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2016年钢铁行业销售利润率只有1.14%,钢铁企业烧结机和竖炉配套的脱硝设施已投入运行的免于停限产

江苏环保升级!常州中天、东特限产50%!  近日,常州市政府印发《常州市2018年5-6月大气污染防治强化管控行动方案》,辖区内2家钢厂生产临时调整,具体如下:  1、
中天钢厂:钢厂表示接到通知要限产20%-50%,具体细节尚未确定,限产比例、
品种之间还在研究。  另外,中天钢铁5月28日起对3#高炉进行检修,为期110天左右,影响产量20万吨。对棒材二轧3线(螺纹生产线)进行检修,为期110天左右,影响产量约8万吨。  2、
东方特钢:钢厂接到限产50%的环保通知,于5月28日起对一座550m³高炉进行停产检修,为期1个月,预计影响铁水产量8万吨,棒材产量6万吨,现厂内优特钢库存7万吨左右。  广西贺州某钢厂、杰钢、柯信达预计会提前停产  广东、广西地区本次主要整改范围如下:  1.排查不符合当地产业布局规划,以及没有按照要求进驻工业园的规模的工业场所  2.未办理相关审批或登记手续的工业企业,例如部分工业摊点,小作坊等  3.依法应安装污染治理设备而未安装或污染治理设备不完备,不能实现稳定大标排放企业  4.因工信部备案产能与当前电炉实际产能差距较大,部分停收或者减少收货量,如广西贺州地区,个别钢厂备案产能100万吨,现日产量7000吨,高出备案产能300%。  此次检查多是对部分小型电炉厂以及中频炉停产检查。有一些调坯轧钢厂,为了掩盖钢坯来源,近期已陆续全停。  据统计,目前两广地区共有42家电炉厂,总产能大概1800万吨,占全国电炉总产能比例是13%左右,其中低于60吨以下的电炉有23家,占两广地区50%左右。  银川市涉铁、涉钢企业21户,其中6户停产!  近日,银川市化解钢铁煤炭过剩产能和脱困升级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发布通报称,经前期核查及现场督查,银川市目前有涉铁、涉钢企业21户,其中6户处于停产。铁合金生产企业6户(停产2户),铸造企业13户(停产4户),其他钢铁制品生产企业2户。
铁合金生产企业6户(停产2户),铸造企业13户(停产4户),其他钢铁制品生产企业2户。  具体情况如下——  (一)铁合金行业排查情况。督察组对我市铁合金行业排查情况进行了检查。目前我市铁合金行业企业有6家。其中,宁夏天净冶金有限公司冶金分公司、宁夏东义镁业有限公司正常生产;银川琦慧工贸有限公司正在调试设备,预计5月底生产;宁夏博利冶炼有限公司、永宁天麒冶金有限公司长期停产;宁夏荣盛特种合金集团有限公司已经申请破产。未发现企业建设转炉、连铸机等设施生产钢铸坯和型材。  (二)涉钢、涉铁企业督查情况。督查组对我市涉钢、涉铁企业进行了排查,目前银川市铸造企业13户(停产4户),其他钢铁制品生产企业2户。督查组对两家企业开展了现场检查。其中宁夏银洪金属制品有限公司,主要设备有推钢式加热炉两座,热轧棒材(螺纹钢)生产线两条,热轧线材生产线一条,现正常生产。宁夏凤凰城智能制造有限公司,主要设备有弯箍机、网焊机等,主要产品为高强抗震成型钢筋和钢筋桁架楼承板,企业现正常生产。未发现企业存在“地条钢”生产经营行为。  (三)中(工)频炉使用企业生产情况。本次督查发现西夏区新增使用中频炉企业2户,中频炉5台,分别为银川市天利飞龙机械有限公司2台中频炉,银川昊祥机械制造有限公司3台中频炉,永宁县正松建材锰钢厂新增1台中频炉。截止目前,银川市中频炉使用企业数量11户,中频炉32台,从区域上看,西夏区有4户企业12台中频炉;永宁县有4户企业10台中频炉;经济技术开发区有3户企业10台中频炉;其余县(市)区没有中频炉使用企业。督查中还发现,西夏区南梁农场非法生产“地条钢”场地拆除的变压器已被变卖,督查组对相关情况进行了详细的了解,同时要求西夏区摸清变卖去向,提供情况说明及相关票据。  (四)钢材市场、建筑工地现场督查。近期督察组相关部门还对全市范围钢材市场、建筑施工现场进行监督检查,重点督查施工单位、监理单位对钢材进场材料验收及试验报告的检查力度,要求每批钢材进场后,先进行取样试验,试验合格后方可使用,确保不合格的钢材不使用在建筑工地。

