋城市环保局对该企业下达《责令停产整治决定书》,责令680m3高炉停产整治,并处罚款100万元。  2河津市津鑫焦化厂擅自停用污染防治设施违法排污案  6月13日,河津市环保局对津鑫焦化厂进行现场检查,检查发现该企业“60万吨/年焦炭”项目除尘设施焦炉二合一地面站停运,焦炉碳化室炉门故障,造成黄煤气直接排放污染环境。6月15日,河津市环保局将此案移交给河津市公安局。6月20日,河津市公安局对当事人袁某处以十五日的行政拘留。  3山西昔阳安顺三都煤业有限公司扬尘污染案  6月13日,昔阳县环保局对山西昔阳安顺三都煤业有限公司进行了现场检查,发现该公司储煤场露天堆存有大量原煤,煤堆未采取任何防尘抑尘措施。昔阳县环保局下达责令改正通知书,并对该企业作出罚款5万元的行政处罚决定。近日,昔阳县环保局对企业进行复查时,发现企业未按要求采取措施进行整改。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大气污染防治法》第一百二十三条规定,昔阳县环保局决定对该公司实施按日连续处罚,罚款50万元。  4高平市福鑫铸管有限责任公司逃避监管案  晋城市环境保护局对高平市福鑫铸管有限责任公司现场检查发现,该企业烟气脱硫设施旁路挡板未铅封、原有烟囱有烟气排出,原料车间、工业场地粉尘无组织排放,高炉出铁口粉尘未全部收集,无组织排放。晋城市环保局依法下达《责令改正违法行为决定书》,作出罚款13万元的行政处罚决定,并将案件移送地方公安部门对现场负责人实施行政拘留。  5陵川县鼎盛新型建材有限公司违法生产案  晋城市在交叉执法检查中对陵川县鼎盛新型建材有限公司进行采样检测,发现该企业烟气颗粒物排放严重超标。经现场检查,发现该公司原料棚封闭不严、部分原料露天堆放、未经批准建设破碎设施、未安装烟气在线监控设备、烟气无组织排放严重。陵川县环保局下达责令停产整顿通知书。  复查发现,该企业仍然继续违法生产。陵川县环保局作出罚款60万元的行政处罚决定,并将案件移交陵川县公安局。近日,陵川县公安局依法对企业法人卫某某处以15日行政拘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