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端指责中国造成了世界范围内的产能过剩,排名次之

截止7月17日,33家上市钢企中已有18家发布2018年上半年业绩预告,总计盈利约为232.22-254.47亿元。其中,17家预增,1家减亏。其中,上半年净利润超过30亿元分别为鞍钢股份34.92亿元,排名居首;其次,华菱钢铁33.80-35.80亿元,排名次之。利润同比增涨最快是安阳钢铁,增幅3142%-3682%。

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研究员张宇燕、苏庆义近日撰文指出,无端指责中国造成了世界范围内的产能过剩,只会在解决问题的道路上越走越偏。寄希望于世界范围内的产能过剩由某个国家单独解决,并不现实。只有各国相互配合,才能更好地解决这一问题。  两人提出,正是现政府的干预才达到了削减产能的目的。前几年,中国钢铁行业的一个重要特点是国内企业之间的恶性竞争。存在市场的过度和无序竞争,钢铁产量的增长反而是政府干预太少、监管不到位造成的。而从经济发展阶段的视角来看,21世纪以来中国钢铁产量增长较快,则源于中国处于工业化、城市化、投资支出占国内生产总值(GDP)比重较高的过程中。随着中国经济结构转型,未来中国的产能过剩问题必然会得到有效缓解。  另一方面,中国并非是世界产能过剩的主要因素。数据显示,目前中国的钢铁产能利用率高于世界平均水平。中国过去两年削减的产能相当于美国一年的产能。但与此同时,全球产能过剩并无明显好转。产能过剩问题在国际金融危机之后才成为较为突出的问题,主要还是受整个世界经济形势的影响。同时,钢铁行业本身的供给和需求的价格弹性“双低”特性导致其更容易出现产能过剩问题。  国际社会需集体应对。第一,促进世界经济增长是化解产能过剩的根本出路。各国齐心协力促进世界经济增长,才能从根本上解决当前的产能过剩问题。第二,世界主要经济体加强沟通协调是化解产能过剩的基本保障。世界主要经济体应放弃在产能过剩问题上排斥其他经济体的行为。第三,加强产能合作是创新性地化解产能过剩的重要方式。世界主要经济体应该携起手来,培育落后国家的产能和发展水平。

国家统计局近日发布的数据显示,6月份,我国粗钢产量8020万吨,同比增长7.5%,日均产钢量高达267.3万吨,在4月、5月连创新高的基础上,再创历史最高值。  在钢铁行业去产能和“史上最严”环保限产举措的背景下,我国粗钢产量依然节节攀升,引起了业内人士的担忧。有业内人士认为,其中固然有市场需求增长的因素,但也不宜过于乐观。如果保持这一速度继续放量生产,不排除下半年全行业再次出现供大于求。  “产量首先是基于需求的较好释放。受环保和春节复工晚影响,今年上半年的基建等钢材需求到4月份才逐步放量。”分析师说,最主要还是今年钢价行情不错,企业盈利可观,特别是5月份利润率达到最高水平,因此生产积极性较高。  数据显示,目前钢铁企业销售毛利已经提升至每吨500至1000元之间。同时,钢材库存并不高。量价齐升、供销两旺,使得今年上半年部分钢铁企业创下史上最好业绩。  从7月率先公布业绩预报的两家公司看,安阳钢铁预计上半年净利润增长3142%至3682%,华菱钢铁上半年净利润预增幅度也达253%至274%。  据了解,粗钢产量增加与统计口径变化也有一定关系。  “过去非法的‘地条钢’产量并未在官方的粗钢产量统计内。去年我国全面出清‘地条钢’,但对应的需求并没有消失,合规钢厂通过增加产量满足这部分需求。反映在统计数据中,就显得产量多了。”中国钢铁工业协会相关负责人表示。  在他看来,即便除去上述因素,产量也确实太高。需要呼吁企业合理控制节奏,保持对市场的理性判断。  事实上,此前针对4月份粗钢产量快速增长,中钢协秘书长刘振江就已经发出预警:“粗钢产量过快增长给市场形成了较大下行压力,钢铁企业不要因为短时间钢价好就盲目扩产。利润驱动下的产能扩张、违规或一哄而起上电炉以及‘地条钢’妄图死灰复燃,都需要接下来高度警惕。”  今年上半年,仅河北一省,就压减了炼钢产能1053万吨。位于京津冀大气污染传输通道的“2+26”个城市,部分钢厂限产高达50%。如果没有这些“减法”,全国粗钢产量势必更高。  “我国经济已由高速增长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6.5%左右的GDP增长目标意味着对钢铁的需求没有那么大了。”分析师表示,经营效益明显好转,一些企业存在扩产能、增产量的冲动,不排除一些长期停产的僵尸企业开始复产。如果对这些现象不及时制止,行业有可能再次面临产能过剩。  业内普遍预测,由于钢铁行业总体供大于求的态势并没有根本扭转,下半年钢铁下游需求增长存在诸多不确定性,因此粗钢产量一定幅度回落是大概率事件。  “环保政策进一步趋严将抑制钢铁产量释放,特别是取暖季、蓝天保卫战等可能带来限产加强,下半年粗钢日产将弱于二季度。”分析师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