唐山市政府5月31日发布通知,由于本轮污染天气比预计延迟结束,故将5月26日0时启动的重污染天气预警的解除时间由5月31日24时延迟至6月3日24时。  应急减排措施:  路北区、开平区、古治区、丰润区、丰南区、滦县的钢铁企业烧结机、竖炉全部停产,其他县(市)区的钢铁企业烧结机、竖炉限产50%,  使用干法脱硫的免于停限产;钢铁企业烧结机和竖炉配套的脱硝设施已投入运行的免于停限产,钢铁企业石灰窑限产50%。  焦化企业出焦时间延长到36小时。  此外全市钢铁、焦化、电力、水泥、化工、煤炭开采等重点用车企业禁止车辆进出厂区。港口集疏运车辆禁止进出港区。

日前,冶金规划院院长李新创接受央视财经采访,就行业内关注问题有一下诠释。  主持人:按月度来看,今年钢材综合价格指数明显比去年同期要高,这个趋势还会持续吗?今年钢价会整体比去年更上一个台阶吗?  李院长:首先说几个观点:钢材综合价格指数从去年最高的126点到现在,总体来看,我国钢材价格实际上是环比逐步缓慢下降、同比略有增加。从行业角度来讲,我们不赞成钢价大起大落,从目前这样的价格来看,吨钢利润达到1000元的说法是不科学、不全面的,这只是简单的毛利,没有包含折旧、利息等等。根据统计,今年1-4月份吨钢实际纯利润平均只有345元。在统计的88家钢铁企业中,吨钢利润超过100元的有69家,吨钢利润低于100元的有19家。所以说,吨钢实际利润并没有那么高,这是第一个观点。第二个观点,我们不仅要关心钢材价格,还要关心钢铁行业的实际效益,行业实际效益需要用销售利润率来衡量。前几年钢铁行业处于困难时期,2017年整个行业有所好转,但销售利润率只有4.8%,而我国工业领域平均销售利润率在6.46%;今年截至目前,钢铁行业平均销售利润率能够达到6%以上。  主持人:从平均销售利润率统计数据来看,2008-2016年钢铁行业销售利润率只有1.14%,2017年则达到4.8%,虽然与当年工业行业销售利润率6.46%相比依然偏低,但是从钢铁行业效益来看,也是在高速增长吧?  李院长:钢铁作为我国最重要的支柱产业,我个人认为目前的钢材价格相对合理。如果过低,行业就会处于亏损状态,所以不能将现在的钢材价格与过去亏损时期相比较。另外,我们还要追求行业的合理利润,还要考虑进一步发展,所以,下游行业应该有一个客观的心态,同时钢铁行业自己的心态也要保持健康,钢铁行业作为资本密集型行业,需要合理的利润使行业健康发展。到今天为止,尽管钢铁行业去产能获得了有效进展,但去杠杆工作才刚刚开始。即使目前社会上评价钢材价格高、利润好,但是钢铁行业负债率仍高达67%,高于我国整个工业领域负债率11个百分点。因此,钢铁行业今后的发展还很漫长。  主持人:从钢材综合价格指数来讲,大概处于一个什么水平能够达到盈亏点?  李院长:今年钢材综合价格指数的最低点是108点,108点时整个钢铁行业就会处于一个比较紧张的状态。从理想状态看,处在110~120点之间可能相对比较合理。如果钢材综合价格指数高于120点或者价格突破5000元/吨,那么下游行业可能会有更多的反对意见。  主持人:今年1-4月全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利润总额同比增速为15%,但黑色金属冶炼和压延加工业利润总额同比增速则高达95.4%,这样高的增速保持多久才能使钢材价格一直维持在目前的区间?  李院长:
