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制性减排二氧化碳也将倒逼钢铁企业发展低碳技术,债券的超额募集充分表明了鞍钢股份在境外资本市场的影响力

5月10日,鞍钢股份在香港联合证券交易所成功发行18.5亿港元(折合人民币约14.8亿元)H股可转债,募集资金于5月25日到账,转股价格为9.54港元,利息成本为年均0.75%,全面超额完成鞍钢集团各项目标任务。这是鞍钢股份近十年来首次在资本市场融资,也成为首个在境外发行H股可转债的中国上市钢铁公司。  H股也称国企股,是指注册地在内地、上市地在香港的外资股。可转债全称为可转换公司债券,是指在一定条件下可以转换成公司股票的债券,其持有人既可以选择持有债券到期,获取公司还本付息,也可以选择在约定的时间内转换为股票,享受股利分配或投资增值。  自2007年以来,鞍钢因不符合融资条件,无法利用资本市场促进企业发展。2017年,鞍钢股份抓住国家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推动钢铁行业不断发展的良好机遇,在当前证券市场发行的有利窗口期,抓住稍纵即逝的机会,及时操作了唯一能够达到融资条件的H股可转债品种,经过近一年的努力,终于成功完成发行。  本次可转债的发行全面超额完成了发行预期目标。募集资金人民币14.8亿元,高出预期目标值10%;票面利息0.75%,低于目标值1.25%。本次H股可转债项目实际创效比预期目标值高出3.83亿元人民币。  此次成功发行H股可转债是10年来鞍钢股份迈出的资本市场融资的第一步,为未来更多地利用资本市场融资,加快企业发展做出了有益尝试。此外,本次发行H股可转债,债券投资人主体为境外机构投资者,债券的超额募集充分表明了鞍钢股份在境外资本市场的影响力,也为未来境外融资奠定了坚实基础。

原标题:“搬仓鼠”8年掉包近亿元铁粉  温泉别墅,多处房产,数辆豪车。8年里,靠着掉包大型钢厂铁粉谋利,李某中从一个搞运输的小车主,摇身一晃变成身家千万的“李老板”,更是带着一众“搬仓鼠”挣得盆满钵满。  2017年,河北省邢台市邢台县警方成功打掉这个以李某中等人为首的长期盘踞在某钢铁公司的犯罪团伙,侦破了涉案价值9700余万元、涉案人员127人的盗窃大案。  近日,当地法院对这起案件作出一审判决,李某中被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该案同批宣判的20余人中,还有多人被判处无期徒刑和10年以上有期徒刑。  《法制日报》记者近日获悉该案的侦破详情。  串供沉默嫌疑人拒不交代  位于邢台县的民营企业某钢铁有限公司(以下称某钢厂),是一家集烧结、炼铁、炼钢、轧钢为一体的大型钢铁联合企业,有2000多名职工,每年利税24个亿。家大、业大、效益好,这家钢厂也成了一些不法之徒觊觎的目标。  2016年6月28日,邢台县公安局接到钢厂相关负责人报警,称厂区内查扣了两辆原料运输车,车内装满了假铁粉。民警立即赴厂区调查,这两辆运输车送来的铁粉本该是钢厂从青岛港口进口的高品质铁粉,含铁量应该超过50%,可到厂区后经抽验铁含量连12%都不到,甚至比土还低。此时,两辆运输车的车主和司机共计5人已经逃之夭夭。  邢台县公安局随即成立了某钢厂“6·28”被盗窃案专案组。通过查询车辆信息,警方锁定了逃跑的5名嫌疑人,都是石家庄藁城人。邢台县公安局刑警大队副大队长李鹏立刻带人赶到藁城抓捕,可连续工作了一个多月,也没找着人。  “按理说,车主怕担责,跑了还能理解,可司机扔下老人孩子也玩失踪,不应该啊,这事没那么简单。”李鹏告诉记者,彼时他初步判断这背后很可能涉及重大案件。  令李鹏没想到的是,正当调查陷入僵局时,5名犯罪嫌疑人突然来公安机关投案了。然而,他在审讯时却觉得蹊跷:这几个人供述高度一致,咬死说就干过这一回,其他什么也不交代。“任我们怎么做工作,来来回回就那几句话。看得出,他们在投案之前已经做足了演练。而且,他们深知公安办案的程序,就是要耗着我们,拖过办案期限。”李鹏说。  李鹏意识到,掉包铁粉的事情没有内应办不到,因此警方将侦查视线转到钢厂内部。民警对钢厂保安进行调查,没发现问题;在对铁粉入库保管员调查时,狐狸尾巴露了出来。  带车进场,规避检查,安排投料,销毁痕迹……经过警方调查,钢厂的5名保管员先后承认了长期利用职权,为运送假铁粉打掩护的犯罪事实。同时,这些保管员供出,石家庄藁城的“李老板”是这个盗窃团伙的大头目,先前来投案的5人只是“李老板”的马仔。  闻此讯息,李鹏带领民警前往石家庄藁城开展先期侦查,侦查的结果让他们震惊:“李老板”的豪气冲天在当地小有名气,他从不掩饰自己的富有,自己开着一辆奥迪A8轿车,两个儿子开着玛莎拉蒂,在当地温泉城有别墅,在石家庄市区有多处房,谁也说不准他到底住在哪里。  经过进一步工作,民警获悉一条重要信息,“李老板”的奥迪A8轿车在温泉城别墅区出现过。民警随即赶赴该别墅区,随即发现了那辆奥迪A8,并跟踪来到一栋别墅外。由于别墅内情况不明,民警没有贸然行动。  正当民警蹲守在别墅外商议时,“李老板”居然一个人穿着睡衣从别墅晃悠出来了。李鹏等人迅速包抄,将“李老板”抓获塞进汽车。  得知抓自己的人是邢台警方后,李某中一言不发,开始以沉默对抗警方的审讯,有时还皮笑肉不笑地挑衅一下:“有证据你枪毙我啊!”  然而,由于警方掌握证据不足,案件再一次陷入僵局。  “文艺青年”供出关键证据  时间进入到2017年,此时一名已经离职的前保管员“老四”,进入警方视线。  在第一次与警方接触时,“老四”脸色煞白、双手紧握,不停地咽口水。以李鹏的经验,这样的人心理素质极差,最容易突破。由此,他安排民警看押“老四”,但不许与他交谈。  几个小时后,李鹏来到“老四”面前说:“老四,事儿你心里清楚,你能说就说,不能说咱就直接去看守所,我们还问别人呢!”“老四”的心理防线应声崩溃,一五一十地把所知道的事情都交代了。除了口供,“老四”还主动交出了自己的一个日记本,上面详细记录从2014年到2016年他担任保管员期间,李某中犯罪团伙运送假铁粉的时间、车次以及保管员每次分赃的具体数额,单这个本子上涉案金额就超过600万元。  “这个‘老四’是个文艺青年,有写日记的习惯,自打干了坏事后,心里不踏实,所以就把过程一五一十地写下来,一方面是宣泄,另一方面也为东窗事发后给自己留条后路。”李鹏介绍。  盖子一揭开,大鬼小鬼都露出来了。拿到重要线索后,案件的侦办进入快车道。根据这个本子上的名单,专案组抓获了大量之前没有掌握的嫌疑人,办案民警行程逾万公里,跨越两省三市,经过一年多的工作,终于破获了这起涉案价值近亿元的被盗案。  李鹏介绍,2017年,他和同事们一直奔波在路上,从邢台、石家庄、北京到青岛、上海、广州,先后抓获120多名涉案人员,上网追逃的还有20多人,这个以李某中为首,家族成员、本地老乡共同参与的特大盗窃犯罪团伙被彻底打掉。  一个小保管一年30万  这是一帮利欲熏心、胆大包天的“硕鼠”。  专案组查明,李某中最早是给某钢厂搞运输的车主,经常给某钢厂运送铁粉,久而久之发现有漏洞可钻,于是和张某学等人勾结,开始将铁粉调包。  