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是对囤货的贸易商影响较大,将组织各地方和有关方面将据此开展专项抽查工作

发改委:今年5月至6月将组织开展钢铁行业化解过剩产能、防范“地条钢”死灰复燃专项抽查。目前,已会同相关部门制定了专项抽查工作方案,对相关工作进行了具体部署。下一步,将组织各地方和有关方面将据此开展专项抽查工作。

入春,钢铁市场遭遇倒春寒,3月开始的单边跳水,一直延续到4月上旬。这场最初由市场供需不平衡引起的价格下滑,在中美贸易摩擦影响下,加速向下,市场分析机构下调对钢铁市场全年评级。  中国经济时报记者历时一个月,深入采访多家钢铁企业、市场分析师、钢铁的下游用户,钢铁企业大多对后市持谨慎乐观态度,而分析师相对悲观,他们认为中美贸易摩擦将成为今年钢铁市场最大的不确定性因素。  单边下降  平台监测数据显示,截至3月30日,全国钢材综合价格指数为149.7,较上月末下降7.6%。  这种趋势在4月上旬仍在延续,虽有小幅上涨,并未能挽回整体的跌势,大幅压缩钢铁企业利润空间。一家总部位于山东的钢铁企业负责人告诉中国经济时报记者,从3月初至今,钢铁价格大幅下滑,已经将一些钢铁企业的利润从每吨千元左右,压缩至每吨五百元左右。  钢铁企业利润大幅压缩,直接影响到中游贸易商,3月底,一些钢铁贸易商用来做冬储托盘的资金到达偿还周期,不得不低价出售囤积的钢材,亏损成为多数贸易商3月的成绩单。  钢材市场的供需矛盾或是3月至今钢铁价格持续单边下滑的重要因素。中国经济时报在采访中发现,由于今年春节较晚,下游基建市场3月并未及时恢复生产,下游需求迟迟没有释放,导致钢铁市场未能启动春季行情,面临资金压力的贸易商,成为整个环节中的亏损方,特别是一些靠囤货获取利润的贸易商。  王国清在接受中国经济时报记者采访时分析说,3月至今,由于需求启动延后,供给释放超出预期,钢材社会库存压力凸显,叠加中美贸易摩擦等一系列利空因素,国内钢铁市场呈现震荡下行局面。  4月,钢材价格出现小幅向上波动的态势,但马上又调头向下,不改颓势。接受中国经济时报记者采访的钢铁企业、贸易商和分析师都认为,当前钢铁价格的下行,主要受到心态的影响。  王国清说,虽然当前的影响更多是心态上的,从长远来看,一旦定论,对需求的影响将逐渐显现,但相关市场主体也会不断调整结构,适应新的市场变化。  拖累需求  今年前2个月,中国出口钢材949.7万吨,同比下降27.1%。进入3月后,受到美国加息以及美国总统特朗普对301调查后签署对华加征关税的影响,大宗商品一片大跌,钢铁行业首当其冲。  王国清说,2017年中国出口至美国的钢材仅118万吨,占出口总量不大,但间接出口会受到较大影响,有数据显示中国钢材以机电产品方式出口到美国的钢材量达到270万吨,加上一些国家可能为了争取美国的关税豁免,可能采取一些制裁措施针对中国,所以中国钢铁产品出口形势不容乐观。  今年前两个月,我国机电产品出口1.43万亿元,增长18%,占出口总值的58.4%。其中,电器及电子产品出口6344.1亿元,增长19.4%;机械设备4153.9亿元,增长18.5%;出口汽车16万辆,增加30.4%。在2017年我国工程机械产品出口首次跨越200亿美元大关,达到201亿美元的主要出口产品中,挖掘机出口额比上年增长30.7%,装载机增长57.5%;叉车增长16.7%。主要出口目标国中,排名第一的国家还是美国。  接受中国经济时报记者采访的分析师认为,中美贸易摩擦的爆发除了影响中国直接出口外,可能会因为相关制造业关税的征收影响中国机械设备、汽车、造船等行业的景气度,进而拖累中国钢铁需求量。  后市不乐观  虽然市场低迷,但多数钢铁企业依然对中美贸易摩擦持乐观态度。中国经济时报记者在3月深入采访了8位钢铁企业董事长,他们普遍认为,中美贸易摩擦对钢铁市场的影响有限,却担心国内去产能的进展,以及需求侧的影响。  3月末,多地启动对钢铁行业去产能效果的排查,通报陕西省违规建设,湖北省违规产能置换的情况,在一些分析师看来,政府已经开始对产能置换过程中的违规情况予以控制。  而对于贸易商,从2017年开始,市场价格频繁波动,钢厂价格的坚挺,已经大大放大贸易商的操作难度,一些钢铁企业为了能够赚取更多的利润,加大价格调整的频率,减少价格调整幅度,一些贸易商应对市场能力不足,中美潜在的贸易摩擦进一步放大贸易商风险,特别是对现金流的要求。  分析师曾节胜在接受中国经济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如果钢铁价格上涨,贸易商相对好赚钱,市场不好,价格下行,贸易商相对难做。目前很多贸易商通过囤货来挣钱,部分贸易商结合期货,还有一些贸易商赚服务费,市场波动对赚取服务费的贸易商影响不大,但对囤货和做期货的贸易商影响很大,特别是对囤货的贸易商影响较大。  曾节胜认为,如果中美贸易摩擦落地,负面影响较大,将影响到钢厂的盈利,但如果中国政府推进供给侧改革,控制产能,将有利于大钢厂。一旦摩擦落地,未来中美贸易摩擦对钢铁行业的影响不光是心理层面,而是全方位的实质性影响,特别是钢材作为大宗商品与国民经济紧密相关,且金融化属性越来越强,与中国的进出口、美元指数、全球资本市场走势均紧密关联。  3月末,机构已经再次下调2018年中国钢材市场评级:由先前的谨慎乐观调整为平淡,尽管慢牛格局依旧。

