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季报预计上半年净利润变动区为4.54亿元-5.48亿元,二季度吨钢利润则高达982元

即将来临的中报,可能会为钢铁股带来转机。  7月3日晚间,两家上市钢企双双发布业绩预告,其中安阳钢铁(600231.SH)预计上半年净利润在9亿元至10.5亿元,同比增长3142%至3682%,华菱钢铁(000932.SZ)预增幅度也达253%至274%。  安阳钢铁31倍的增幅,主要受到2017年同期低基数的影响,可即便从绝对值来看,公司二季度利润规模也达到了7.7亿元至9.2亿元。受此影响,安阳钢铁当日“一字”涨停,并带动钢铁板块飘红。  实际上,今年二季度吨钢生产利润环比仍在提升。钢铁7月4日提供的数据显示,螺纹钢、方坯等七大主要品种一季度利润均值为557元,二季度时这一数字已经增加至768元。  21世纪经济报道注意到,机械行业的回暖带动板材景气度回升,利润空间增幅也要明显大于建材。换言之,其他还未发布业绩预告的上市钢企中,板材业务收入占比高的公司,上半年业绩弹性也要更大。  需要指出的是,由于利润增幅过于可观,使得钢铁股目前估值极具优势,部分公司更是低于5倍,但是市场还未见底的背景下,能否获得资金认可仍是未知。  产业链利润摸底  单纯看安阳钢铁31倍的增幅,并无太多参考意义,毕竟上年同期净利润仅有0.28亿元,所以从绝对值看二季度的利润演变趋势要更为靠谱。  数据显示,今年一季度安阳钢铁净利润为1.29亿元,按照中报业绩预告计算,公司单季度盈利便超过了7亿元。  相比之下,华菱钢铁财务数据连续性更好,所以增幅不比安阳钢铁,但是单季利润也从一季度的15.3亿元,上升到了二季度的下限18.5亿元。对此公司更是用“再创半年度历史最好业绩”来形容。  上述财报数据的变化,与年内吨钢生产利润演变趋势保持一致。  钢铁根据成本、利润模型计算结果显示,一季度,方坯、三级螺纹、中厚板等七个主要钢材产品,吨钢生产毛利润均值为557元,二季度则为768元。  个中原因有二。其一,今年春季需求启动节点晚于往年,使得部分一季度的需求延后到了二季度。其二,成本端的焦炭、铁矿石等产品涨幅,要小于产品端的钢材涨幅,利润空间随之扩大。  值得关注的是,安阳钢铁、华菱钢铁两家公司均是主要的板材生产企业,这也是中报业绩实现大幅增长的原因之一。以安阳钢铁为例,2017年公司板材产品收入为170亿元,占公司总营收的64.4%。  “2017年建材利润空间大,但是今年受到机械行业需求爆发影响,板材盈利能力迅速增长。”7月4日介绍称,螺纹钢二季度吨钢增长了179元,而热轧卷板则增长了257元。  若进一步细分,由于下游运用领域不同,不同品种也存在很大的差异。  以下游为家电、汽车行业的冷轧卷板为例,二季度吨钢利润仅有461元,而造船、重型机械领域应用较广的中厚板,二季度吨钢利润则高达982元,这也是当期利润增幅最大的品种。  考虑到上市钢企多为综合性企业,产品包括了板材、建材、管型材等多个种类,以此倒推整体利润规模难度不小。  不过,可以确定的是,以板材生产为主的钢企盈利能力、利润增幅会高于建材型钢企,其他还未发布业绩预告的其他钢企,也将适用于这一趋势。  低估值的现实  一边是不断上调的业绩,另一边则受制于系统性风险,而难有起色的二级市场,二者共同作用下,使得当前钢铁板块估值优势十分明显。  以安阳钢铁为例,一季度净利润为1.29亿元,二季度业绩预告下限为7.7亿元,假设三、四季度盈利能力不变,公司全年利润将达到24.39亿元。  以此折算,公司每股收益为1.02元,即使按照7月4日涨停后的收盘价4.07元计算,所对应的年化PE不过只有3.99倍。反观华菱钢铁,采用同样的方法所估算的年化PE也仅有3.64倍。  而这并非个例,其他钢铁股目前也处于历史估值的低位地区。但是能否就此获得资金的认可,存在两方面的不确定性。  首先便是二级市场的风险,直至7月4日A股仍未企稳,当日钢铁股涨幅也有所收窄。系统性风险未解除前,钢铁股同样难有好的表现。  另一个不确定性,则来自于行业层面。如上市钢企的三、四季度的利润不会保持不变,甚至可能会出现一定程度的下滑或者上升,这取决于供求关系如何演变。  “从去年开始,受到政策、利润因素影响,供应端的变化对钢价运行的影响不断增强。”西南期货黑色系商品研究员夏学钊7月4日指出。  据他介绍,污染防治被列为三大攻坚战,年内环保政策开始常态化,比如二季度时便有多地传出因环保限产的消息,尤其是江苏地区的限产,便对螺纹钢的供给带来明显影响,但是这主要作用于市场情绪层面。  “从历年表现来看,每年二季度是产量的顶峰,进入三季度供应便会明显下降,目前年内的粗钢供应顶峰已经过去。”夏学钊指出。  从这个角度看,三季度钢材供应端可能会有所弱化。不过,需求端的减弱同样不容忽视,从6月下旬开始,国内主要钢材贸易商日均成交量便已出现明显下滑。  “七、八月份受到高温、雨水天气影响,需求端很难有较好表现,后期需要关注9月后的供给匹配程度如何。”王国清表示。  夏学钊也认为,8月份过后市场又将进入年内的第二个消费旺季,三季度整体将呈现出淡季向旺季切换的过程。