去年1-4月时,钢铁企业效益虽比2016年好,但并没有达到更好的水平;直到去年下半年以后,钢铁企业利润率才有了明显改善,全年钢铁行业也仅仅只有4.8%的销售利润率。今年1-4月钢铁企业利润率比去年高,首先是基于去年基数比较低。另外,根据对未来的判断,一个是市场因素,市场受到钢铁去产能的影响,处于一个合理的水平。同时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因素,就是环保限产。去年环保限产工作在“2+26”个城市取得比较好的效果之后,现在正在向其他地区蔓延;加上青岛上合峰会等一些我国比较重要的会议的召开,地方周边企业也会受到限产影响。限产的影响包括两方面,既影响生产企业,也影响市场,包括建筑工地等等。  主持人:环保上到底要做到多好、多绿色,才能称为钢铁行业真正过上了“好日子”?  李院长:钢铁行业要对“好日子”保持清醒的头脑,行业目前所面临的第一挑战就是环保压力。2016年和2017年两年期间,我国钢铁行业已经退出1.2亿吨产能,同时还取缔了1.4亿吨的“地条钢”,在化解过剩产能和取缔“地条钢”的过程中,很重要的一个标准就是环保标准。随着整个生态环境要求的不断提高,我们对整个社会发展环境保护的要求越来越高,对以钢铁为代表的工业领域的环保要求就更高了。因此,钢铁行业还不能简单地说要过“好日子”,因为环境压力非常大,比如刚才提到的环保限产形势。我国既有能够达到环保标准的最好的钢铁企业,也有相当多的钢铁企业没有达到标准,这就是挑战。我们所说的标准包括国家标准、地方标准,还有最近颁布的钢铁超低排放标准,以烧结环节为例,钢铁烧结烟气超低排放标准要求:颗粒物小于10mg/m³、SO2小于35mg/m³、NOx小于50mg/m³,这可以称之为目前全球最严格的标准。现在我国一些钢铁企业已经能够达到超低排放标准,比如邯钢,其颗粒物排放浓度只有1.8
mg/m³,SO2排放浓度小于8
mg/m³。我国宝钢、太钢、唐钢、邯钢等优秀的国有钢铁企业,还有一批民营钢铁企业,环保工作都做得非常好。比如邢台德龙钢铁,已经被评为国家3A级旅游景区,其排放标准已经完全超过了国家超低排放标准。未来,钢铁行业环保压力将会持续加大,同时要满足低碳发展要求,绿色化、智能化是我国钢铁行业高质量发展、转型升级的重要抓手,因此钢铁行业和企业不能掉以轻心,简单认为过上了“好日子”。  主持人:钢铁行业的高质量发展以及钢铁企业利润的长足发展,是否要求产好钢?  李院长:钢铁作为一种材料,其市场是分为不同层次的。我国高附加值钢材产品的出口量比进口量要多得多,比如2000美元以上一吨的钢材,我国出口量是进口量的1.5倍;1000美元以上一吨的钢材,我国出口量是进口量的2.5倍。所以说,我国钢铁行业是整体提升的,不仅中低端产品有竞争力,高端产品也有竞争力。  主持人:当前钢铁行业迎来了好价格,但是好价格不等于好日子,您认为好日子的标准是什么?  李院长:首先要改变社会对钢铁行业的看法,钢铁可以让城市和世界更美好。这表现在两个方面:第一,钢铁制造环节更绿色、更低碳;第二,钢铁行业通过技术进步、智能制造,能够生产更多高附加值的、满足社会需求的钢材产品,让世界更美好、让城市更美好。  主持人:目前钢铁行业如此高的利润总额同比增速,有多大程度是依靠好产品的拉动?是否还有其他因素在左右钢材价格的回升?  李院长:我认为不能只是简单关心钢材价格,而是要关心钢铁行业效益。钢铁行业要让世界和城市更美好,需要依靠效益做支撑,没有效益就没有绿色发展、产业升级、科技进步和智能制造。对于钢铁企业,除了关注钢材价格之外,还要关注企业持续发展的能力,这样企业才能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