国家发展改革委、工业和信息化部、国家能源局、财政部、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国务院国资委日前联合印发《关于做好2018年重点领域化解过剩产能工作的通知》,钢铁、煤炭和煤电三个工作要点进一步细化了各自行业去产能的退出重点、实现路径和主要工作。  《通知》强调,2018年化解过剩产能工作要坚持稳中求进工作总基调,坚持新发展理念,坚持用市场化、法治化手段去产能,更加突出质量第一、效益优先,把处置“僵尸企业”作为重要抓手,把提高供给体系质量作为主攻方向;更加注重在“破”“立”“降”上下功夫,大力破除无效供给,扩大优质增量供给,实现供需动态平衡,保持价格基本稳定;更加严格执行质量、环保、能耗、安全等法规标准,严格治理各种违法违规行为,倒逼落后产能退出,巩固已有成果,防止已经化解的过剩产能死灰复燃。  《通知》明确了2018年再压减钢铁产能3000万吨左右、退出煤炭产能1.5亿吨左右、淘汰关停不达标的30万千瓦以下煤电机组的目标任务,提出了持续深入开展钢铁去产能、不断提升煤炭供给体系质量、积极稳妥化解煤电过剩产能等重点工作,并对处置“僵尸企业”、职工安置、资产债务、转型升级、优化布局、供需平衡、长效机制、产业融合、奖补资金、宣传引导等去产能事项,有针对性地提出了具体要求。  《2018年钢铁化解过剩产能工作要点》《2018年煤炭化解过剩产能工作要点》《2018年煤电化解过剩产能工作要点》作为《通知》附件一并印发。三个工作要点进一步细化了各自行业去产能的退出重点、实现路径和主要工作。  钢铁方面:一是强化目标任务落实。科学确定2018年钢铁去产能目标任务,坚决处置“僵尸企业”,依法依规退出落后产能,防范“地条钢”死灰复燃和已化解的过剩产能复产,严禁新增产能。二是加强事中事后监管。完善举报响应机制,利用卫星遥感技术监测钢铁行业去产能,严肃查处各类违法违规行为。三是促进市场平稳运行。把握去产能力度和节奏,促进钢材市场、铁矿石市场平稳运行,促进钢铁企业与下游企业合作共赢。四是推动行业兼并重组和转型升级。大力推进兼并重组,促进钢铁行业技术进步,引导电炉炼钢工艺发展,提升钢铁行业国际化水平。  煤炭方面:一是进一步优化存量资源配置。把处置“僵尸企业”作为重要抓手,适当提高南方地区煤矿产能退出标准,严格治理各种违法违规行为,加强煤矿建设项目分类管理,规范煤矿关闭退出程序。二是进一步扩大优质增量供给。更多发挥北方优质先进产能作用,在严格执行减量置换的前提下,做好符合条件的优质产能煤矿建设审批、技术改造和生产能力核增工作,增加有效资源供给。加快北煤南运大通道建设。三是努力实现供需动态平衡。统筹做好去产能和保供应相关工作,合理把握去产能力度和节奏,进一步压实地方主体责任,促进煤炭供需总体平衡和价格基本稳定。控制劣质煤进口和使用。四是完善行业长效机制。深入推进煤电联营和兼并重组、转型升级、优化布局、安全生产、信用体系建设等重点工作,健全煤炭中长期合同、产能置换指标交易等长效机制,促进煤炭行业长期稳定健康发展。  煤电方面:一是加大落后煤电机组淘汰力度,有力有序有效关停落后产能。二是根据实际情况依法依规清理整顿现有违规建设项目,对《关于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防范化解煤电产能过剩风险的意见》印发后新出现的违规建设项目,依法依规从严处理。三是严控新增产能规模,结合煤电规划建设风险预警等级,控制煤电规划建设节奏。四是继续推进燃煤电厂超低排放和节能改造工作,提升煤电高效清洁水平。