——专访河钢集团、河北津西钢铁集团  图为会议现场。记者 张笑宇
摄  长城网7月5日讯(记者 庞晓玮
张笑宇)7月4日上午,河北省去产能调结构转动能工作会议在石家庄举行,会上印发了《河北省钢铁行业去产能工作方案(2018—2020)》,方案为河北省钢铁产业去产能立下目标:  2018年压减退出钢铁产能1200万吨,2019年压减退出1400万吨左右,2020年压减退出1400万吨左右,到2020年底全省钢铁产能控制在2亿吨以内。  河北作为全国去产能的主战场,在“十三五”期间,河北省承担了全国钢铁行业1/3的压减任务。  去产能更是河北企业的责任。“企业是社会的一个细胞,对于响应政府号召责无旁贷。尤其是去产能、调结构这种国家战略层面的决策,不只是我们,全国每一个企业都必须贯彻执行。”河北津西钢铁集团董事长韩敬远说。  在4日的大会上,河钢集团董事长于勇和河北津西钢铁集团董事长韩敬远分别发言表态,并且介绍企业去产能的经验。他们表示要勇于担当、率先作为。之后,于勇与河北省省长签订去产能责任书,落实企业主体责任。  河钢集团作为河北省钢铁企业去产能的“领头羊”,在2017年交出了一份令人满意的成绩单:提前完成2016-2017年压减产能任务。到“十三五”末,省内铁、钢产能分别比“十二五”末减少1198万吨和1025万吨。  据悉,河钢集团通过延伸产业链条,大力发展非钢产业。河钢集团深入推进与高端客户的战略合作,不断培育壮大深加工和新材料产业,高效盘活非钢资产,激活钢铁衍生资源,能源环保、装备制造、稀有气体等相关产业成为行业品牌。目前,河钢集团拥有非钢单位111家,在岗员工近5万人,2017年实现营业收入752亿元,消化人工成本46亿元。  “产能要压减,产业要升级,效益要提升。去产能能让企业放弃规模路径,把精力更多的放在高质量发展上,由追求规模向追求质量和效益转变。”总结近年来的去产能的经验时,于勇说道,“去产能会带来一些短时的困难,特别是路径依赖,但拥有的是未来的发展。通过河钢这几年去产能的实践,我深刻感受到去产能会给企业带来全新发展路径,也是全新的发展模式。”  日前,省委书记王东峰在河钢集团邯钢公司调研时说,“要以壮士断腕的决心去产能。”这种坚决、果断态度,来源于对河北去产能将必然带来的阵痛的清醒认识。  “去产能必然会经历一个阵痛期,这种阵痛是结构调整的必然结果,但是阵痛之后,带给国家和企业的将是更健康的发展、高质量的发展,这就是阵痛的意义。”河北津西钢铁集团董事长韩敬远对去产能过程中存在的阵痛直言不讳,“而我们企业要以积极的心态,主动去适应、主动去调整、主动去迎接阵痛。阵痛过程会给企业带来更多机会,使企业结构更优化、更有竞争力。”  据介绍,津西钢铁集团坚持“进军新兴产业“以及”优化传统产业“两种模式调结构,以此来抵消去产能所带来的阵痛。津西钢铁集团向集成电路芯片领域进军,从而培育新兴板块新动能,打造集半导体设备和软件研发于一体的国际顶尖高科技企业。同时做精做强钢铁主业,打造世界最大型钢生产基地,并进一步延伸产业链,发展钢结构装配式建筑,实现绿色、高质量发展。  “量减不是不发展,而是以另一种方式发展。钢铁这种传统产业,要在减量的前提下,通过延伸产业链的方式增加对社会的贡献,这才是健康的发展方式。”韩敬远说。  高耗能、低产出的落后产能不去,河北经济永远无法摆脱低效发展路子。刮骨才能疗毒,涅槃才能重生。只有甩掉产能过剩的包袱,河北钢铁产业才能轻装上阵。

沙钢股份披露半年度业绩预告修正公告。一季报预计上半年净利润变动区为4.54亿元-5.48亿元。修正后预计上半年净利润变动区间为5.86亿元-6.80亿元,同比增长210%~260%。公司称,上半年钢材市场基本保持稳定,较上年同期相比钢材价格上涨、销量增加;同时,公司降本增效成果显著,盈利能力得到提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