从2008年开始,以李某中、张某学等人为首的犯罪团伙,就开始采用在厂外调换外矿铁粉的手段,非法攫取利益。中间人张某学利用其之前在某钢厂曾任保管员的便利,将钢厂的保管员收买,然后内外勾结,将假铁粉运进厂内,并由内鬼安排将假铁粉优先用掉,以防暴露。事后由张某学出面每星期将提成的钱按车次发给保管员。  运输车在运送真铁粉途中拐到藁城,将真铁粉调包成当地遗弃的废料铁渣粉再送往某钢厂,真铁粉降价转卖给附近钢厂。主谋、中间人、车主、司机、保管员,在暴利面前,这个团伙迅速膨胀,发展成为一个完整的黑色利益链条。  就这样,几年的时间里,李某中身家千万,张某学也捞了几百万,保管员和运输车司机每月也所获颇多,甚至在钢厂的保管员圈子里一直流传着“一个小保管一年30万”的说法。  犯罪嫌疑人谋利的同时,遭遇长期被盗的某钢厂则蒙受巨大损失。经统计,该团伙共计给某钢厂造成直接损失高达9000多万元,间接损失1.9亿元。  由于该起案件给某钢厂造成巨额的经济损失,追赃成为必不可少的环节。鉴于该案案发时间较长,涉案人数较多,涉案资金均已转移,专案组民警积极走访,追回现金400余万元,通过查封主要犯罪嫌疑人和相关运输车车主房产、门市、车辆、冻结银行账户等手段,为某钢厂挽回经济损失2000余万元。

我国钢铁企业参与碳交易,长期来看可形成淘汰落后产能的倒逼机制,推动钢铁行业转型升级。  继2017年年底电力行业率先纳入全国碳排放权交易市场后,钢铁行业碳交易市场也开始进入推进的关键阶段。  不久前,冶金工业规划研究院院长李新创在于江苏张家港召开的钢铁行业低碳转型能力建设及技术交流会上透露,钢铁行业碳排放权交易配额方案目前正在研究制定中。  作为高耗能行业,钢铁业温室气体排放约占全球温室气体排放的7%。中国又是世界最大的钢铁生产消费国,占全球近50%粗钢产量。行业碳排放量占中国碳排放总量的近15%,占全球钢铁行业碳排放量的60%以上。  对此,李新创强调,应对气候变化是全球钢铁行业共同的责任,中国钢铁行业及企业都应充分认识到绿色低碳发展是新时代深化生态文明建设体制改革的重要方向。  机遇与挑战并存  回顾2017年,全球钢铁行业低碳转型面临新的机遇与挑战——国际能源署启动全球钢铁行业低碳技术路线图研究;欧盟钢铁企业重新启动三大全新的低碳冶炼研究计划;中国正式启动碳排放权交易体系,将成为全球最大的碳交易市场。  从实施碳交易的国家来看,钢铁行业普遍对碳交易有所顾虑。欧洲钢铁企业认为,欧盟野心勃勃的减排目标增加了企业成本,企业目前还缺乏更先进的技术和足够的资金去实现减排目标;韩国钢铁协会认为,碳排放配额不足将影响钢铁生产,加剧钢铁行业的发展困境。  有分析人士认为,我国钢铁企业参与碳交易,短期内有可能也会对行业产生一定的不利影响,但长期来看,则可形成淘汰落后产能的倒逼机制,推动钢铁行业转型升级。通过参与碳交易,一方面可推动企业改善生产流程、更新生产设备和使用低碳能源;另一方面可促使企业主动创新,摒弃高碳排放产品和业务。  目前,我国钢铁企业也在积极地参与碳市场交易,宝钢就是国内涉足碳交易较早的企业之一。深圳碳排放权交易所有限公司总裁助理张健成向记者介绍,宝钢在参与碳排放交易试点工作时,积极参与上海市相关政策、标准的制定,组织与相关专业机构进行技术交流,支撑上海市碳排放交易市场的建设。试点期间,宝钢的碳排放量逐年下降,累积碳排放量比上海市发放配额下降5%。  除此之外,武钢继申请了5个CDM(清洁发展机制)项目后,每年减排316万吨二氧化碳。