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压减退出钢铁产能1200万吨,今年新钢股份以499.67亿元营收位列161名

7月4日上午,河北省去产能调结构转动能工作会议在石家庄举行,会上印发了《河北省钢铁行业去产能工作方案(2018—2020)》,方案为河北省钢铁产业去产能立下目标:  2018年压减退出钢铁产能1200万吨,2019年压减退出1400万吨左右,2020年压减退出1400万吨左右,到2020年底全省钢铁产能控制在2亿吨以内。河北省11家钢铁“僵尸企业”中尚未出清的3家企业,确保今年底前全部出清。到2020年,保定、张家口、廊坊实现钢铁全部退出,承德、秦皇岛退出钢铁产能50%左右。到2020年,全省钢铁冶炼企业减少到60家左右,前15家企业产能规模占全省的比重达到90%以上。    武安是河北传统的老工业和基础原材料基地,以钢铁、焦化为支柱的县域重型产业结构,现正处在“爬坡过坎、转型升级”的关键期。武安钢铁去产能不同于其他区域,不仅产能基数大,而且都是民营企业,需全域统筹、通盘考量。  据了解,为确保化解过剩产能的任务顺利实现,武安坚持按比例将压减任务全面分配,采取建立政策奖补机制、构建县级产能交易互助平台等措施,探索出一条钢铁大县“产能压减、整合重组、退城进园”的多赢之路。2020年底前,钢铁行业高炉全部提高到1000立方米及以上、转炉提高到100吨及以上,所有钢铁企业全部到距离城区较远、资源配置科学的工业园区发展,主要污染物排放指标优于超低排放限制要求,14家钢铁企业整合重组为5—6家钢铁企业集团。

经济观察网 记者
董瑞强7月10日,财富中文网发布2018年《财富》中国500强排行榜。今年中国500家上榜的上市公司总营收达39.65万亿元,较去年上涨18.22%;净利润达3.48万亿元,增长24.24%,去年净利润涨幅仅为2.2%。  就钢铁行业而言,今年共有22家钢企入围中国500强排行榜,其中,宝山钢铁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宝钢股份”)以2894.978亿元营收位列钢铁行业第一、中国500强第24位,较去年上升11位。  另有3家钢企也进入2018年中国500强前100名——河钢股份(营收1089.831亿元,第74名,较上年前进14位)、鞍钢股份(营收843.1亿元,第92名,较上年上前进19位)、华菱钢铁(营收766.564亿元,第99名,较上年上前进38位)。而去年仅有宝钢股份、河钢股份位列百名之内。  而且与去年相比,今年的榜单增加了两家钢企——八一钢铁和方大特钢。它们分别是自2016年和2015年后再度上榜。其中,方大特钢在入围钢企中净利率(净利润与营业收入之比)最高,达到了18.21%。  从钢企排名涨跌幅度来看,韶钢股份涨幅最大,较上年前进了139位,今年位列283名;而新兴铸管排名降幅最大,下降了54位,今年位列182名。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财富》中国500强只有10家公司未能盈利,亏损公司数量实现7年来最低。中石化石油工程技术服务股份有限公司亏损接近106亿,居亏损榜首位。而上榜的这22家上市钢企则全部实现了盈利。其中,宝钢股份盈利最高,达191.703亿元,且在所有500强企业中排在第35位,超过了中国电信、百度股份等上市企业。  自2016年以来,国家大力推进钢铁去产能,两年内化解钢铁产能1.2亿吨,钢市大幅好转,尤其是去年取缔“地条钢”后,钢价理性回归,钢铁企业普遍盈利,有的甚至赚的盆满钵满。而今年钢铁去产能任务量是3000万吨,这是“十三五”压减粗钢产能1.5亿吨上限目标的最后20%任务量。  数据显示,今年一季度吨钢平均利润维持在300元-400元,部分钢厂能赚到600元-700元/吨,与去年同期相比,涨幅在200元甚至500元以上。  以钢铁大省河北为例,河北省冶金行业协会数据显示,今年1-5月,河北省钢铁行业实现利润334.31亿元,同比增长119.66%;吨钢利润为379.60元,同比上升220.37元,增长38.40%;河北省冶金行业协会会员钢企利润在9亿元以上和吨钢利润在500元以上的企业各有15家。  河北省冶金行业协会副会长兼秘书长王大勇认为,这主要得益于钢铁过剩产能的化解、“地条钢”的彻底取缔,同时钢企技术创新和精益管理水平在不断提升,成本得到了有效控制。  新余钢铁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夏文勇对经济观察网说,“去年以来,整个行业效益还是不错的。但越是在这种情况下就越要防范那些已被关停、取缔的企业再次复产,同时还要严控产能在置换中被放大。”  经济观察网注意到,新余钢铁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新钢股份”)也是这22家入围2018《财富》中国500强的钢企之一,今年新钢股份以499.67亿元营收位列161名,去年是209名。  此外,今年上榜公司的年营收门槛为138.64亿元,继去年首次突破百亿之后,提升了22.44%。从整个榜单来看,今年中国石化以23601.93亿元营收高居榜首,中国石油、中国建筑分列第2位、第3位。其余前十名企业依次为中国平安、上汽集团、中国移动、工商银行、中国中铁、中国铁建、中国人寿。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编辑:东方财富网  国家统计局7月10日公布的数据显示,6月钢铁出厂价格同比上涨15.1%,环比涨幅为1.1%。同期另一个价格上升快的行业是石油开采和加工业,出厂价格也是大幅提升。  其中,6月石油和天然气开采业出厂价同比上升32.7%,环比上升4.5%,石油、煤炭及其他燃料加工业出厂价同比涨了19.9%,环比上升了2.3%。  这也带动了6月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PPI)同比上涨4.7%,创下半年以来新高。据测算,在6月份4.7%的同比涨幅中,去年价格变动的翘尾影响约为4.1个百分点,新涨价影响约为0.6个百分点。  安迅思中国研究总监李莉指出,目前国内工业品价格的上升与国际原油价格上升较快有关。  “国际原油价格不完全是由某一类生产商的成本决定的,最主要的决定因素是市场上面供应和需求变化情况。”李莉表示,“下半年全球的原油供应会有很多不确定的因素,所以不排除原油价格继续上涨的可能。”  7月10日20时,布伦特油价在78.99美元/桶左右,相比上一日上涨1.18%;WTI油价在69.52美元/桶左右,相比上一日上涨1.12%。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去年年初国际原油价格每桶在50美元/桶左右的水平。与去年年初相比,目前全球油价涨幅为50%左右。很多机构认为,下半年工业品价格走势仍存在不确定性,原因是石油价格走势不明朗。  钢铁、石油价格推动  国家统计局将在7月16日(下周一)公布上半年经济数据。从公布的6月宏观数据看,目前工业品价格走势仍有上扬的势头,这与工业、制造业采购经理指数走势并不十分一致。  数据显示,2018年6月份,全国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PPI)
同比上涨4.7%,环比上涨0.3%。PPI同比增速已经持续3个月上升。但是规模以上工业增速则整体平稳,5月增速为6.8%,低于4月7%,高于3月的6%。  从PMI看,6月制造业MPI为51.5%,相比5月回落0.4个百分点,相比4月略微上涨0.1个百分点。因此经济企稳导致工业通胀加剧的结论并不成立。实际上,6月PPI超预期上涨与国际地缘政治以及国内钢铁煤炭去产能等因素相关。  分行业看,2018年6月石油和天然气开采业出厂价同比上升32.7%,是涨幅最大的细分行业。此外,石油、煤炭及其他燃料加工业出厂价格同比上升19.9%,黑色金属冶炼和压延加工业(钢铁行业)出厂价格同比上升15.1%。上述几类行业均为涨价较高的行业。  聊城钢管协会顾问马忠普认为,核心还是过去几年去产能政策推动,目前钢铁行业实际产能利用率高达八成左右。“今年钢铁价格稳定在高位,行业盈利比较好。”他说。  而在原油开采和加工领域,价格上升更明显。去年6月底国际原油价格每桶不到50美元,而今年6月国际原油价格相比去年同期涨幅已超过50%。由于国内成品油价格和原油价格联动,国内石油工业品的出厂价格也在快速上升。  李莉认为,目前国际油价成因复杂,今年油价在70-80美元/桶之间,也是市场能够接受的一个价格。  国家统计局城市司高级统计师绳国庆解读称,6月在主要工业行业中,涨幅扩大的有石油和天然气开采业、石油煤炭及其他燃料加工业、黑色金属冶炼和压延加工业、有色金属冶炼和压延加工业、化学原料和化学制品制造业、煤炭开采和洗选业,合计影响PPI同比涨幅扩大约0.49个百分点。  下半年仍存不确定性  一些分析认为,目前国际原油价格存在巨大的不确定性,以及钢铁行业仍在去产能,因此下半年国际油价格以及钢铁价格有再走高的可能,这将再次拉高PPI涨幅。  “综合来看,相比需求侧,原油供给侧对油价可能产生更大的影响。地缘政治的扰动将使得全球原油供给面临较大不确定性。加之美国原油增产速度可能放缓,预计年内油价上行趋势不会改变。”交行金融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吴剑说。  方正证券固定收益首席分析师杨为敩则表示,今年经济增速并没有加快,但是以唐山为中心的地区推动又一轮的环保限产,所以五六月份钢铁价格出现了季节性的上涨,这是其一。其二,在原油领域,国际原油生产的增长还是低于需求的增长,所以原油价格存在上涨的动力。  他认为,下一阶段原油和钢铁价格走势,还与全球经济增长有关。“但是下游行业出厂价格和利润增速都不高,并不支持上游行业涨价太快。”  华泰宏观李超团队认为,供给侧相关政策、叠加油价上涨的因素推动了二季度PPI的反弹,三季度PPI可能继续小幅上涨、随后见顶回落,全年PPI中枢仍大概率明显低于去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