首钢集团也在积极进行国家核证自愿减排项目开发。  我国向国际社会承诺,“二氧化碳排放2030年左右达到峰值并争取尽早达峰,单位国内生产总值二氧化碳排放比2005年下降60%~65%”。钢铁行业作为重点碳排放行业,是履行国家应对气候变化目标责任的重要组成部分。  据统计,过去10年间,钢铁行业吨钢二氧化碳强度下降约25%,为落实完成国家应对气候变化目标作出重要贡献。但尽管如此,在考虑工业增加值水平未实现显著提升的前提下,钢铁工业对低碳经济的贡献度仍显不足,履行未来低碳发展目标任务面临挑战。  倒逼行业低碳转型  钢铁工业是碳交易市场的主要目标和核心参与者,强制性减排二氧化碳也将倒逼钢铁企业发展低碳技术。  冶金工业规划研究院低碳发展研究中心主任李冰表示,技术引领是低碳转型发展的制高点,涵盖以实现过程控制为重点的去碳技术、以实现源头控制为重点的无碳技术,以及以实现末端控制为重点的去碳技术。  为迎接即将到来的碳交易,国内各大钢铁企业都在从技术端积极探索。据宝武集团湛江基地能源环保部副部长薄宏伟介绍,湛江钢铁炼钢项目就采用新转炉烟气余热回收利用技术,高温含尘转炉一次烟气在未燃状态下经裙罩、汽化冷却烟道再进入除尘塔,烟气温度可由原来的1000℃降低到830℃,蒸汽的回收量可由80千克/吨增加到9千克/吨,同时保证烟气出口颗粒物浓度(标态)小于20毫克/立方米。  李冰还表示,在未来一个阶段,中国钢铁工业高炉—转炉流程冶炼工艺仍占主导地位,煤、焦炭等燃料消耗占钢铁企业一次能源的九成以上,强化原燃料结构优化也是钢铁低碳发展的重要环节。应重点以钢铁生产的原料准备工序、焦化工序、烧结工序、球团工序、炼铁工序为关键优化环节。  “能源结构高碳化是钢铁工业结构性污染的主要源头,碳排放交易将加快推动钢铁行业低碳转型,改善能源结构,从源头上解决以煤炭为主要能源结构所导致的生态环境问题。”李新创说。  他同时表示,钢铁行业是去产能、调结构、促转型的重点行业,以低碳发展理念加快实施绿色化改造,发展节能环保、可再生能源等新兴产业,实现更低的成本、更优的资源配置,将是加快实现钢铁工业“旧动能”向“新动能”转换的重要抓手。  发达国家低碳转型的启示  我国如何发展低碳经济及低碳产业,发达国家的经验值得借鉴和参考。  李冰表示,日本就从全生命周期的角度,针对钢铁产业对周边产业以及民众生活的长期影响进行了重新综合评价,扩大了对钢铁产业能耗评估范围。值得注意的是,日本在低碳发展的历程中,政府实施财政政策加以辅助尤其重要,包括日本在促进碳减排的过程中实施的预算政策、减税政策、碳税征收政策。  此外,德国政府的决心也足够大,在遵循欧盟相关低碳指令的基础上,给自己设定的标准更为严苛,由此带来的挑战也更加巨大。在相关法律立项的同时,德国主要在能源结构、提高能源使用效率、可再生能源的发展等方面进行了实际的低碳行动,建立了二氧化碳贸易排放体系,并且做了温室气体排放分析。  “我国也应该及时转变绿色发展理念,积极推动低碳技术进步,将钢铁产业低碳化发展落到实处。”李冰由此建议。  李新创则表示,一方面,中国钢铁行业及企业应积极加强与政府部门沟通交流,及时了解掌握政策、路径的发展方向,积极谋划制定低碳发展战略规划,为行业企业赢得更广阔的发展空间;另一方面,低碳转型是企业发展的内在要求,企业应树立碳战略思维,主动创新,夯实低碳发展能力建设,强化专业人才队伍建设,学习了解优秀企业、先进技术,加强落实切实有效的节能降碳和提质增效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